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92章 传说中的种族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6622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让我们举杯欢呼,彻夜狂欢!”

  在战胜了半人马,寻找到了新的家园过后,牛头人们甚至都不打算先重建家园,而是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欢庆胜利。

  他们免除了敌人的威胁,又穿过了贫瘠之地的山脉,寻找到了新的栖息之地,这对于忍受半人马劫掠和欺凌已久的牛头人来说无疑是意味着新生。

  联盟的将士们被邀请来参加这次狂欢,牛头人们拿出美酒与烤肉,矮人们也带来了从遥远的东部王国远渡重洋运来的麦酒和美食。

  原本的隔阂和偏见在一次不分等级和彼此的宴会的歌舞声中消弭的差不多了,这也是双方领袖乐意见到的事情。

  莫高雷的夜空被激情的篝火和欢笑的话语声填满,漫天的星辰似乎都羡慕此时此刻草原上的欢腾与热闹。

  一处高地上面,双方的领袖们正面带笑意地注视着篝火晚会。

  “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凯恩,你是我见过最强大的战士之一,”瓦里安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经过一场战斗过后,他更加认同牛头人的勇武了。

  暴风城的国王举起简制的木头酒杯,朝凯恩敬了一杯。

  凯恩的牛脸上也满是喜悦的神情,他的族人们终于摆脱了时刻被敌人紧盯着的生活,能够在新的家园重新开始,“瓦里安,你也是我见过最好的指挥官之一。联盟的援助实在太过及时了,舒哈鲁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

  “我们早就是盟友了,不是吗?”瓦里安轻轻点头。

  “没错,以后牛头人氏族会坚定地站在联盟这边,”凯恩同样点头回应,“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能够帮上忙的,请不要客气。”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直爽的家伙,凯恩!”穆拉丁将一杯麦酒一饮而尽,抬手擦了擦胡须上沾着的泡沫。

  凯恩看着畅饮的矮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个困扰他已久的问题。

  “我很抱歉,但是对大地母亲的信仰让我不得不冒昧地询问一下——我感受到矮人和自然、大地母亲有着很深厚的联系,但是为什么你们当中没有出现……与元素亲近之人?”

  在战场上的时候,凯恩注意到了,矮人之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炮手和枪手,也有战士和使用圣光的圣职者。

  可是,这些和大地有着紧密联系,连血脉之中也流淌着土元素气息的矮人们,竟然没有能够联系自然元素的萨满祭司?

  这是凯恩所没法理解的,同时他也害怕这些矮人会不会作出了什么激怒元素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之后与联盟的进一步合作恐怕会遇到障碍。

  毕竟牛头人中崇拜自然的习俗由来已久,想让氏族更改信仰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穆拉丁听到凯恩的问题,正在倒酒的手臂停滞了片刻。

  但矮人还是接着将酒杯倒满,他盯着麦酒上浮起的泡沫,端起来喝了一口,才缓缓地说道,“啊,的确,我们曾也有着类似的传统……这是个遥远的故事了,现在铁炉堡的矮人们大多对这种力量十分忌惮。”

  “忌惮?为什么?”凯恩找了个位置坐下,他愿意倾听矮人的故事。

  就连瓦里安也投来了目光,他也从来不知道,矮人当中竟然也曾存在能有沟通元素之力的职业。

  “正如你所看见的那样,我们矮人和大地有着神奇的联系,而实力越强的矮人,越是能灵活地掌握这种流淌在我们血脉里的力量。”

  说话之间,穆拉丁抬起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指开始发生了一种惊人的变化,从指间到肩膀,穆拉丁右臂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坚硬的岩壳。

  “真是令人惊叹的能力。”凯恩伸出手,在穆拉丁手臂的上方划过,他能感受到矮人的手臂几乎转变为了真正的岩石。

  穆拉丁随意地将石化的手臂恢复为原状,“几乎所有矮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但有的矮人能将这力量发挥到极致。”

  “在暴风城皇家图书馆的记载里,麦格尼国王能沟通大地的力量,将自己变成拥有岩石肌肤的巨人,这时的麦格尼国王只要站在大地之上,是几乎无法被打败的。”瓦里安回想起了自己在图书管理看过的典籍,但他还未真正目睹过矮人的岩石形态。

  穆拉丁咧嘴笑了一声,“没错,这也是为什么矮人中有着“山丘之王”这样的称呼。麦格尼如果不遗余力地爆发自己的力量,他甚至能和巨龙角力。”

  “我们把这种力量认为是源自我们创造者的血脉,越是深入它,我们越能感受到这些‘父神’的本源……”

  “所以我们之中也存在相当一部分数量的施法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基本都是战士和圣光的信徒。”穆拉丁盯着喝了一半的麦酒,耸肩笑着说,“但是,在‘三锤之战’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三锤之战的结局以黑铁氏族的失败告终,但那个疯狂的黑铁巫王在走投无路之时,他做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穆拉丁将杯中剩下的酒水一饮而尽,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一个可怕的恶魔出现在了我们的世界,将原来美丽的红岭山脉变成了一片焦黑的荒野。”

  “将整片山脉都焚毁了?大地母亲在上……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凯恩的眉头紧紧地皱起,牛脸上满是惊讶和震撼。

  他原以为自己的盟友的生活环境要比牛头人更好,但现在看来,他们似乎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没错,那个可怕的存在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因为黑铁矮人的城市也在那次灾难之中化为灰烬,一座活火山在那里拔地而起,被我们称为黑石山。”

  瓦里安的神情变得惆怅起来,他也喝了一口酒,带着些许的回忆说道,“黑石山……对我来说绝不是个有着美好记忆的名字。”

  “看开点,小伙子,洛萨爵士可不希望你因为他的死而过度悲伤,”穆拉丁站在板凳上,拍了拍瓦里安的脊背,同时向凯恩笑道,“这小子的亲人牺牲在了那里的战场上,所以有点伤感。”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有亲人战死在沙场上过,”凯恩的眼神中饱含着同情,他知道想要从亲人死去的时光里挣脱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瓦里安一把打开穆拉丁油腻的手,没好气地说道,“我可没那么脆弱好吗?洛萨叔叔已经去世十多年了,我也早过了替他哭泣的年龄,我现在只是单纯的想起了,稍微感伤一点有问题吗?”

