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395章 驱逐腐蚀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4082 2021-11-17 01:2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阿尔萨斯用霜之哀伤刺入了悲伤圣女的头颅,但是这并不足以杀死一名泰坦构造体。

  正如悲伤圣女所认为的那样,只要她的核心还没有损坏,那她就不会完全死亡。

  只是阿尔萨斯也并没有杀她,霜之哀伤刺穿她坚硬的外皮之后,瞬间就将周围的热量悉数抽干,温度骤然下降的同时,厚实的冰层从剑伤处开始蔓延。

  待到悲伤圣女大半个身体都被寒冰覆盖,彻底失去意识之后,阿尔萨斯握住霜之哀伤的手一把就将魔剑抽出。

  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印刻在悲伤圣女的眉心,但她现在只是陷入了极度的沉眠,还没有完全死去。

  但霜之哀伤离开悲伤圣女的身躯后,并未停止抽取周围的一切热量,反而在阿尔萨斯送入剑中能量的支持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那些被悲伤圣女震飞,却还没有死亡的钢铁符文矮人纷纷爬起身,试图攻击阿尔萨斯。

  只是还没接近手持魔剑的王子,这些铁矮人的动作就变得极度迟缓,每迈出一步,都会发出刺耳的钢铁摩擦音,以及有大量的冰晶碎屑落地。

  就连岩石大厅的地面,也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维持生命活动的一切热量都被阿尔萨斯抽离并放逐出了现实位面,丢入了不知道哪个位面夹缝之中。

  这与普通寒冰魔法不同的低温让那些本来魔法抗性极高的符文铁矮人也无力招架,即便他们毫无畏惧的冲锋、进攻,也只是在寒风之中化作了冰雕。

  阿尔萨斯并没有发动任何攻击,他只是一手拖着悲伤圣女,一只手握着霜之哀伤,在战场中旁若无人地漫步而过。

  所到之处,皆为冻土。

  由死亡之力衍生而出的冰霜之力与奥术魔法操控的寒冰不同,这更贴近于死寂的力量是所有生物的死敌,就算是构造体也不例外。

  靠近阿尔萨斯的物体,不管是活动的,还是静止的,都迅速被冰霜吞噬,整个大厅都逐渐被冰晶填满。

  而这些死寂冰层里涌动着的力量还让一切物体都变得脆弱不堪,挡住阿尔萨斯去路的几个铁矮人被其轻轻一扫,就碎了一地。

  正在与铁矮人酣战的克拉苏斯蓦地打了个冷颤,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僵硬,就连体内滚烫的红龙之血也无法抵御严寒的侵蚀。

  那些被寒冷摧残着的铁矮人们也纷纷转头朝阿尔萨斯这个“源头”杀去,他们简单的思维认为只要毁掉根源,就能阻止正在撕裂铁矮人们的寒冷。

  可惜,没有一名铁矮人勇士能够进入阿尔萨斯所掌控的领域,这种飞蛾扑火一样的行为,让大厅里的铁矮人的数量飞速减少。

  而且失去了悲伤圣女的指挥后,这些被黑暗符文腐化,脑子本身就不太灵光的铁矮人根本不知道撤退为何物。

  在没有得到新的命令之前,作为听从指令的“傀儡”,他们前仆后继地冲向阿尔萨斯,冲向死亡。

  有了阿尔萨斯的吸引,这些铁矮人很快就变成了陈列于大厅之中的冰雕。

  克拉苏斯望着拖着悲伤圣女的躯体慢步走来的阿尔萨斯,吸了口气——然后被冰冷的空气呛得嗓子生疼。

  “可怕的冰霜之力。”玛里苟斯惊叹道,他也许能营造出范围更宏大的冰霜魔法,但是在局部的效果上已经无法超出阿尔萨斯所展现的了。

  “嘿,伙计们,我搞定了,那个洛肯干的坏事,还有他的黑历史,我全部搞到手了!”

  布莱恩抱着圆盘喜滋滋地往外走,可还没走到一半就打了个寒颤——“怎么回事,有人把墙凿穿了吗?”

  他还以为是风暴峭壁的寒风涌入了大厅里面,可当布莱恩看见了拱门外面的“绝景”之后,他愣在了原地。

  “哇……哇噢,这是你们干的?真是非常……艺术的画面。”

  要是以前,布莱恩还得好好控诉下这种破坏文物的行为,但现在的非常时期,他除了惊叹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东西拿到了?要我们先离开吗?”玛里苟斯朝阿尔萨斯问道。

  在场似乎已经没有人对阿尔萨斯能拖动悲伤圣女而感到奇怪,仿佛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不,先等等,我想做个实验,就在这里。”

  阿尔萨斯没有立刻撤离的打算,如果悲伤圣女死了,要不了多久洛肯就会知道岩石大厅里有人溜进来过。

  既然这样,不如试试看能不能驱逐上古之神对悲伤圣女的腐化。

  他曾经与奥妮克希亚缔结过契约,从灵魂层面上抹去了上古之神对于黑龙的腐化,让她能够逐渐恢复为正常的血脉,而不是被死亡之翼污染过的血脉。

  现在,他打算在悲伤圣女身上故技重施。

  如果远古法庭还能正常启动,那借助远古法庭的力量,说不定会简单一些。

  只不过现在远古法庭的主要供能管道被悲伤圣女切断,用备用能源启动造成的动静实在太大了。

  “我准备尝试抹去上古之神对这名泰坦构造体的腐化,玛里苟斯,你有什么想法吗?”

  在动手之前,阿尔萨斯还是问了问玛里苟斯,这只老蓝龙对于魔法奥秘的研究在艾泽拉斯上无人能出其右,说不定在漫长的时光里会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古神的腐化……”玛里苟斯沉吟了片刻,似乎是在回忆什么,“这种腐化基本上是不可逆的。”

  他在被挚友背叛的一万年里,不仅是斩杀了数不胜数的黑龙,更是抓住了其中一些进行研究,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曾经温和的大地守护者堕落。

  可那些试图解除黑龙身上腐化的实验,全部都以失败告终,这让玛里苟斯愈加烦躁,同时也逐渐认为,黑龙一族的堕落不可挽回。

  但现在听到阿尔萨斯准备驱除守护者身上的腐化,一时间又让他回到了那段悲伤而又癫狂的岁月。

  “奥术魔法无法移除这种顽疾,我有一次甚至杀死了一条堕落的黑龙,想试着解除他尸体上的堕落能量,但我失败了……”玛里苟斯说道。

  “我没能找到破除这种腐化的钥匙……而且我总觉得,我所掌握的力量无法祛除它。”

  阿尔萨斯看着被冰封的悲伤圣女,说道,“古神的影响由内而外,当你意识到自己被他们所侵占、吞噬时,早已为时已晚,病入膏肓,不过,我的力量也许能‘杀死’这种腐化。”

  “杀死?”玛里苟斯对这个词语感到不解。

  阿尔萨斯没有回答,而是举起霜之哀伤,再次插入了那个伤口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