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致深爱过的你

第385章谁的心不曾柔软(大结局)

致深爱过的你 柠檬 5796 2021-03-03 23: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小佑皱着眉头,很无奈的看着她:“果冻,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你要叫我叔叔,你看,我比你大十二岁,你叫我哥哥不合适……”

  小佑耐心的跟果冻解释,而果冻,直接摆出个我不听我不听的造型。

  “果冻,不许胡闹,我跟小佑还有事情要商量!”越城故意虎着脸给小佑解围。

  果冻虽然有时很任性,也很缠着小佑,但她是个能分出轻重的孩子,听越城这样说,她乖乖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果冻走了之后,越城跟小佑在书房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越城才对小佑说:“小佑,趁果冻那小丫头不在,你快走吧。”

  越城点点头,起身开门,他刚打开门,就看见果冻坐在门口,蜷缩着腿。

  “果冻,你怎么在这里?”小佑略微有些惊讶的问。

  果冻一下子站起身,她看着小佑,兴奋说:“小佑哥哥,你是不是忙完正经事情了?是不是可以陪果冻玩了?我知道你很忙,如果你还没忙完自己的事情,那就继续忙,我可以等的……”

  似乎是怕小佑拒绝,果冻说完这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期待的看着小佑。

  其实小佑也是很喜欢果冻的,果冻小的时候,他一有时间就总会来找果冻玩,给果冻当大马骑,有谁欺负果冻了,他就带着

  可是,十二岁实在是一条很难逾越的鸿沟,两个都年轻的时候,大家可能觉得没什么。

  可等到年纪大了,一个人老了,一个人还年轻,一个人走了,另外一个还活着。

  这样的痛,不是一半人能承受的了的。正因为小佑很喜欢很喜欢果冻,所以他才害怕她以后伤心难过,害怕自己没办法跟她白头偕老,会担心,万一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万一自己先走了,果冻剩下的日子要怎么办?

  会不会捧着他的照片,还像是小时候那样无助的哭。

  不想要她悲伤,所以现在才这么决绝。可是,他又不忍心直接把话说的太狠,他担心果冻会受不了刺激,他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就是希望有一天果冻可以明白。

  小佑也在等果冻一点点的长大,等她遇到适合自己的那个人,有一个人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陪着她慢慢的变老,不会给她留下遗憾,与孤独。

  可如今,小佑算是看明白了,如果自己不下狠心把话说明白了,那果冻是不会死了这条心的。

  于是,他看着果冻说:“果冻呀,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看看你豆芽菜一样的身体,我没兴趣呀,我喜欢跟我一样大的,成熟的女人,有胸有屁股,性感妩媚的……”

  果冻被小佑突如其来的话给说蒙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小佑哥哥是不同的,可是今天她却告诉他,他喜欢大胸大屁股的女人。

  果冻长长的叹了口气,露出一脸很失望,可又斗志昂扬的表情,嘴角带着笑,冲小佑兴奋说:“小佑哥哥,从明天开始,我天天吃一个木瓜,我相信,在我持之以恒的坚持下,我也会有34D!!”

  对于果冻这个回答,越城和小佑都蒙了。

  小佑连忙说:“果冻,就算你吃出了胸和屁股,我也不会喜欢你,你懂不懂?”

  其实,刚刚果冻再说那些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强忍着眼泪了,听小佑这样说,果冻疯狂摇头说:“我不懂,我不懂!我就知道你是在骗我,你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小时候给我当大马,为什么自己不吃糖葫芦,让给我吃,为什么每次我受欺负了,你都会替我出头,为什么我生病了,你工作在忙也会跑过来看我?”

