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151章 时代更迭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3461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感谢你,阿尔萨斯,暗夜精灵会是你永远的朋友。”

  泰兰德非常正式地从自己的坐骑上下来,朝阿尔萨斯行以古代精灵的庄重礼节,阿尔萨斯则使用洛丹伦皇家礼节回礼。

  “阿尔萨斯王子,请带你的人马撤离吧,接下来已经不需要魔法和炮火了,暗夜精灵和燃烧军团的旧账需要恶魔用他们的鲜血来偿还。”

  在离开之前,泰兰德朝阿尔萨斯说到,联盟对于暗夜精灵的帮助已经足够了,至少在这几天的时间内,暗夜精灵认识到了,他们并不是在孤军奋战,这颗星球上还有人和他们为相同的目标奋斗。

  “我会让大部队撤离,但我恳请留下一小支部队以防万一,女祭司,请不要忘记,你们不再是孤军奋战了。”

  这是阿尔萨斯提出的最后要求,泰兰德也欣然接受了阿尔萨斯的一片好意——面对燃烧军团,做再多的准备也不过分,阿尔萨斯的要求让泰兰德和一众暗夜精灵并未感到不妥,反而会认为阿尔萨斯考虑周到。

  回到联盟的阵地后,阿尔萨斯向吉安娜说明了情况,希望她能带联盟的部队撤离,因为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毕了。

  “那你呢,阿尔萨斯?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吉安娜注意到了阿尔萨斯所说的撤离成员中,并没有包括他自己。

  “我想带一小支部队驻守在安全的位置,毕竟谁也不能确定暗夜精灵是不是真的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听到阿尔萨斯的回复,吉安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那我会跟你一起留下来。”

  “达拉然的法师部队里有能够指挥他们行动的高阶法师,我没必要和他们一起撤离,而且,有凯尔萨斯王子在,法师部队的事情其实并不需要我来操心。”

  凯尔萨斯愣了一下,旋即苦笑一声,这两个家伙的事情怎么就把火燃到自己身上了?不过,虽然吉安娜说的没错,但是他这次可不打算领着达拉然的法师就灰溜溜地撤了。

  “普罗德摩尔女士说的没错,不过,我想问问,我是否能够加入驻守的应急部队?达拉然的法师可以自行撤走。”

  希尔瓦娜斯挑了挑眉毛,她低声在凯尔萨斯耳边说道,“殿下,你真的要留下来?”

  凯尔萨斯悄悄地回了一句,“阿尔萨斯都留下了,我怕什么?难道你觉得他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个时候留下来,不仅是作为朋友的支持,还表明了奎尔萨拉斯的态度。”

  高等精灵王子的话让希尔瓦娜斯沉默了,凯尔萨斯说的一点也没错,虽然凯尔萨斯是奎尔萨拉斯唯一的王子,但是阿尔萨斯也是洛丹伦唯一的王子啊,只不过,他们两个这样留下来,是不是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希尔瓦娜斯只能叹口气,“我和你一起留下吧,殿下。”

  高等精灵这边有话语权的人,也就凯尔萨斯和希尔瓦娜斯,所以倒也没有了别的争论,但洛丹伦的成员可就不一样了。

  “阿尔萨斯,你要留下来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先撤离。”乌瑟尔难得地与自己学生的意见相左,“至少洛丹伦的将士不会让他们的王子留在后方断后,如果必须要有一支这样的部队的话,我、莫格莱尼,或者白银之手的任何一员,都可以留下来作为他们的指挥官。”

  阿尔萨斯闻言只是摇了摇头,“老师,虽然按实力和指挥能力来看,很多人都能胜任这个职责,但是,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里,我应该是最了解燃烧军团和暗夜精灵的人。”

  此言一出,乌瑟尔等人还想反驳,却是找不到话可以说了。阿尔萨斯对于这些从未和人类文明有过关联的事情的了解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如果不是阿尔萨斯让他们来到卡利姆多,他们甚至只会以为这片大陆是个传说而已。

  更不用说燃烧军团的存在了,由于没有了耐奥祖,燃烧军团对于东部王国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就只有玛尔加尼斯让王国受到了损失,甚至大部分国民对此都不知情。

  乌瑟尔对此也只能叹一口气,阿尔萨斯的眼界、实力都已经超出了他对年轻圣骑士的认知,几年前,他还认为阿尔萨斯是年轻一代的翘楚,那个时候,他还觉得自己已经看清楚了阿尔萨斯。

  但事实却告诉乌瑟尔,他完全没能看穿自己的这名学生,甚至整个洛丹伦,乃至整个东部王国大陆,都没有人知道阿尔萨斯究竟还知道多少事情,还在谋划多少事情。

  光明使者此时看向阿尔萨斯的目光有些许复杂,以前他希望阿尔萨斯能够成为白银之手的新领袖,成为洛丹伦的新国王,但现在看来,阿尔萨斯并不只是满足于这些了。

  不过,无论如何,阿尔萨斯依旧是洛丹伦的储君,也是他的学生。乌瑟尔清楚,虽然他处于圣光的庇护之下,能够保持巅峰的战斗力,但他的岁数已经大了。

  在大主教法奥去世后,乌瑟尔就一直在尽可能地打磨和完善着“白银之手”,他希望,在有一天自己也回归圣光的怀抱之后,能够将白银之手的精神、信念永远的传承下去。

  一开始,乌瑟尔心中的最佳人选是阿尔萨斯,但是慢慢地,他却觉得白银之手对于阿尔萨斯来说,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归宿,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阿尔萨斯应当有更加重要的责任。

  那不仅是作为洛丹伦国王的责任,而是某种超脱于某个个体,或者某个王国的责任,在圣光之路上走的越远,乌瑟尔的这种想法也是愈加肯定和清晰。

  想到这里,乌瑟尔也是不再反对阿尔萨斯的提议,“好吧,阿尔萨斯,就按照你说的办。”

  只是,在离开之前,乌瑟尔找到了吉安娜,他对着这位爱慕着阿尔萨斯的年轻女法师拜托道,“吉安娜,请你看住阿尔萨斯这个家伙,他自从离开白银之手的训练课程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尽是做一些让我们这些老家伙震惊的事情。

  不过,也许我们是真的老了吧,呵呵,吉安娜,阿尔萨斯这小子就交给你了。”

  一向严肃的光明使者脸上,露出了长辈常有的和蔼笑容,其实,有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这样的年轻一代,他们这些上个时代的老人,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