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325章 所谓“答案”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6538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在说完话之后,阿尔萨斯不再急着离开,而是找到了一块树桩,坐在了上面。

  他拄着黎明之光,对利亚姆和罗娜说道,“你们很幸运,遭遇了狼人的袭击,却没有被他们伤到……不用承受之后的命运。”

  “哪怕是伤已经被治好?”

  利亚姆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罗娜的父亲,他们不像利亚姆和罗娜这样,在袭击中毫发无损。

  “圣光能治疗好表面上的伤势——也许还能延缓诅咒的发作,但也改变不了他们最终的结局,而且,这种过程是不可逆的。”阿尔萨斯摇了摇头,“被狼人咬伤和抓伤的人,结局已经注定,至少我改变不了这一切,但我能在你们也变成狼人之前,捞你们一下。”

  “不……一定有办法的。”

  罗娜想起了那个经由自己处理过的伤者,她这下彻底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出现体毛变长、牙齿变利的情况了,可谁又能接受自己的亲人变成野蛮的狼人呢?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这些?”利亚姆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其实阿尔萨斯告不告诉他们,结局都是注定的,而且他自己也早就有了猜想,只不过阿尔萨斯治好了吉恩,让他觉得这种“诅咒”也许不再会加重,但是现在,这让利亚姆产生了一种“逃跑”的负罪感。

  那些返回吉尔尼斯城的队伍里,还有许多正常人,但现在只有自己知道真相,暂时离开了看似安全的城区。

  “狼人的进攻几乎无从防御,普通的军队和城墙也根本没法阻止这种诅咒的传播,因为他们不仅仅是依靠撕咬来扩散这种影响的。”阿尔萨斯语速平缓地说,“也不用太过担心,吉恩国王的伤势基本已经痊愈,狼人诅咒对他的影响会十分缓慢,他并不会立刻变成屈从于野性的狼人。

  如果我们能在一切变得更严重之前结束这场事变,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吉尔尼斯的炼金技术十分先进,再加上他们本身所具有的德鲁伊魔法传承,抑制狼人诅咒带来的副作用对他们来说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阿尔萨斯的圣光能暂时压制住野性诅咒在吉恩身体里蔓延的速度,这样以来,吉恩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在暗夜精灵的增援抵达之前,阿尔萨斯也拿这种诅咒没有太好的办法。

  圣光没法驱逐这种诅咒,阿尔萨斯已经亲自验证过了,弱一点的圣光没法驱散缠绕在灵魂之上的自然野性之力,但足以驱散诅咒的圣光会将人的灵魂也烧灼殆尽。

  也许还有一些细节阿尔萨斯没有发现,所以才只能发掘到这些知识,但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让他继续研究了。

  要是不尽快阻止狼人的仪式,恐怕到时候整个吉尔尼斯半岛到处都会有狼人的身影,撕咬是最基础的传播方式,但掌握了月神镰刀的头狼,也许有更高效的,无法被阻断的传播诅咒的方式。

  高墙和建筑根本抵挡不住狼人的脚步,在城市之中,狼人就和在森林里一样难以对付。

  吉尔尼斯里建筑林立,到处都是狼人翻越和隐藏身形的好地方,如果狼人真的涌入这座城市,光靠士兵可阻挡不了他们。

  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在狼人的灾害彻底爆发之前,将头狼找到,阻止他的行动。

  “除了找到头狼,其它任何办法都不能完全终止这场灾难,趁着狼人们还主要在森林里行动,我们尽快出发吧。”阿尔萨斯看向了树林深处,“如果要阻止狼人,你们还有很重要的任务,注意保护好自己。

  瓦莉拉,莉亚德琳,你们注意保护他们的安全,维琳德,继续前进,我们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了,必须加快脚步。”

