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秘战无声

第709章:戴老板高光时刻

秘战无声 长风 6117 2021-09-28 15:26

  

  戴雨农是个不喜着装华丽的人,今天也特意换了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头发也是梳的一丝不苟。

修了面,还剃了胡子。

整个人看上年轻了不少,从见到他一开始,嘴角的笑容更是从就没有离开过。

军统局局长一般都是有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兼任的,现在的军事委员会秘书长是何耀祖,这是军统,中统也一样,局长也是有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兼任的,现任秘书长是朱嘉骅。

中统跟军统不一样的地方是,朱嘉骅对中统有巨大的影响力,身为副局长的徐泰来其实并不能完全做得了中统的主。

跟戴雨农完全不能相比,何耀祖在军统就是个挂名,没有丝毫的权力可言。

而且有关军统的事情,老头子都是直接找戴雨农的,根本不去问何耀祖。

戴雨农这个副局长才是军统真正的当家人。

军统开四一大会,身为军统局的局长,何耀祖哪怕不情愿当着工具人,也得来的。

不过,他不能抢了戴雨农的风头,不能提前来,提前来了,他是局长,就得站在队伍最前头迎接老头子。

这是官场上的规矩,这样必然就会抢了戴雨农的风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老头子一起过来。

这样既不会抢了戴雨农的风头,自己也不会丢了脸面,陪老头子一起过来,不丢人。

而戴雨农呢,则又代表军统站在迎接老头子的队伍的最前面,也成了最耀眼的一个人。

别看这个小小的细节问题,那透着官场中多少学问呢。

老头子的座驾缓缓驶入罗家湾十九号的大门,在“天下为公”的照壁前停了下来。(此为杜撰)

侍卫长乘坐的汽车必然老头子就在里面。

戴雨农快步上前,弯腰拉开了车门,一支文明棍先从里面露了出来,接着一条腿。

然后是一个身穿陆军特级上将制服的清瘦中年低头弯腰走了出来,黑面红底的大氅,腰间黑佩了一把黑色黄绶剑鞘的短剑。

这时候,欢迎的军乐队奏起了音乐,所有人都自动闭上了嘴巴,立正,行注目礼。

“校长,欢迎您莅临军统局指导!”戴雨农也是啪的一个立正,恭敬的低头说道。

“雨农有心了。”老头子心情不错,下车,四下打量了一下,又朝不远处迎接的众人看了一眼,淡淡的赞了戴雨农一声。

紧随其后,车上下来不少人,罗耀也见到了熟人,侍从室第一处处长林蔚,以及一些见过面,但没怎么说上话的人。

老头子并没有跟所有人打招呼,就是跟站在前面的几个人,稍微的寒暄了一下,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第一次四一大会,庆祝仪式内容还挺多的,首先是公祭。

在局本部的大礼堂内,布置一个灵堂的样式,主要是纪念“殉难”、“殉职”以及“殉法”的军统人员。

为团队战斗而牺牲的,为殉难。

因公积劳成疾死亡的,为殉职。

因违法纪律被处决的,为殉法。

此为“三殉”。

这三类人的名字和照片都在灵堂上呈摆出来,以供出席大会的军统人员悼念。

戴雨农在灵堂上致祭文,说到激动之处,居然当中提泪流满面,下面站着听祭文的军统特务们也是有人被感动的抽泣哭了出来。

脱去军帽,罗耀低头站在下面,感觉浑身难受,可也不敢有任何的异样,这些死亡的军统人员,我抗日打鬼子牺牲的,倒是值得敬佩,毕竟也是为国捐躯,不管他是否做过什么恶事,但国家大义上没有亏。

但有些人的死,存粹就是自己作的,还有滥竽充数的,这就有些恶心了。

违反军统家规被处死的,有没有冤枉的,当然有了,只是这些人应不应该摆出来公开纪念,这就有待商榷了。

“最高明的杀人者,要做到让被杀的人不叫痛、不叫屈,还要叫别人喊杀的好、杀的对……”

台上,戴雨农慷慨激昂的讲话还在继续,罗耀偷偷瞄了一下,居然还真有不少人听的眼圈泛红,情绪激动。

就这些,都不能算是“洗脑”的言语,居然还有人会信,或者说,大家都是戏精上身了,揣着明白装糊涂,演给别人看的。

罗耀索性也装起了鹌鹑,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沉默不言的表情。

好不容易挨过了戴雨农那又臭又长的讲话,罗耀明显听到边上不远处有人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也有人跟他一样,憋不住了。

