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172章 地狱的尽头(the very end)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3977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提里奥?”

  瓦里安仰起头,下意识地喊出了提里奥的名字,可当他看见那身陌生又熟悉的铠甲过后,就清楚身前的人并不是那位大领主。

  “问题的话稍后再问,我们没多少时间,古尔丹已经召唤了军团的其它高层将领了,现在是我们离开的唯一机会。”

  阿尔萨斯手中的灰烬使者燃着金色的光焰,面前这些恶魔卫士没有什么威胁,甚至古尔丹本人也不算什么,但萨格拉斯之墓门前的位置实在太过危险了。

  听到这声音,瓦里安的表情变了又变,他往前走了两步,当他真正看清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整个人处在极度疑虑和困惑的状态,连身陷重围的危机都忘在了脑后。

  不过……这世界上都出现了第二个古尔丹了,再出现第二个阿尔萨斯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后,瓦里安与阿尔萨斯并肩站立,沉声问道,“联盟的部队已经全部撤走了,你还有别的办法离开?”

  “要是有法师帮助,当然更好,但眼下,我们明显只能靠自己了。”阿尔萨斯将手贴在了瓦里安的肩上,圣光的祝福涌入瓦里安的体内。

  接连战斗的疲惫感和伤痛瞬间消失,而且还让他的力量有所增幅,瓦里安活动了下身体,适应着力量上升的状态。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人竟然是你。”瓦里安手中的萨拉迈恩又再次合成了双手大剑,刚才他迫于体力的消耗和攻势的灵敏,将其拆解成了两把剑。

  “至少救了你一命不是吗,”阿尔萨斯轻轻笑了一声,手中灰烬使者的剑刃扬起,“时间紧迫,瓦里安,我来掩护你,尽可能击杀数量更多的恶魔。”

  瓦里安剑眉一挑,他不明白阿尔萨斯的要求,但是,杀掉这些该死的恶魔,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无法拒绝的事情。

  “不用担心古尔丹,他的邪能魔法落不到你的身上。”阿尔萨斯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藏在恶魔军团背后的兽人术士。

  被阿尔萨斯盯住后,即便是处于萨格拉斯之墓的邪能庇护,和恶魔大军的保护下,古尔丹仍然嗅到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的脚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他不认识这名突然出现的人类,但他能清楚地感知到阿尔萨斯散发出来的危险气势——这家伙是他见过最强的人类之一,哪怕那个大法师卡德加,也不一定比他更强。

  瓦里安一步重踏,整个人飞跃而起,有了阿尔萨斯的圣光祝福,他感受到体内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力量,这让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挥自己的杀戮技巧。

  萨拉迈恩在他手中几乎只能看见模糊不清的影子,瓦里安的身影在恶魔群中来回穿梭,每一剑都能击倒一只恶魔卫士。

  而恶魔们的长矛巨剑要么是被瓦里安招架躲闪,要么是被他身上闪现的圣光护盾弹开,瓦里安此时完全就是一只冲入羊群的矫健巨狼。

  不过,恶魔的数量依旧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瓦里安的神勇并未让冷血的恶魔卫士退缩,他们开始有序地尝试再次包围瓦里安,另一些恶魔则朝着阿尔萨斯围过来。

  阿尔萨斯冷哼一声,虽然他平时都手持战锤作战,但实际上,他最擅长的,还是剑技,穆拉丁传授给阿尔萨斯的战斗技巧,加上他自己的领悟和实践,他早已是人类中最年轻的武器大师。

  更别说,白银之手,以及另一个世界的瓦里安、穆拉丁等强大的联盟勇士都和阿尔萨斯切磋过,阿尔萨斯不断地取长补短,将剑技几乎演练地出神入化。

  在他手中,剑就是手臂的延伸,哪怕是挥舞着有一人高的灰烬使者,也丝毫没能减弱阿尔萨斯的灵活性,他以与瓦里安截然相反的战斗风格与恶魔们短兵相接。

  瓦里安的攻势像是凶暴的恶狼,他追求的是绝对的实用和高效,这是瓦里安在竞技场和各种生死关头磨炼出的高超武艺。

  他的每一剑都追求高效的杀伤,萨拉迈恩总是一击毙命,不给恶魔任何反击的机会。

  而阿尔萨斯的剑和锤一样,从不偏移,从不动摇,剑锋落下,要么被灰烬使者的锋刃斩断,要么被燃烧的圣光灼成灰烬。

  “七十二。”

  灰烬使者横扫而来,爆发的圣光像是迸发的烈焰,在阿尔萨斯面前清扫出了一片扇形的空地。

  数百名恶魔卫士,竟然拿阿尔萨斯和瓦里安毫无办法。

  “干掉这两个人类!”古尔丹狠狠地顿了顿自己的法杖,法杖的尖锐末端甚至刺穿了岩石地面,但他粗暴的动作恰恰展露了他的心虚。

  燃烧军团的将领还没有降临,他真的怕眼前那个拿着灰烬使者的陌生人类把这些恶魔卫士全部杀光后,再把自己也给杀掉。

  古尔丹很清楚,燃烧军团只不过是在利用自己,他不得不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否则,对于已经开启了星界传送门的燃烧军团来说,他不过是个可以随意丢弃的弃子罢了。

  阿尔萨斯一抖剑锋,洒落的圣光将脚下的又一具恶魔尸体焚烧成渣,“九十九……瓦里安,退后。”

  瓦里安不知为何,但还是逼开了身前的恶魔,向后退去。

  就在他感到疑惑的时候,一道漆黑的传送门在他身后打开,那里面仿佛连通着无尽深渊,阿尔萨斯朝瓦里安喊道,“进入传送门,快!”

  尽管这座传送门散发着极其不祥和邪恶的气息,但瓦里安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走了进去,因为这是他曾经最信任的友人的话,如果阿尔萨斯要害他,刚才根本没必要从恶魔的手中把他救下来。

  等到瓦里安撤离,阿尔萨斯看准了古尔丹的位置,背后蓦地出现了六片稍有些虚幻的光翼,光翼猛地一振,旋即破碎成粒子消散,而阿尔萨斯几乎化作了一道虚影,爆发出了古尔丹完全看不清的速度。

  可兽人术士并非毫无准备,他狞笑一声,右手上藏匿已久的邪能魔法猛地戳向阿尔萨斯的胸口,可是,那本应该轻易杀死凡人的魔法像是冲击岩石的水流一样,被阿尔萨斯的胸甲抵挡。

  震惊的古尔丹甚至没察觉到阿尔萨斯铠甲上消散的圣光和符文,他伸出的右手就被阿尔萨斯握住。

  洛丹伦的王子平静地说道,“让你也尝尝粉身碎骨的滋味吧。”

  剧烈的灼痛感从手腕上传来,金色的圣光裂痕从他被阿尔萨斯握住的地方迅速蔓延开来,古尔丹那污秽的身体和灵魂当即被这种剧痛折磨的快要发疯。

  “什么?!不!”

  不过,就在这圣光的能量蔓延到古尔丹的整只右臂上时,一道粗壮的邪能射线从传送门中射出,阿尔萨斯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古尔丹,张开圣光护盾挡住了邪能冲击,自己则借着冲击力倒飞进了传送门之中。

  “算你走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