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碧蓝航线之碧海扬帆

第381章 变局之战(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碧蓝航线之碧海扬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不会吧,这么快?”Z18听到这个消息后,眼睛睁得大大的。

  “可能伊维斯已经察觉到了端倪。不过无论他因什么原因决定发起进攻,这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欧根回答道。

  虽然欧根没有明说,但在场的几位都很清楚。

  大选帝侯苏醒所需的时间长短是这次作战最大的变数。由于大选帝侯会对其所在区域进行无差别进攻,铁血部队必须在其苏醒前撤离其攻击范围。

  但若撤退过于明显则可能会被伊维斯察觉到端倪,那么不可控的大选帝侯究竟会追击谁,便成了未知数。

  当然那时候欧根完全可以使用哨子让大选帝侯沉眠,但其奇兵的作用将会失去。而得知了大选帝侯所在位置的伊维斯将有足够的动力朝洛夏里发起进攻,避开大选帝侯的锋芒。

  而没有大选帝侯这座屏障,铁血不会是白鹰的对手。

  “奥丁,那么只能交给你和威尔士了。”欧根拍了拍奥丁的肩膀,“全力进攻,不许败退。不计损失,不计……”说到这里欧根咬了咬嘴唇,眼神中透出几分犹豫与挣扎。

  “牺牲。”

  ……

  这是奥丁的第四次出海。作为铁血的最新科研成果,她有着超越其他铁血战列舰的作战实力。

  但他的经验和见识却远没有欧根和威尔士丰富,甚至大概率连身旁这两个叽叽喳喳的小家伙都比不上。

  这真的是唯一的办法吗?在欧根说出自己的计划后,奥丁便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也许有只需要牺牲一个人便能够完成这一切的方法,为什么却要选择这种可能造成更大牺牲的办法?

  奥丁没有问,她知道欧根有着自己的想法。她想得总是那么全面,令人找不到一丁点儿问题,这次也一定如此,只是她不能理解罢了。

  一阵咸腥的海风吹过,打乱了她的思绪。她朝左右看了看,见Z18和Z19正在两侧为她护航。她们看起来是如此认真,就连一向挂着笑容的Z18此刻都显得颇为严肃,缺少了往日的笑容。

  “奥丁姐姐,我们真的可以吗?我们只有三个人。”Z18朝左右望了望,显得很不安。

  她的雷达告诉她距离白鹰舰队已经很接近了,随时都可能进入双方炮火的覆盖范围。而对方的战力数倍于己,一旦接触,其结果显而易见。

  “白鹰有什么动作吗?”一向严肃的奥丁不是很会安慰别人,只得用这种方式稍微分散Z18的注意力。

  “白鹰舰队似乎开始减速,看起来并不愿意与我军接触。”Z19回答道。

  “不,他们开始出现了后撤,与我军保持在濒临极限射程的位置。”Z18将自己的雷达得到的最新数据汇报给了奥丁。

  从白鹰的行动,奥丁可以看出伊维斯一定已经得到了有关大选帝侯的消息。也许他得到的消息并不完全,但却足以让他对铁血产生警惕的心理。

  既然如此……

  “保持这个距离,等待威尔士舰队抵达预定位置。”奥丁说道。

  ……

  “她们似乎没有加速的打算,一直与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列克星敦向伊维斯汇报了从尼古拉斯那里得到的情报。

  “只有这么一支舰队吗?”伊维斯追问道。

  “威尔士亲王从侧方回退,停留在了这里。”列克星敦指着海图上的一点道。

  伊维斯看了一眼,粗略地估算了一下,

  以奥丁所在舰队为圆心,到威尔士舰队的距离为半径,自己所处位置恰好位于圆环上。若这即是大选帝侯的攻击范围,那么铁血的那支敢死队本应加速前进,试图接触白鹰舰队。

  而现在对方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处于极限射程内。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铁血是在诈自己,以此争取足够的时间让另一座岛将大选帝侯带到这片战区?

  伊维斯轻敲桌面,沉重的压力让他有些犹豫。若对方真的只是在诈自己,那么自己将会错过一个歼灭铁血有生力量的绝佳机会,而一旦自己预估错误,那么后果也将十分严重,甚至让自己重蹈克里威亚的覆辙。

  如何在不牺牲舰娘的前提下把大选帝侯的位置骗出来?

  等等,欧根亲王呢?

  作为曾经的盟友,伊维斯虽然对欧根不算太了解,但出于指挥官的职业特点,他还是对其性格和行事风格有着或多或少的了解。

  因斯科,洛夏里和莫克利三岛的独特位置,加上部分塞壬的先进科技,欧根一定相当清楚斯科是很难被偷袭的。

  那么想要拖延白鹰舰队,其最佳方案便是全军震慑,适当阻截。而现在作为斯科核心的欧根却并未出现,欧根又不是一个能够看到同伴牺牲的人。这些条件加在一起让伊维斯有了判断。

  “无畏、棘鳍,你们率领约克城她们朝洛夏里进军,我们会在这里拖延住铁血的主力。”伊维斯拨通了通讯器道。

  “指挥官,您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了?”在伊维斯放下通讯器后,列克星敦将一杯热咖啡摆放在了桌上。

  伊维斯拿起了杯子,轻啜一口,浓重的苦味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再多的判断都不会比准备有用。所以我才会让企业隐藏在三个岛相连三边的垂线交点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僵持在这个位置的原因。

  “这里距离企业最近。”

  伊维斯从一开始便没有完全寄希望于自己的判断,而是将一部分寄托在了企业的身上。正如企业对自己在这场战争的定位——拦住大选帝侯。

  “您是不是在害怕?”列克星敦从伊维斯的计划看出了些许端倪。他确实很擅长做出充足的准备,但像这一次完全将自己的判断置于次要位置,而将企业这样的战力置于主要位置还是第一次。

  “怕,我当然怕。但是与克里威亚比起来,我其实并不看重自己的名誉,我害怕的是另一件事。而这件事一旦发生,对我来说将是十分致命的打击。”

  “您在害怕什么?”列克星敦不抱希望地随口问道。毕竟伊维斯已经说过太多次,但每一次问及这件事本身都会被他用各种各样的玩笑搪塞过去。

  “失去你。”这一次伊维斯没有再打哈哈,眼中带着真挚地情感看向了列克星敦。

  他这一次真的怕了。怕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