  果冻擦了把眼泪,继续说:“小佑哥,我是不会被你的拒绝吓怕的,我果冻发誓,以后的感情生活,不是在追求小佑哥,就是在去追求小佑哥的路上,我喜欢你,我不想错过你,所以就算是死缠烂打,我也要跟定你……”

  这天以后,小佑果然多了个小跟班,护着小佑,看着小佑,缠着小佑,粘着小佑。

  最后,小佑终于妥协了。

  一次偶然间,我看到果冻的日记,上面写了她从小到大的心路历程,但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如果爱一个人,就请多坚持一秒,不要轻易放弃,也许下一秒,他就会被你打动。

  果冻大学毕业后,便跟小佑结了婚,小两口很是恩爱,已经完全不用我和越城操心。

  果汁虽然还没结婚,却有了固定的男朋友,每周,她都会带男朋友回来。

  那个小男生是搞艺术的,斯斯文文的样子,很是腼腆,不过,那样子到是跟果汁很般配。

  两个孩子都得到了自己的幸福,我这个做妈妈的心里有不舍和失落,但更多的是替她们开心。

  这一天,四个孩子回来吃过晚饭后,闹闹哄哄了一个小时才走。

  我和越城手拉手散步将他们送走,回来的路上,越城故意将脚步走的很慢很慢。

  他看着我,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他说:“之之,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你是不是也该为自己的生活考虑下了?”

  我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的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就没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么?”越城看着我,眸光中的眼神,一如我们年轻时那样,满满的都是宠爱。

  我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越城,你知道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嘛?”

  “开蛋糕店鲜花店?”越城问。

  我笑着摇头:“不是的。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在教堂附近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教堂有个福利院,叫天使堂,修女和志愿者总会去那里照顾那些因为各种原因的被家人抛弃的孩子……”

  话说到这里,我仿佛回到了之前,那些年的时光,穿着黑裙子的修女,以及白裙子的志愿者,像是天使一样,穿梭在孩子群中。

  那些孩子,没有果冻果汁小时候的可爱,有的是有身体残疾的,有的智力上有问题的,可是在天使堂那样的地方,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应该得到的爱。

  “那个时候,我觉得她们好伟大,有时候也会像,如果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该有多好,我去天使堂做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可惜到最后却没有长时间的坚持下来。”

  说到这里,无苦笑一下。

  “越城,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愿望的话,我希望可以开个福利院,也许社会上有太多的人需要我帮助,一个福利院只能是杯水车薪,可是,我真的很想……”

  “我懂了。”越城打断我的话,伸手轻轻的将我搂在怀里,良久,他说:“之之,你知道我最爱你的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

  “我喜欢你那一颗不变的初心,我有个小秘密,之前一直都想找机会问你……”

  “什么秘密?”我问。

  越城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浅笑着说:“是什么秘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之之,也许我这杯子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后来,时光继续老去的时,我意外的在越城钱夹里发现了个照片。

  那个熟悉的背影,那样纯真的年代,我知道了越城的秘密,可我却一次都没说起。

  人们常说,缘分是天注定的,仔细想想,也许真的是这样。

  那天越城跟我谈过心后,便着手准备福利院的事情,我们买下来一片空地,盖了一栋小二楼。

  我们收养的主要对象,是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果冻和果汁时长也会来帮忙。

  我喜欢给孩子喂饭,洗衣服,果汁怕我累到,总是会抢着干活。

  一开始福利院只有我们几个人,没有人愿意来做义工。

  但福利院开办的两年后,有越来越多的义工来帮忙,她们会给孩子讲故事,带领他们排练话剧,带他们做游戏。

  经过十年的发展,越城为我开的这个福利院,成了北城最大规模的福利院。

  建院十周年纪念日那天,越城举办了个大型展览,展出我和孩子的照片,还有孩子们画的画,以及越城为孩子拍摄的小短片。

  这个短片是个惊喜,知道展览那天才播出,孩子们围着一个大蛋糕,异口同声的喊着易妈妈。

  听到孩子那口齿并不清晰的喊声,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越城站在我身边,紧紧的搂着我肩膀。

  曾经美好的过往,像是电影一样不停的在我和越城的脑海中回闪。

  我们坐在山顶,描绘未来的美好;我抱着他送的礼物,如获至宝的样子。

  时间的流逝,我们无力抓住,只能去回想。

  时间也是在默默的改变着周围的一切,包括你我。

  我和越城在福利院十周年庆典之后,回到曾经生活过的每个地方。

  站在海城的大街上,仿佛就能看见熟悉的人群流动。

  是真的感动,从认识到相知的过程,想得投入了甚至会笑出声。

  一切又回到当初越城写下的那行字和那些年轻孩子留恋的歌声中——就在这里分别。

  也许,当我有了外孙外孙女后,我会跟他们讲曾经的故事,属于他们祖辈特有的故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