  “好吧好吧,我可没告诉别人你小子当初一个人躲在洛丹伦的城堡里偷偷哭……”

  “穆拉丁!”瓦里安怒视着穆拉丁,他真不知道这家伙的大嘴巴还能说出些什么令人抓狂的话。

  穆拉丁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他悻悻地笑了笑,摸着后脑勺说,“嘿嘿,抱歉,我们还是继续说之前的事情:在这次灾难过后,矮人开始惧怕起魔法,很多施法者甚至是自愿地离开了铁炉堡。”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矮人拥有和元素沟通的能力,却没有萨满传统的原因吗?”凯恩点点头,穆拉丁的答案让他放下了些心,如果是这样的话,牛头人们就能理解他们的苦衷了。

  “没错,毕竟谁也不想重蹈巫王索瑞森的覆辙,把我们的家园也变成火山灰下的不毛之地。”穆拉丁摊手说道,三锤之战的过程和结局都不是秘密,他也只是说了些大多数人的知识面都没涉及过的事情罢了。

  “看起来那片被焚烧的山脉还是个不祥之地?”

  “是的,那里至今还盘踞着我们那些堕落的族人……以及入侵我们的世界的家伙。”穆拉丁说到后者的时候牙齿都咬紧了,他无法忘记在血腥战争死去的同胞和好友。

  如今那些可憎的兽人还盘踞在燃烧平原上,甚至又在那里搭建起了要塞和营地,穆拉丁恨不得那里的黑铁矮人和黑石兽人们打起来,但他们却好像总是相安无事。

  “那些——入侵者,是什么样的?”凯恩准备多了解一些联盟的事情,这会对接下来的合作非常有帮助。

  “哼,我们将他们称作兽人,那是一群名副其实的野兽,”穆拉丁对于兽人没有任何的好感,观点也是非常的激进,“他们是一群只知道杀戮、掠夺,而且没有丝毫怜悯和道德可言的怪物!”

  “听起来是相当可怕的敌人。”

  “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瓦里安摇了摇头,“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毁灭了三个人类王国,其中有两个几乎已经没法重建了,到现在,里面还到处都是是残存的兽人和食人魔。”

  就在三人聊着关于兽人的话题的时候,一名仍坚守着岗位的斥候火急火燎地跑到联盟首领的跟前,匆忙道,“陛下,我们的斥候在东北边的荒原上,发现了兽人的踪迹!”

  “什么?!”瓦里安猛然站了起来,甚至没有注意到酒杯洒落在了地上,“这些家伙是怎么到卡利姆多来的?”

  “兽人来到了我们的大陆?”凯恩的面容上浮现起了不安的神情,倒不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而是因为他总觉得最近的卡利姆多会迎来多事之秋。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穆拉丁也惊的睁大了双眼,“我可不知道这些该死的兽人在航海技术上也这么厉害。”

  “你别忘记了他们在第二次战争时开的那些船,虽然技术粗糙,但是兽人们靠那些苦工的人力也是能破开大海上的风浪的。”

  瓦里安提醒了一句,不过不管兽人是怎么来到卡利姆多的,都已经不关键了,现在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我认为我们最好去东北边看看,如果兽人们抵达这里之后会给卡利姆多带来新的灾难的话……我们最好先把他们扼杀在他们的老巢里!”穆拉丁第一个蹦出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等等,我们现在人手不是特别的够,如果兽人们全部都到达卡利姆多的话,我们没法和他们正面对抗。”瓦里安想起了自己的主要任务,他们得负责稳定联盟在卡利姆多的局势,不应该主动和兽人们发起战争。

  那样的话不仅没办法战胜兽人,反而会把他们这些部队陷进去。

  “那怎么办?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扩张吗?”穆拉丁并不赞同瓦里安的观点,“要我说么,还是先下手为强。”

  凯恩看了眼争辩的两人,走到那位斥候身边,用还不熟练的通用语向斥候问道,“年轻的勇士,你能告诉我那些兽人都有些什么动作吗?”

  斥候点了点头,似乎对凯恩的温和产生了很高的信任度,而且他也明白这是联盟的朋友,共享兽人的信息并没有什么问题。

  “那些兽人在东北边的荒原戈壁上建造着一座宏伟的城市,我们还看到有巨魔和他们在一起活动,而西边的森林里也同样有兽人活动的痕迹,应该是为他们的城市提供木材。”

  “西边的森林?”凯恩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他招呼着还在争辩中的瓦里安和穆拉丁,“两位,我想我们暂时可以不必为这件事情担心了。”

  “为什么?”瓦里安和穆拉丁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们还记得那个在战后‘造访’了我们营地的暗夜精灵吗?”凯恩提起了一件不算是特别愉快的事件。

  “当然,那家伙的强大的实力和诡异的魔法我记得一清二楚。”瓦里安自然不会忘记才发生没多久的事情。

  “我原以为这些精灵不过是传说中的生物……但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是真正存在的,而北方那片被称作灰谷的森林区域,正是暗夜精灵的领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