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悍妇

第502章 大结局(终)

重生悍妇 柠檬笑 44845 2021-10-06 03:3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悍妇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她皱眉道,“原来玄机在此。”

  “姐姐,怎会如此?”辛慕言皱眉道。

  “终于找到了。”洛凝璇低声道。

  “难道就在这湖中?”辛慕言惊讶道。

  “我看,这湖底必定有咱们不知道的机关。”曲锘直言道。

  “嗯。”洛凝璇也觉得是。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中的八卦镜就像是一个旋转的机关,直接从她的手中飞出,而后落入了湖中。

  转瞬间,便瞧见面前的湖面突然像是发出剧烈地震动,渐渐地,湖中央慢慢地凸起。

  在众人惊诧之时,便瞧见那中央多了一个高台。

  而那八卦镜赫然在那高台上。

  洛凝璇双眸闪过一抹冷意,而后道,“看来这处才是打开这湖底的机关。”

  “走。”曲锘已经迫不及待了。

  毕竟,如此巧夺天工的机关术,是他穷其一生也不曾有机会能够碰到的。

  而他竟然碰到了,这怎能不让他兴奋呢?

  他率先落入湖中的高台上。

  不远处的卓峰只是静静地看着。

  身后的亲卫也不敢乱动。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他看向洛凝璇的时候,双眸闪过一抹不曾有过的欣慰。

  洛凝璇并未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她只是与东方璟一同上了高台。

  她弯腰将八卦镜拿起。

  突然高台晃动,她连忙又将八卦镜放下。

  高台才稳稳当当的,再未有晃动。

  曲锘皱眉,仔细地研究起来。

  东方璟看向她,“媳妇儿,这个湖面像不像你手中的八卦镜。”

  “我看看。”洛凝璇仔细地看去,而后便瞧见了八卦镜上面那合起的玉玦所定格的方向。

  她转眸看向曲锘,“曲大哥,想来是这个方向。”

  “我看看。”曲锘看了过去,双眸闪过一抹幽暗,又看向洛凝璇道,“你确定?”

  “这匕首所指的方向便是这个。”洛凝璇又说道。

  “可这分明是死门。”曲锘看向她道。

  “死门?”东方璟眉头紧蹙,“怎会是死门呢?”

  “那便好办了。”洛凝璇又说道,“既然这处是死门,那么,相对应的便是生门。”

  “死门入,生门出。”曲锘突然反应过来,“看来,就是这了。”

  “嗯。”洛凝璇点头。

  东方璟看着这二人,一唱一和的,不知为何,心头不是滋味。

  他拽着洛凝璇的手说道,“媳妇儿。”

  “嗯?”洛凝璇一怔。

  “我随你一同进去。”东方璟说道。

  “好。”洛凝璇点头道。

  “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一起吧。”辛慕言说道。

  “嗯。”洛凝璇欣然答应道。

  曲锘随即便按照这方向,寻找入口。

  很快的,他便找到了机关。

  不过这机关有些奇怪。

  他看向洛凝璇道,“你来看看。”

  洛凝璇仔细地看去,她嘴角一勾,“怪不得呢。”

  “怎么了?”曲锘看向她说道。

  “你可看清楚了?”洛凝璇又说道。

  曲锘不解。

  反观,东方璟凑近说道,“这不是咱们去过的地方吗?”

  “嗯。”洛凝璇低声应道,“周家村,在这个方向,磨山,在这个方向,南城密林在这个方向,最后是云灵山。”

  “所以说,那处的迷障,其实都是解开这处的机关?”东方璟连忙道。

  “看来是如此。”洛凝璇深吸了口气,“我来。”

  她随即按照那几个地方的方位,而后按下了按钮。

  紧接着便听到响动,而后,面前的高台突然在原地旋转,而后,渐渐地往下沉。

  “这怎么回事?”辛慕言皱眉道。

  “先等等。”洛凝璇说道。

  “嗯。”几人应道。

  又过了一会,那高台缓缓地没入湖中,却瞧见面前的湖面像是划开了一条大道,朝着这处的方向继续往前延伸。

  洛凝璇惊讶地看着,随即便说道,“看来,这处的确是开启密道的机关。”

  “走吧。”东方璟便拽着洛凝璇继续往前。

  渐渐地,几人便随着那划开的路入了湖底。

  不远处的卓峰,并未跟上,而是静静地看着。

  “主子,不跟着吗?”身后的亲卫问道。

  “等等。”卓峰瞧着倒不像是迫切地要得到似的。

  远处,一道黑影落下。

  身旁的大韦氏看向卓峰的背影,“他为何不跟着进去?”

