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330章 你输了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3938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利亚姆站在圣光护盾的里面,看着被吹起一阵阵涟漪的护盾,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

  他有些呆滞地向瓦莉拉问道,“这就是阿尔萨斯的真正实力吗……”

  谁知,瓦莉拉十分淡然地摇了摇头,将匕首收回了刀鞘里,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不,绝对不是。”

  “这还不是?!”罗娜简直有些发疯,她以为现在她看见的阿尔萨斯已经够离谱,够不现实的了,结果这位高冷的精灵小姐竟然说这还不是阿尔萨斯的全部力量?

  “对,虽然我不知道殿下到底有多强,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他的全部力量。”

  瓦莉拉说着,有意无意地将目光转向了莉亚德琳,莉亚德琳也注意到了瓦莉拉的意图,她将鸢盾和长剑重新挎好,“在我过去几个月和这位王子的训练切磋当中,我没有任何时候能在战斗中取得上风——哪怕是我动用圣光的力量,而他只使用剑技和武力。”

  莉亚德琳的表情有些复杂,“我有时都在以为,我的对手并非人类,而是从传说里跑出来的英雄。”

  图拉妮暂时停止了持续为圣光护盾注入能量,阿尔萨斯那边的阵仗看起来夸张,但图拉妮还不至于让他们战斗时的余波吹散护盾。

  刚才阻挡狼人才是让图拉妮真正消耗了些体力和精力,她正好趁这个时间休息一会儿,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她也很相信阿尔萨斯就是了,那只白毛狼人虽然确实很凶猛,甚至可能连图拉妮见过的最厉害的守备官也不是对手,但阿尔萨斯嘛,图拉妮很自然地将他挑出了“普通人”的行列。

  如果说莉亚德琳和瓦莉拉见过的是阿尔萨斯表现在公众外的一面,那图拉妮也算是见过阿尔萨斯隐藏起来的冰山的人了。

  那个名叫莱拉尔的狼人很强不假,可图拉妮完全不觉得他比卡特拉娜,也就是奥妮克希亚更危险——哪怕是拿上月神镰刀之后也是。

  就连维琳德也静静地放下了染满鲜血的双剑,她曾有上去帮忙的想法,但看见那激烈的战况——或者说是莱拉尔单方面被阿尔萨斯蹂躏的情况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插不上什么手。

  也许这个时候进去才是真的添乱。

  维琳德如是想到,她并非逞一时之勇的莽夫,不然也不会被指派为灰谷地区的哨兵指挥了。

  但她依然为阿尔萨斯所展露出来的那种力量而惊叹和震撼,这与她见过的所有的战斗都不同,没有技巧的博弈,也没有魔力的交织,而是最原始的,像那些陨落已久的荒野半神们一样全靠肉体力量进行搏斗。

  莱拉尔之前是个德鲁伊,现在是狼人的头狼,搏斗的方式他可能也会,但适应了新的形态和身体之后,那些搏斗技巧就不一定适用了。

  所以莱拉尔的攻击根本没有章法可言,但在狼魂的野性加持下,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如狩猎多年的野狼一样凌厉而致命。

  反观阿尔萨斯,他一手持盾一手握剑,是非常保守和常见的防御姿态,而且他也确实一直都处于防御的状态下,只有在莱拉尔的疯狂的连击结束之后,新的攻势还未形成的空当,才会用长剑给莱拉尔来上一下。

  霜之哀伤的剑刃轻而易举地就能穿透莱拉尔那已经比一般的锁甲还要坚韧的毛皮,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血痕。

  可这样的伤痕却大多不深,相较于莱拉尔那庞大的体型来说,根本算不上致命,然而阿尔萨斯却浑然不觉,依旧一板一眼地和莱拉尔进行着攻防战。

  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你来我往,可随便一下都能把一个壮汉直接摁死。

  阿尔萨斯的盾牌也不仅是防御用,有时候给莱拉尔的脑袋上来那么一下,看见狼人的高大身形猛地趔趄,再加上那清脆的响声,利亚姆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在痛。

  “也许我们现在还能做些别的?”利亚姆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投向其它各处,最终,停在了月神镰刀之上。

  “维琳德女士,镰刀,我们能把镰刀夺回来吗?”

  利亚姆的话语声让维琳德也立刻将注意力从阿尔萨斯和莱拉尔的搏斗之中收了回来,重新放在了月神镰刀之上。

  莱拉尔自己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强大,现在他力量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镰刀中戈德林狼魂的加持。

  如果能夺回镰刀,那现在都能和莱拉尔势均力敌的阿尔萨斯,应该能轻易地解决莱拉尔,而且有了镰刀,剩下的狼人也不再是问题。

  虽然镰刀周围的狼人数量依然很多,但在莱拉尔的命令下,他们不敢妄动,否则也不会不再进攻。

  “我会去试试。”维琳德盯着镰刀,天空那轮缺月让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发生,可能并非是莱拉尔的力量增强这么简单。

  暗夜精灵祭司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像一只矫健的夜刃豹,迅速地冲向了镰刀所在的空地,狼人们发现了维琳德动作,可是碍于莱拉尔一怒之下的命令,他们现在只敢在原地干看。

  莉亚德琳和图拉妮立即召唤出圣光,为维琳德进行了圣光的赐福,在圣光能量的灌注之下,暗夜精灵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

  原本盘坐在原地的瓦莉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明明阿尔萨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坐在这里等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自己出力呢——算了,既然都冲出去了,那自己也帮她一下吧。

  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包裹住了维琳德,她发现自己的身形变得模糊不清,似乎套上了保护色一样,在夜色中窜动的时候,连狼人都对她的行迹没什么察觉。

  数层加护之下,维琳德几乎转瞬之间就将自己和镰刀之间的距离拉近的大半,可正在和阿尔萨斯战斗的莱拉尔凭借他那恐怖的感知,顿时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他冷笑了一声,巨爪悍然砸下,撞击在盾牌之上,被阿尔萨斯稳稳架住,只是王子脚下深陷的泥土说明这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巨大。

  “这就是你的打算吗?拖住我,然后让那个祭司去偷镰刀,可笑,看来是我高估——”

  “我的打算从来不是这个。”阿尔萨斯面色如常,只是挥动霜之哀伤的手加快了一些,“不过这句话倒是可以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我有些高估你了。”

  莱拉尔听完后有些愕然,但身体的动作却依然不慢,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莱拉尔更加惊愕。

  阿尔萨斯并没有朝莱拉尔挥出长剑,而是将它投掷了出去,利刃打着旋儿在空中拉出一道轨迹。

  “你疯了?!”

  “不,你输了。”

  圣光凝聚成的重锤如同雷霆般坠落,莱拉尔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巨锤按翻在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