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洛丹伦的黎明

第152章 吉安娜的担忧

洛丹伦的黎明 咸鱼不在 3268 2021-03-03 23: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洛丹伦的黎明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虽说阿尔萨斯是留在了海加尔山的顶峰,但好歹他没有再去做什么危险度极高的事情了,这位王子这次是真的在远离诺达希尔的一处营地里好好待着。

  吉安娜抱着自己的法杖,坐在篝火旁边,总算是松了口气,“你说出要留下来的时候,我实在是被吓到了,还好你没打算亲自去对付阿克蒙德。”

  “我看着像是那么鲁莽的人吗?”阿尔萨斯靠着一块岩石,正翻看着自己的圣契。

  “上一次是谁,独自带着部队前往诺森德追猎恐惧魔王的?”吉安娜没好气地看着阿尔萨斯,这位王子连自己什么时候做过危险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吗?

  阿尔萨斯闻言笑了笑,也没过多解释,玛尔加尼斯对于他来说,算不上是什么非常危险的敌人,甚至在阿尔萨斯知晓情报,并隐藏自己的力量阴了他一手后,玛尔加尼斯这样货色的恶魔,几乎是被他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

  那对于阿尔萨斯来说,根本算不上危险,和解决王国境内路边的土匪差不多,但不知道阿尔萨斯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力量的吉安娜却是为此而感到担忧。

  真要说在诺森德遇到的比较棘手的事情,也就只有取代耐奥祖了,但其实上,解决耐奥祖也并未花阿尔萨斯太多功夫,同样是因为情报上的不对等。

  耐奥祖认为他看到的表面上的洛丹伦王子就是真正的阿尔萨斯,阿尔萨斯却知道耐奥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家伙,更是对他残存不多的人性当中的弱点都一清二楚,所以说,当耐奥祖放任阿尔萨斯走到冰封王座上与其战斗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若是耐奥祖用亡灵军团阻碍阿尔萨斯的脚步,那阿尔萨斯可能真的要花点时间,才能和坐拥地理优势的耐奥组争夺天灾军团的控制权,可惜的是,耐奥祖错误地判断了局势。

  冰封王座之上,是巫妖王力量最强大的地方,但何尝又不是阿尔萨斯最容易击败耐奥祖的地方呢?

  可惜阿克蒙德不是这样能够轻易对付的角色。

  论实力,阿克蒙德在能横扫宇宙的燃烧军团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而论心性的话……阿尔萨斯可不会去期望一个迷醉于力量而自愿堕落成恶魔数万年的家伙能有什么负罪感,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带领艾瑞达加入燃烧军团的时间,可比暗夜精灵这个种族存在的时间都要长久了。

  要真要说阿克蒙德有什么弱点的话,可能就是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了,但事实就是,艾泽拉斯的所有生命,甚至包括半神在其中,能对这位艾瑞达巫师造成威胁的,可能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而且,要是真的问谁能独自杀死和驱逐阿克蒙德,阿尔萨斯还真就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那些还被埋在地下的上古之神行不行——不过,这群业务能力极差的古神比起业务效率奇高的燃烧军团来说,真的太弟弟了。

  这四个憨憨在艾泽拉斯苦心经营了不知道多久,还没把艾泽拉斯搞定,就被闻讯而来的泰坦先搞定了,你看看人家燃烧军团,不仅毁灭星球的效率奇高,甚至还把万神殿都给一锅端了。

  如果不是上古之战,某个不知名的兽人英雄飞身跳入传送门的一斧,可能艾泽拉斯现在都已经消失在宇宙之间了。

  所以说,面对燃烧军团这样超模的对手,艾泽拉斯在失去了万神殿这个唯一可能的依靠之后,能从军团的手中一次次免遭厄运,不得不说是幸运。

  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和小巧合,恰恰是艾泽拉斯能够完整的存在至今的关键。

  “对了,阿尔萨斯,在战争结束后,我们到底该怎么对待那些兽人?”吉安娜用奥术操控着篝火的火焰,在手中幻形出不同的姿态,这是玩闹的方式,同样也是法师练习操纵力的办法,“虽说他们的确对人类犯下过不可原谅的罪行,但在抗击燃烧军团时,他们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她经过了部落的营地,也看到了许多因为战斗而负伤,或者死去的兽人,在海加尔山的防御当中,虽然部落的人手不多,但他们也确实展现出了相当顽强的战斗力,拖延了恶魔的脚步很长一段时间。

  结果就是,新建立的部落再次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让吉安娜觉得十分矛盾:兽人和人类之间的仇恨近乎无法调解,但兽人却又和联盟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同样为艾泽拉斯的命运付诸努力。

  突然地变化让吉安娜有些拿不准,以后究竟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部落。

  “兽人的确为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并付出了牺牲,这点任何人都无法否认,”阿尔萨斯放下圣契,“但是,联盟和部落之间的问题并不会因此终止,这同样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我本身也从来没想过要对兽人赶尽杀绝,他们犯下了罪行,应该活着去偿还,去弥补,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毁灭了他们的种族,这样的话,人类又和喝下恶魔之血的兽人有什么区别?

  只要兽人不再做出出格的事情,那我认为,宽恕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或许我这样说能够让你觉得安心一点。”

  阿尔萨斯还不清楚吉安娜的想法吗?她无非是担心联盟会趁部落战后虚弱的时候想着除掉所有的兽人和巨魔,以绝后患;而击垮这样的部落,在吉安娜看来,和杀死手无寸铁的妇孺没有区别。

  现在的吉安娜不会对成为敌人的兽人手下留情,更不会违背联盟的利益去做被人唾弃的“背叛”行为,但是要让她的手上沾染无辜者和英雄的鲜血,却是吉安娜完全不能接受的。

  在某些人看来,也许吉安娜的思想和行为也许算的上是“圣母”了,但阿尔萨斯也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变成一个不择手段,阴险狡诈的极端人士。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吉安娜,是不是比自己更适合当一名圣骑士,毕竟如果让白银之手的人来判决,可能也会有吉安娜这样的烦恼,否则当初也不是选择把兽人关进收容所,而是早就全部处决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