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116章 魔血的祸首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3771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烟尘散去后,道道金黄色的流光从中逸散出来,萨尔站立的地方已经被格罗玛什的跳劈给轰成了一处低坑,但这金黄色光芒组成的防护罩却是挡下了格罗玛什的攻击。

  不过,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跳劈的防护罩发出一声脆响后,怦然破碎,格罗玛什被反震的力道弹的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萨尔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熟悉的蓝色旗帜立了起来,人类的精锐步卒冲入战场,帮助部落的兽人们和战歌氏族厮杀在一起。

  “看准你们的对手,控制那些红色的家伙。”瓦里安下令让士兵冲锋,同时先别攻击绿皮的兽人。

  阿尔萨斯手中的光芒也渐渐散去,刚才正是他帮助萨尔挡住了格罗玛什的全力一击。

  萨尔此刻的额头上也是布满了冷汗,直面格罗玛什斧刃的他才明白刚才的攻击有多恐怖,没有阿尔萨斯呃援助,打算硬接的他就算逃过一死,多半也会重伤而失去战斗能力。

  群龙无首的兽人们极有可能就因此被格罗玛什的战歌氏族冲散,部落会受到重大的损失。

  骑着战马的阿尔萨斯轻描淡写地越过战场,沉重的战锤在他手中仿若无物,敢于上前的邪兽人都被一锤抡飞,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萨尔警惕地看着阿尔萨斯,没办法,这位王子的大名,即便是最为孤陋寡闻的兽人,也听说过。

  他是洛丹伦的荣光,是第一军团和白银之手的精神领袖,只要有阿尔萨斯在的地方,任何人类的敌人都会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曾经面对过阿尔萨斯围剿的兽人们自然很清楚阿尔萨斯的“凶名”,在他们眼中,洛丹伦的王子可以与洪水猛兽相提并论。

  就连萨尔有时也会想,如果是自己对上阿尔萨斯,应该怎么办,可是,在成为敌人之前,阿尔萨斯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先站在了他们这边。

  “你应该可以继续战斗吧,”阿尔萨斯看了萨尔一眼,发觉这位大酋长的脸上有些隐藏不住的惊讶,“别这么惊讶,只是比起兽人,恶魔更该死罢了。”

  “我明白了,”萨尔立即明白了阿尔萨斯的意思:在对付恶魔这方面,联盟暂时和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我会和你一起控制住格罗玛什。”

  阿尔萨斯点点头,现在的场面,尽快压制住这名疯狂的战歌氏族酋长才是最好的选择,有几个帮手自然是能更快地结束战斗。

  似乎也意识到了阿尔萨斯的威胁,格罗玛什怒吼一声,提起血吼朝着阿尔萨斯冲锋而来,他扬起的斧刃朝着阿尔萨斯座下的战马砍去。

  丰富的战斗本能让格罗玛什第一时间就打算先解决掉阿尔萨斯的坐骑,让这位骑士陷入步战,这无疑对他自己来说更加有利。

  看穿了格罗玛什打算的阿尔萨斯战锤一扫,炙热的圣光洒出,拦在格罗玛什的必经之路。不过格罗玛什的步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打算硬刚看起来脆弱的“阻碍”。

  可当阿尔萨斯的圣光落在他身上时,哪怕是被魔血钝化的神经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剧烈的痛楚,格罗玛什身躯一震,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在被更多的圣光笼罩前,格罗玛什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剩余的圣光,而之前被圣光扫过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焦黑,

  邪能和圣光碰撞在一起,就好像是油遇上了火,根本不需要别的什么刺激,单单是两种能量撞在一起,就会产生猛烈的反应。

  格罗玛什的身体里流淌着邪能之力,所以圣光会像是附骨之蛆一样在他身上燃烧,直至被邪能湮灭。

  阿尔萨斯的战锤没给格罗玛什喘息的时间,他纵马前突,闪耀着圣光的战锤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格罗玛什的胸口,将不可一世的战歌酋长直接砸飞。

  萨尔在一旁瞅准时机,手中蓄力已久的元素枷锁闪出,缠绕住格罗玛什的身体,拖着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凹陷。

  他也明白被魔血强化的格罗玛什皮糙肉厚,不会因为承受这点伤害就失去性命。而事实也正如萨尔所料,即便是吃了阿尔萨斯一锤,还被元素法术锁住,狂暴的战歌酋长依旧在不断地挣扎,让萨尔的法术岌岌可危。

  可格罗玛什刚抬起个脑袋,金色圣光凝聚的巨型战锤就从天而降,死死地压在了格罗玛什的身上,激荡的能量波动从凹陷中不断传出,萨尔于心不忍很想停住法术,但是他也明白,不消减足够的体力,格罗玛什会无限制地一直疯狂下去。

  当战锤碾压下的动静越来越小后,阿尔萨斯挥手一握,战锤轰然破碎,化作圣光碎片落在格罗玛什的身上,算是给他焦黑了一大半的身体续了下命。

  萨尔见状也停了下来,赶忙跑到格罗玛什身边,确认这位酋长已经失去意识,昏迷不醒之后,才召唤来元素之力,浸润着格罗玛什伤痕累累的身体。

  狂暴的战歌兽人们在失去了酋长之后,也只是负隅顽抗,没多久,就在人类和兽人的联合进攻下被压制住,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被控制了下来,小部分在激烈的战斗中死去。

  战歌氏族在魔血引发的狂暴和杀戮中,已经损失了不少勇士,现在能以这种结局稳住局面,萨尔认为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处理完自己身上的伤势后,萨尔站起来,走到阿尔萨斯的马前,朝阿尔萨斯行了个兽人的礼节,并肃穆地说,“我欠你一个人情。”

  “如果你真觉得欠我人情,就管好你的族人,别让他们再惹祸了。”阿尔萨斯并没有和萨尔客气,这位领袖的仁慈和谨慎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但在狂野的部落当中,萨尔偶尔的优柔寡断反而会酿成大错。

  “我……”

  萨尔很想辩解两句,说兽人并不是野蛮的种族,但看见尸横遍野的战场过后,他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我劝你最好把地狱咆哮关在笼子里——如果你不想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的话。他现在只是昏过去了,深渊领主对于他们的控制可没有结束。”

  阿尔萨斯看着手指已经不自主抽动的格罗玛什,知道他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但在魔血诅咒解除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头狂暴的“野兽”好好看管。

  萨尔同样瞥了一眼格罗玛什,然后望着阿尔萨斯,叹息道,“我……明白了,但我想请你明白,兽人们并不是恶魔的爪牙,他们只是被奴役了,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行了,与其在这里说废话,不如想想办法让你们这位战歌酋长恢复意识,”阿尔萨斯平静地说,“我只想提醒你一句,魔血的祸首不铲除,兽人随时可能会被这堕落的力量控制——你好自为之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