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20章 暴风城的困境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5607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正当奥妮克希亚变化而成的女伯爵卡特拉娜在考虑要不要也诱惑一下阿尔萨斯的时候,暴风城的国王已经在要塞门口等候自己的好友多时了。

  “阿尔萨斯!”瓦里安大步迎着上来,用力给阿尔萨斯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快八年了,瓦里安。”

  “我离开洛丹伦的时候,你还只有这么高。”瓦里安比划了一下记忆里阿尔萨斯的身高。

  阿尔萨斯白了他一眼,“我那时只有十一岁好么?而且你貌似也不比我高多少吧?”

  两人相视一笑,还是当年那个感觉。

  瓦里安用力拍了拍阿尔萨斯的后背,“你比原来强壮太多了,穆拉丁和乌瑟尔一定把你训练的很好。”

  “你也不差。”阿尔萨斯自然也注意到了瓦里安毫不掩饰的锋芒。

  “有空的话,我们再来切磋一下吧,像以前那样”瓦里安的眼神里透着怀念,“对了……泰纳瑞斯叔叔的身体怎么样?洛丹伦现在还好么?”

  泰纳瑞斯国王接纳了亡国的他,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样对待他,洛丹伦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瓦里安的第二故乡了。

  “父亲他一切都好,洛丹伦也恢复了兽人战争前的样子。”

  “那就好,那就好,”瓦里安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走吧,我带你去见见你的侄子,我已经打算让你来当他的教父。”

  阿尔萨斯哭笑不得,“瓦里安,我才十九岁!”

  “十九岁又怎么了?难不成你还想让小安度因叫你哥哥?”

  “好吧,你赢了。”

  瓦里安从始至终没有理过一旁的卡特琳娜女伯爵,仅仅是和伯瓦尔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带着阿尔萨斯走进了暴风要塞一侧的宫殿里。

  卡特拉娜脸上带着一丝幽怨,“看来国王陛下还是在生之前那件事的气。”

  伯瓦尔轻轻拍着女贵族的背,“没事的,卡特拉娜,那些贵族本来就该受到处罚,你做的没什么问题,只是……只是瓦里安他不太能接受罢了。”

  女伯爵乘势往伯瓦尔的怀抱里缩了缩,装出一副特别可怜的样子。

  …

  “伯瓦尔那家伙,真是让我头疼,他为什么偏偏喜欢上那个女人?”瓦里安边走边抱怨,大公爵的品行他十分敬佩,唯独在感情上的选择他不敢恭维。

  瓦里安可不是傻子,卡特拉娜在贵族中间左右逢源,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暴风城中的一大部分贵族都陷入了她制造的漩涡里。

  瓦里安现在都还没有足够的金币付给重建暴风城的石匠工会,那些贵族却还拿着钱在玩权力游戏。

  而且他总感觉这个卡特拉娜女伯爵出现的实在是太突兀了,这个普瑞斯托家族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

  他们自称是来自奥特兰克王国,可奥特兰克早就被兽人们灭国了,连他们的都城也被毁了个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完全没法证实他们的身份。

  “普瑞斯托家族个个都不简单,你忘记当初来洛丹伦差点和我姐姐联姻的那位普瑞斯托领主了么?”阿尔萨斯旁敲侧击,想让瓦里安提高对卡特拉娜的警惕。

  直接告诉瓦里安卡特拉娜是条黑龙并不现实,毕竟现在他拿不出什么证据去证明,就算瓦里安相信他,把奥妮克希亚逼出原形来了,以这只黑龙的实力,大可以在暴风城肆意毁坏一番就离去了。

  现在的暴风城可没有麦迪文这样的守护者,没有禁空限制的话,一只黑龙真的是在刚重建好的暴风城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所以阿尔萨斯只是提醒瓦里安要小心这位普瑞斯托的女伯爵,他可不想让自己朋友的城市刚重建好就化作一堆废墟,而且只要不把奥妮克希亚吓走,等到以后,他有大把的办法对付这只黑龙公主。

  “你也觉得她不太对劲?也是,他们一整个家族出现的就很奇怪。”瓦里安摇了摇头,最近他忙着对付一帮不听话的贵族,没心思管其他的事情。

  要不是自己的儿子现在出生了,他还在忙着处理那帮该死的贵族留下的一堆烂摊子,而现在这个烂摊子交给了伯瓦尔处理。

  两人在交谈之中,已然是走到了王宫的花园附近,在那儿,瓦里安的王后蒂芬正抱着一个襁褓,里面是她和瓦里安的儿子——安度因。

  “我亲爱的蒂芬,你怎么又跑到花园里来了?这里太容易着凉了!”瓦里安迎着自己的妻子,从她手里接过安度因。

  “没事的,瓦里安,我可不是什么弱女子,我只是想带小安度因透透气。”

  蒂芬用柔和的语气说了两句,然后看向阿尔萨斯,笑着朝他问好。

  “好久不见,阿尔萨斯殿下,泰纳瑞斯陛下近日还好么?”