  “万一有去无回呢?”那黑影沉声道。

  大韦氏沉吟了片刻,“尊主所言极是。”

  “等等。”尊主低声道。

  “是。”大韦氏垂眸应道。

  洛凝璇等人便入了湖底的密道。

  辛慕言感叹与这处的机关,竟然在湖底还有这样的密道。

  曲锘又说道,“这分明便是借着这处的绿洲,做了一个密道,而后,又引用了不远处的水源,将这密道掩盖了。”

  “看着倒像是。”洛凝璇低声道。

  东方璟随即说道,“媳妇儿,这密道内当真有朝夕国的秘密?”

  “嗯。”洛凝璇看着手中的地图,“事到如今,倒也由不得咱们退缩。”

  东方璟抬眸看向前头,而后道,“那便继续吧。”

  “为何卓峰没有进来?”洛暖突然开口。

  “不知道。”洛凝璇在想,他的目的不是这个吗?

  为何他反倒没有跟着?

  东方璟嘴角一撇,“管那么多做什么?难保不是坐收渔翁之利。”

  “也许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洛凝璇慢悠悠道。

  “媳妇儿说的对。”东方璟浅笑道。

  洛凝璇这才说道,“继续吧。”

  几人便也不耽搁,继续往前。

  不过刚走了不过一刻钟,面前便又多了一道门。

  洛凝璇瞧着面前的门上面印着八卦。

  曲锘上前,开始转动。

  可是听着那机关转动的声响,他又看向洛凝璇道,“怪了,方位不对。”

  洛凝璇走上前去,低头瞧了一眼手中的八卦镜,而后摸了摸那上面的机关按钮,随即便将手中的八卦镜放了上去。

  曲锘再次地旋转,面前的石门便打开了。

  几人又继续往前。

  洛凝璇生怕里头有什么暗器,不过,竟然畅通无阻。

  墨素心低声道,“怪了,这地方为何没有任何的机关暗器呢?”

  “想来是反其道而行了。”曲锘说道。

  “这是何意?”墨素心问道。

  “即便找到了那高台,可是想要入内,必定是要找到正确的打开之法,若有人从生门入了呢?”曲锘说道,“这处便是死门,定然会有暗器。”

  “对了。”墨素心当即便明白了,“咱们是从死门入的,正好避开了那些。”

  “不错。”曲锘继续往前,“看来,咱们还要走一段路。”

  “嗯。”洛凝璇低头看着,走过第九道石门的时候,面前再次地无路可走了。

  洛凝璇皱眉,看向面前的墙壁,“怎么回事?”

  “看来这处便是生门。”曲锘看向洛凝璇道。

  “可是,咱们走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现。”洛凝璇瞧着那地图,“不可能,想来是另有玄机。”

  “媳妇儿,你仔细地看看。”东方璟看向洛凝璇。

  洛凝璇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而后便将她原先在云国在秦家,只有秦家家主能有的那半张地图拿了出来。

  这才发现,那半张地图竟然能够与这块地图合并在一处。

  她惊叹道,“果然如此。”

  “那咱们这是?”东方璟仔细地看去。

  “从另一侧走。”洛凝璇按照地图上所指引的,从另一侧找到了机关,而后打开,继续往前。

  这处,他们又走了九道门。

  面前依旧是无路可走了。

  “这兜兜转转的,到底怎么回事?”辛慕言难免有些焦虑。

  毕竟这里是湖底,渐渐地他们也有些呼吸困难。

  洛凝璇看着,低声道,“继续往前。”

  “咱们现在在何处?”辛慕言凑近看着地图。

  洛凝璇手指着方位,而后说道,“看来,这个也是按照八卦所走的。”

  “走吧。”曲锘反倒有了眉目。

  洛凝璇点头,几人便继续往前。

  如此又继续往前,继续走了九道门。

  辛慕言觉得脚步虚浮,喘不过气。

  如今除了岳麒,曲锘,洛凝璇与东方璟之外,其与的人都有些体力不支。

  洛凝璇见此,又说道,“像不像当初咱们前去周家村后山的迷障那样的感觉?”

  “幻象。”辛慕言弯腰说道。

  “嗯。”洛凝璇点头道,“倘若你们不成,便在原地等我们。”

  “不成。”辛慕言摇头,“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可能让你自己去呢?”

  “那好。”洛凝璇点头道,“一起。”

  “嗯。”辛慕言调息内力,让自己尽量地能够呼吸顺畅。

  几人也都如此。

  “还真是有趣。”曲锘笑着说道。

  洛凝璇低声道,“九九八十一道门。”

  “我的天。”洛暖忍不住地惊叹。

  洛凝璇低声道,“所以,倘若从生门入内,只会步入死门,倘若误入了设置的机关暗器,便只能死在这里了。”

  “果然如此。”曲锘说道。

  当打开最后一道门之后,面前的景象,反倒让众人惊叹了。

  洛凝璇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与焰国洛家,母亲院子内的密道如出一辙。

  她走上前去,面前也有一个空洞。

  “媳妇儿,你说这里到底有什么?”东方璟问道。

  “我不知道。”洛凝璇摇头。

  而此时,突然闪过一个人。

  当洛凝璇看清楚之后,惊讶道,“师父。”