  也许是击溃了袭击吉尔尼斯人的狼群,让森林里的部分狼人开始溃散,阿尔萨斯他们深入森林的这段路程比他们想象的要轻松许多,至少他们这一路上没有再遇到狼人的身影。

  进入午夜时分之后,树林里还是不时会传来一声狼嚎,只是听这声音,发出嚎叫的狼人应该离他们十分遥远。

  “先休整一会儿吧。”阿尔萨斯找了一处隆起的丘陵,这丘陵下方有着一座小山洞,虽然不大,却能暂时容纳他们几人歇脚休息一会儿。

  阿尔萨斯自己倒是不会因为在树林中行进而感到疲惫,但是其它人可不能像他这样不知疲倦的前行,如果找到头狼时,他们的精力不佳的话,很可能会陷入险境。

  维琳德抱着自己的木质法杖,一言不发地坐在山洞外侧,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皎洁白月,目光有些飘忽。

  瓦莉拉负责去收集了些木柴,正在和莉亚德琳在岩洞里生火,图拉妮和平常一样安静,她坐在角落,尽量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并用冥想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坐吧,如果你们有什么想问的,我可以趁现在和你们聊聊。”

  阿尔萨斯将黎明之光圣契放在一侧,坐在了一块平整的岩石上。

  利亚姆和罗娜坐在他的身边,利亚姆组织了下语言,心情复杂地说,“不管怎么样,我得谢谢你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你,我们可能已经被狼群撕碎了。”

  “狼人……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要入侵吉尔尼斯,加害那些无辜者?”罗娜对于这些野蛮又嗜血的生物没有任何的好感。

  “最初的狼人,他们原本是一群德鲁伊——在吉尔尼斯,你们会习惯称呼他们为丰收女巫,那些使用自然魔法的人,在上古时期,德鲁伊们接受了危险的野性之力,试图创造一种充满狂野力量的新形态来对付他们的敌人。

  然而,创造这种形态的第一个人……或者说,暗夜精灵,却低估了这种力量的危险性,尽管他因为某些原因在狼人的怒火之下保持住了理智,可和他一样变成这样形态的德鲁伊们,却成了这种力量的俘虏。

  好在当时的暗夜精灵们有能力处理暴动的狼人,在他们酿成大祸之前,把他们封印在了一个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位面。

  可是不久之前,德鲁伊们曾经的敌人,也就是恶魔,他们再次入侵了我们的世界——那个时候吉尔尼斯还拒绝和联盟交流,不过我却带领一支军队,穿越海洋,抵抗入侵我们世界的恶魔。

  最后虽然我们成功赶走了那些恶魔的首领,但是仍有无数堕落的爪牙在海对面的土地上肆虐,一位精灵朋友,嗯,就是那边在洞口发呆的那位,为了消灭那些恶魔,她找到了创造狼人的神器,一把镰刀,用这把镰刀召唤出了狼人,希望借助这些狼人的力量消灭盘踞在他们土地上的恶魔。”

  罗娜不解地问道,“海对面的大陆——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狼人会出现在吉尔尼斯,那些野兽一样的家伙应该没法度过海洋才对。”

  “那你们就要问一个达拉然的法师了,那家伙不知道怎么搞得,竟然连通上那个和魔法毫无干系的领域,把沉睡着的狼人召唤了出来。”

  阿尔萨斯的说法让利亚姆和罗娜有些不能接受,死了这么多人,甚至整个吉尔尼斯都在即将颠覆的危险之中,结果只是因为一个人的举动?

  哪怕是利亚姆,也很难不感到愤怒,他压低声音,向阿尔萨斯问道,“那个法师,他召唤这些狼人是为了什么?”

  “就和很多法师一样,不仅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更是为了向他的同僚证明自己——也就是所谓的虚荣心。”

  “虚荣心?!因为他的虚荣心,害死了多少的无辜者?!”罗娜的音调拔高了一些,很显然,这位女士现在也是非常的气愤,“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让他知道虚荣的下场!”

  “冷静点,罗娜,杀了一个召唤者并不一定能解决一切问题,而且,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他在哪。”

  利亚姆说着,还看了阿尔萨斯一眼,但当他瞧清楚阿尔萨斯的表情之后,他突然就不这么觉得了。

  “你不会知道那个法师在哪吧?”

