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123章 表与里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4296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消息发出去了吗?”

  贫瘠之地和灰谷交界处的营地中,作战会议室的帐篷彻夜亮着,瓦里安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阿尔萨斯把注意力从地图上收了回来,抬头看向了瓦里安,“洛丹伦和库尔提拉斯已经处于战备状态了,白银之手和第一军团,以及库尔提拉斯的海军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卡利姆多。”

  “暴风城的远征军也在暴风城港口待命了,”瓦里安看着几乎被阿尔萨斯标注满了地图,不由得问了一句,“看起来我们面临的对手恐怕是史无前例地可怕。”

  阿尔萨斯停下手中写写画画的动作,“那可能是整个艾泽拉斯历史上最为恐怖的敌人。”

  “我知道,我知道,不然你也不会这么严阵以待了,”瓦里安抽出一把椅子,坐了上去,“当年你奉命讨伐兽人的时候,我都没见过你这么认真过。”

  “兽人毁了大半个人类文明,几乎让人类这个族群都走向了灭亡的边缘,如果没有洛萨爵士,和那些挺身而出的远征军勇士,就没有今天的你我坐在这里了。”

  阿尔萨斯将羽毛笔放在桌面上,看着被自己画满的地图,叹了口气,“但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敌人,毁灭了无数个文明,他们是艾泽拉斯外无尽虚空中所有生命的敌人。”

  是的,兽人对于人类来说,是举全族之力,才勉强战胜的劲敌,可他们,也只是燃烧军团闲暇之余安排下的棋子罢了。

  毁灭星球和喝水般简单的燃烧军团,和兽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甚至一个次元的对手。

  就连阿尔萨斯也觉得,艾泽拉斯能一次又一次击退燃烧军团的进攻,虽然有无数为了家园奉献自身的英雄原因在其中,但大部分其实是因为燃烧军团自己轻敌,以及艾泽拉斯冥冥之中的幸运。

  所以,即便是阿尔萨斯,也不敢说自己有十全的把握,确信他们能够击败燃烧军团。

  但无论如何,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既然提克迪奥斯能够召唤出玛诺洛斯,那他们也就能召唤阿克蒙德,以及更多其它的恶魔。

  在通知联盟的各个成员准备迎接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时,阿尔萨斯也派人将信件送给了萨尔。

  ……

  萨尔捏着发皱的信纸,陷入了沉思之中。

  坐在他身边的格罗玛什看到萨尔凝重的神色后,开口问道,“那个人类王子说了些什么?”

  “他说玛诺洛斯就藏身在南部的山谷当中……”

  格罗玛什听到这个名字,一股无法控制的怒火就涌了上来,战歌酋长攥紧自己的拳头,暂时将怒火压了下去,他已经因为愤怒误了一次事情,如果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怒火,迟早会闯出更大的祸事。

  萨尔半是满意半是无奈地看着自己身边这位长者、朋友,叹气道,“你终于能控制那股无尽的怒火了,格罗玛什……但是,在我们对付深渊领主之前,还有件更麻烦的事情等着我们。

  精灵们不会忘记他们在灰谷流过的血的,他们的军队正在朝我们这里赶来,如果不能暂时先安抚住他们的情绪,我们恐怕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新生的部落还很脆弱,经受不住精灵这样的庞然大物的袭击,萨尔明白,他们想要在卡利姆多立足,必须小心翼翼,前顾后盼。

  其余的兽人不是喝了魔血的混乱者,没有和精灵决一死战的能力,而且,萨尔穷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也不能让兽人和精灵再次发动战争。

  这是恶魔最想看到的局面,艾泽拉斯的生灵们互相残杀,陷入混乱和杀戮中,无暇顾及燃烧军团的来临。

  等到所有人都幡然悔悟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想到这里,萨尔用不容置疑地语气下达了命令——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格罗玛什对话。

  “带上我们的人,先撤离灰谷,我带上一支小队,亲自去找精灵谈判!”

  格罗玛什瞪大了眼睛,一拳砸在了木桌上,“你疯了吗,萨尔?在那些家伙眼里,我们只不过是野蛮人,他们可不会和我们谈判!”

  战歌氏族和自己就是因为精灵们毫无预兆的进攻,才陷入绝境的,现在萨尔说自己要去找精灵谈判,在格罗玛什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

  可萨尔苦笑一声,“那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让格罗玛什一时语塞,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最终提议,“那就让我去,你得活着,领导部落!”

  “别傻了,格罗玛什,我去的话,还有和精灵交谈的机会,你去的话,他们恐怕立刻就会动手——他们可不知道疯了的地狱咆哮和没疯的地狱咆哮有什么区别。”

  格罗玛什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陷入危险之中!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就算那些精灵杀了我,我也认了。”

  “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谈的,只有我去,也必须是我去,而且……事情也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绝对。”萨尔似乎有所自信,他拍了拍格罗玛什的肩膀,“去带着士兵们,撤出森林吧,或者就在森林边缘待着。”

  说完,这位大酋长提起毁灭之锤,走出了营帐,并没有留给格罗玛什更多的时间劝说。

  带领部队准备去和精灵们接触的萨尔内心也是充满忐忑,他与元素的联系让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一阵古老沧桑的气势,从灰谷森林的北方传来,似乎整片森林都在被什么唤醒。

  看起来精灵们的是真的发怒了——他们数千年流过的血,都没有喝下魔血的兽人带给他们的多。

  “大酋长。”一个雄厚的声音将萨尔从沉思中唤醒。

  “啊……萨鲁法尔,”萨尔回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名为萨鲁法尔的老兽人顿了下,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出自己内心的疑虑。

  萨尔也是看出了萨鲁法尔的犹豫,他笑了一声,“没关系,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和我说。”

  “那个人类王子……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太相信他了。我不得不承认,那家伙或许是人类中最难对付的家伙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仿佛做什么事情都能未卜先知,早有准备,而且,他对于兽人的仇恨毫不隐瞒。”

  “我知道。”

  谁知,萨尔只是很平静地说了一句,“我当然知道,阿尔萨斯从来没有彻底信任过我们,在他眼里,兽人只不过是可以暂时利用的工具,用来保护他的国家,以及这个世界的工具。

  但是,现在我们的目的和他相同,那就是不能让艾泽拉斯重蹈德拉诺的覆辙——如果没做到这一点,那兽人流不流血,都没有区别了。

  而且,这位王子毫不隐瞒自己的态度,在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让我们看清楚了他对我们没有好感,反而让我更加放心的和他进行一些合作。

  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而把自己的恨意放在表面上的人并不是那么令人忌惮。

  不过……”

  萨尔并没有说完,似乎也是有些犹豫,“算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抉择权与我们同样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只要暂时说服精灵就好……暂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