罗耀过去,总是找借口不去每周军统的晨会,因为这个晨会实在是太难受了。

几个小时听着上面的人给你狂轰滥炸,老调重弹,就跟老和尚反复给你在耳边念咒一样。

搬去磁器口自后,就好多了,因为离的太远了,不用去了,该为自己搞。

自己搞就随意多了,又没时间限制,一个小时可以,十分钟也行,总之,越短越好。

时间多宝贵,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晨会中,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所以,在密译室的时候,罗耀规定了,不属于军统人员的可以不用参加每周一的晨会。

现在到了军技室,那是更是直接取消了晨会,没事儿一天到晚的搞这些没用的,还不如多出的时间去破译几封日军的密电呢。

戴雨农抓住这个机会,趁机给老头子表忠心,这也是能理解的,这个时候不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什么时候说?

换做是是他,这再恶心的话,也是要说的,说两句肉麻话,又不会死人,该干嘛还是得干嘛的。

不对,还是要讲原则的,罗耀在心里默默的纠正自己想法,在军统这样的政治环境内,可以这么干,对组织上可不能这么做。

警惕,自己要加强一下学习了,思想可不能滑坡。

鼓掌。

跟着再鼓掌。

还是鼓掌。

终于,戴雨农的那如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的讲话结束了,这一回,周围“如释重负”的声音更多了。

幸亏台上满面春风的戴老板听不见,不然一个个的拿出小本本记下来,以后一个个的穿小鞋儿。

压轴的,重头戏来了。

请老头子给军统局上下做训示!

罗耀还是近距离的第一次听老头子讲话,以前不是没听过,但大多数都是在广播里,声音失真不说,还有一种距离感,而且他那种带有浙江口音的官话,吐词不够清晰的话,就听不清楚。

老头子走上讲台,准备讲话之时,罗耀用眼睛余光瞄了一下,周围居然不少人都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小本本,还有钢笔。

钢笔罗耀倒是随身携带,但小本本就没有了,他没有这个记本本的习惯,一个人记忆够好了,要不要记小本本就无关紧要了。

“咋了,你木有小本本?”边上一个上校看罗耀手上空空,眼神抖了一下。

罗耀讪讪一笑。

紧接着那个上校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来,给他递了过来,眼神中充满关切:“兄弟,给你,不用谢。”

人家是好心,罗耀不好意思不接过来,伸手接过来:“谢谢了。”

“客气。”

全程都是用眼神对话,没有发出半分声音。

老头子就是过来站个台的,那准备多长的讲话稿,简单讲了一下当前形势,在夸奖了一下军统过去一年做出的功绩,然后就是勉励所有军统人员再接再厉,为党国鞠躬尽瘁。

掌声十分热烈。

接下来就是表彰集体和个人。

密译室虽然合并了,也不隶属军统了,但过去一年内给军统挣了不少的荣誉。

可以说,军统去年在抗战中的不少高光时刻都是密译室给它挣下的,老头子都夸戴雨农有远见,军统在对日情报上的贡献极大,甚至起到了左右战局的关键作用。

这可了不得,军统在情报上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这就等于抬高了军统的地位。完全将中统和军事委员会的下属的军事情报机构给比下去了。

听着老头子的夸奖,台下的戴雨农嘴巴都笑的合不拢嘴了,这样的高光时刻,以后都不见得会有了。

上午的事儿散了。

罗耀直接找到毛齐五,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他的先走一步了,军技室那边下午也有成立大会需要召开。

一天要赶两个场子,也挺累的。

罗耀早就提前报备过了,毛齐五和戴雨农都知道的,戴雨农陪着老头子在军统食堂用餐呢,他就不好意思打扰了。

“那行,你路上注意安全,晚上若是有时间,过来一起聚个餐?”

“毛座,下次吧,我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完事儿,再者说,军技室晚上也搞了一个简单的晚餐会,我要是走了,不合适。”罗耀赶紧推辞解释。

“理解,理解,下次吧。”毛齐五呵呵一笑。

“那我就先走了。”

除了毛齐五,罗耀还的跟认识的熟人打一下招呼,他今天也算是风光人物之一,不能就这么偷偷的溜走了。

“六哥,先走了……潘哥,等李孚回来了,请您和嫂子吃个饭,咱们好好聚一聚……杨处,别,我真没空,下次,下次一定赏光……”

遇到熟悉的人都打了一声招呼,罗耀总算坐上了吉普车,刚好吩咐老虎开车。

只见戴雨农的机要秘书贾金南一路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招手喊道:“罗副主任,等一下,等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