  “确实,我的人已经确认了他的踪迹,但很可惜,他也在狼人密集区里,而且,他并不在格雷迈恩之墙的这一侧。”

  阿尔萨斯看了眼罗娜,才继续说道,“这个法师应该是利用狼人占据了一座城堡,那座城堡的主人你应该认识,是席瓦莱恩男爵。”

  “席瓦莱恩男爵?他曾是我父亲领地上的贵族,但是自从格雷迈恩之墙修起之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墙外的消息了。”

  罗娜当然听过这个姓氏,因为焚木村所处的银松森林南部,正是达利乌斯曾经的一部分领地,只不过现在,吉恩把它无情的划了出去。

  洛丹伦和达拉然也并没有接受这块土地,因为它确实还属于达利乌斯·克罗雷,尽管吉尔尼斯的行为是抛弃了这块领土,但吉恩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不要这些土地了。

  如果因此招致战争,是洛丹伦和达拉然都不想看见的,何况达拉然本身就对领土没什么欲望,那些法师更愿意在达拉然这座城市之中生活。

  要不是城中那发展繁荣的贸易网络,恐怕达拉然至今都只有它的中心城邦,那些周边的居民自发聚集和建立的小镇都不会存在。

  相对于繁华的洛丹伦和达拉然,原本还算得上是片沃土的银松森林南部却因为被吉尔尼斯抛弃,变成了一片无人问津的区域。

  这里没有什么特产,或者说银松森林的特产在洛丹伦和达拉然的城镇里也能买到,而且交通也更为方便,就更没有人愿意到焚木村那一片地方。

  自从格雷迈恩之墙建立完成之后,这种情况就愈发严重了,达利乌斯领土内的居民几乎完全回归了最原始的农业生活,不少年轻人都背井离乡,打算去洛丹伦和达拉然碰碰运气。

  陷入恶性循环的领地的状况江河日下,再加上达利乌斯身为吉尔尼斯的重臣,虽然他的领地在吉尔尼斯的边界上,但他本人基本是常年待在吉尔尼斯城中,在高墙建起后,他更是很难有机会能够去自己的领地。

  “席瓦莱恩男爵曾在我父亲的领地上管理了许多居民,那些人都安居乐业……结果没想到他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以阿尔萨斯说那名掌控着狼人力量的狂妄巫师的做派,罗娜很轻易就能想到席瓦莱恩一家的下场。

  三人的交流结束没多久,维琳德从望月发呆中回过神来,她叹息一声,“那个名叫阿鲁高的人类法师,正在重蹈莱拉尔的覆辙,但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狼群并非是依靠一点魔法伎俩就能操纵的,他现在只不过是头狼的工具罢了。”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狼人会听从阿鲁高召唤的原因,莱拉尔在寻找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借他的手还狼人自由,让这股沉睡已久的狂野之力再度苏醒。

  只不过,曾经的莱拉尔接受这份“馈赠”,是为了复仇和保护自己的族人,而阿鲁高则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让他的同僚们承认他的研究。

  可是,即便如莱拉尔一样意志坚定的人,也最终迷失在了仇恨和力量之中,没有任何信念,仅仅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和所谓自尊的阿鲁高,早就已经成了狼人的傀儡。

  表面上,是道貌岸然的大法师操纵着强大的召唤物,向普通人宣泄自己的丑陋欲望,实际上,阿鲁高只不过是个被选中的傀儡,有人想借用他的手释放更多黑暗和不稳定的因素。

  “仁慈的艾露恩啊,我沐浴在您的光辉之中,请您告诉我,为什么被召唤的狼人,会变得如此狂暴嗜血,如此的残忍暴虐。”

  维琳德向她的神灵祈求一个答案,可是,艾露恩并没有回答,亦或者是,莱拉尔和阿鲁高的下场就是最好的回答:

  毫无底线地追求力量之人,本身就是堕落之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