  “我父亲他一切都好,感谢您的问候,蒂芬王后,”阿尔萨斯也曾在洛丹伦见过蒂芬几面,两人算是熟人,不过他记得那个时候瓦里安和蒂芬的关系可不太好,因为他们俩本来是政治联姻的受害者。

  但现在的结果很明显,蒂芬用她的温柔和善良征服了脾气火爆的瓦里安,两人自从坠入爱河后,一直琴瑟和鸣,相敬如宾。

  她是一位合格的王后,同样也会是一名合格的母亲。

  “来,阿尔萨斯,看看我的儿子。”瓦里安抱着小安度因走到阿尔萨斯身边,小王子安静地躺在襁褓中,用两双蓝色的大眼睛盯着阿尔萨斯。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阿尔萨斯逗弄了一下小安度因,“愿圣光保佑你健康快乐的长大。”

  瓦里安调侃道,“这么久不见,你也学着那些老牧师一样的口吻了?”

  “没办法,跟着他们训练太久了,总是习惯说两句,不过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圣光在保佑这个孩子。”阿尔萨斯在指尖凝聚出一团温和的圣光,小安度因一下子不安分了起来,笨拙的伸出手臂,想要抓住这团光。

  阿尔萨斯在他脑门上轻轻的一点,这道圣光没入了安度因的体内,“这孩子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圣光亲和力,未来肯定是名了不起的英雄。”

  小王子感受到阿尔萨斯那纯净而温柔的圣光后,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真有那么强的圣光亲和?你不会又在唬我吧?”瓦里安狐疑地看着阿尔萨斯,他们俩年轻的时候,他是个合格的愣头青,但阿尔萨斯不是。

  阿尔萨斯知道自己的好友在想什么,他拍了拍瓦里安的肩膀,“哈哈,瓦里安,我知道你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你和你父亲那样伟大的战士,可是,不妨安度因长大,听听他自己的想法。”

  “行吧,其实我也不是非得让他成为一名战士,我只是希望他能学会战士的无畏和坚强。”

  瓦里安的表情变得温柔,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满是希冀。

  蒂芬王后抿嘴轻笑,“你啊,还是那么急躁,我们的儿子有很广阔的未来,不用这么着急。”

  阿尔萨斯暗自叹了一声,蒂芬王后若是健在,原本的历史上,瓦里安和安度因就不会有那么大的间隙了:一名暴躁、耿直、不善言语却又深深爱着自己儿子的父亲,在面对真挚的感情时,总会变得和小孩子一样笨拙。

  只是这一次一切都会不太一样了——阿尔萨斯从怀中取出一只吊坠,递给了蒂芬王后。

  “这是?”

  蒂芬有些意外地接过阿尔萨斯的礼物,不太明白这个吊坠有什么作用。

  “这个吊坠是我找法奥阁下制作的护身符,经过圣光的祝福,它能带给你好运和健康,还能祛除疾病和邪恶。”阿尔萨斯解释了一下,蒂芬王后的死基本可以确定是奥妮克希亚的诡计,但仅凭那块被普通人丢出的石头,肯定不是主要原因。

  恐怕黑龙公主早就给蒂芬施加了恶毒的诅咒,那个石头极大可能只是个诱因。

  “谢谢你,阿尔萨斯,我很喜欢这个礼物。”王后收下了阿尔萨斯的护身符,她想到了自己的丈夫瓦里安最近和很多贵族的关系十分僵硬,打算一会儿把它交给瓦里安。

  阿尔萨斯却好像看破了蒂芬的心思,“你不用担心瓦里安,我还有别的礼物给他和小安度因,这块护身符你留着就好,我相信瓦里安也不会想让你出什么意外。”

  瓦里安点点头,他作为一名战士,从未畏惧过什么危险和困难,却唯独害怕自己王后和儿子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不过阿尔萨斯的话让瓦里安明白,他似乎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处境,把安度因交给蒂芬后,他揉了揉鼻子,瓮声道,“你也看出来了?”

  “刚进暴风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瓦里安的实力可能不逊色于阿尔萨斯,可在心思敏感的程度这方面,他现在比阿尔萨斯还差了很多,现在的他才当上国王没多久,不是以后的那个成熟的联盟至高王。

  “暴风城目前表面上看着欣欣向荣,实际上应该有不少难处吧?”

  瓦里安长叹了口气,神色颇为无奈,拉着阿尔萨斯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蒂芬则抱着儿子坐在他身边。

  “我早知道那帮贵族不靠谱,当年暴风城遭难的时候,他们跑的一个比一个快,现在重建好了暴风城,他们全部跑回来想摘桃子了。”瓦里安面有不忿,“他们迟早会明白乌瑞恩的怒火的可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