  “徐大夫?”东方璟也定睛一瞧,并不惊讶。

  洛凝璇连忙上前,便看见徐大夫突然停了下来。

  “莫要上前。”徐大夫看向她说道。

  “师父,你怎会在这?”洛凝璇显得有些激动。

  不过当看向他笑吟吟地看向自己,不知为何,她又由着片刻地怔愣。

  “你终于找到了这里。”徐大夫转身,便朝着那空洞前去。

  而洛凝璇也要紧随其后,反倒被徐大夫拦住了。

  “你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徐大夫问道。

  “嗯。”洛凝璇点头。

  徐大夫指了指不远处放着的几案,上面摆放着的东西。

  “上回,你在你母亲院子内的密道中也发现了这个,如今你放上去。”徐大夫看向她道。

  洛凝璇转身,便将那八卦镜放在了上面。

  紧接着,面前突然闪过一道明光。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便瞧见面前的空洞突然散去,渐渐地瞧见了一个犹如幻境的东西。

  而幻境那处,有一个女子正冲着她笑。

  那女子身着红衣,面带笑容。

  当看见她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明媚。

  徐大夫激动地上前,“我终于找到你了。”

  “母亲。”洛凝璇不知为何,突然脱口而出。

  辛慕言惊讶不已,当看清楚之后,也忍不住地开口。

  “她便是洛翎?”岳麒忍不住道。

  “嗯。”洛凝璇红着眼眶,缓缓地上前。

  “不要过来。”那幻境中的洛翎连忙阻止道。

  她又看向面前的徐大夫,温声道,“还是被你找到了。”

  “幸好,我终于找到了。”徐大夫面带温柔。

  洛凝璇一怔,走上前去,“师父,你……”

  “我才是真正地辛辞修。”徐大夫看向她道。

  “什么?”辛慕言惊讶不已。

  徐大夫却负手而立,冷冷地看向他。

  辛慕言顿时认了出来,“父亲。”

  徐大夫勾唇一笑,“傻孩子,我做这么多,一则是为了保住你们的性命,二则,便是要找到你们的母亲。”

  “母亲这是?”洛凝璇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是父亲?”

  “嗯。”徐大夫点头,“我才是你们的父亲,这些年来,你们受苦了。”

  洛凝璇抿唇不语,她早该想到的。

  即便她当时有了这样的猜想,可终究还是不敢相信。

  如今徐大夫出现了,不,真正的安邦王,辛辞修出现了,可她依旧不敢相信。

  “秦城?”洛凝璇低声道。

  “我是辛辞修,却也是大召国被孟霆夺了皇位的皇子,只可惜,到最后,我还是没有保住太后。”徐大夫看向洛凝璇说道,“你们的母亲,是为了你们才会如此。”

  “朝夕国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辛慕言又问道。

  “便是这个。”徐大夫看向面前的洛翎,激动不已。

  洛凝璇看了过去,低声道,“这是……”

  “当年,你母亲找到了这里,才知道,真正的朝夕国的秘密,不过是诅咒。”徐大夫嗤笑道,“一个对找朝夕国有企图之心,对洛家的诅咒。”

  “这是何意?”辛慕言连忙问道。

  “那便是……”徐大夫又说道,“当年,朝夕国据说拥有能够改变天命的神石,可是,这神石只有女子才能够拥有,故而,朝夕国一直以女子为尊,故而,才会有世代只有女子才能继承家主的规矩。”

  “后来呢?”洛凝璇低声道。

  “后来,朝夕国违背了天命,洛家的男子,便是你外祖母那一代,她的皇兄想要登上朝夕国的皇位,竟然与大召皇室勾结,攻破了朝夕国的皇城。”

  徐大夫叹口气,“你外祖母带着你母亲奋力抵抗,到最后,却还是不敌,这才利用朝夕国的秘密,将朝夕国彻底地封存了。”

  “封存?”洛凝璇不解。

  “便是封存到了百年之前。”徐大夫又说道,“故而,这才有了朝夕国没了百年的传闻,其实,真正的朝夕国一直存在。”

  “什么?”洛凝璇惊讶不已。

  “只要冲破这层幻境,你便能看到。”徐大夫看向她道。

  “可是……”洛凝璇皱眉道,“为何外祖母与母亲都活不过二十八岁?”

  “因朝夕国被封存在这里,她们想要延续朝夕国,便只能牺牲自己。”徐大夫说道。

  “所以……她们呢?”洛凝璇又问道。

  “你仔细看。”徐大夫让洛凝璇看了过去。

  洛凝璇透过那幻境看见了那当初看到的繁华的景象,还有那红衣女子与那少年的模样。

  可是转瞬间,又看见了那鲜血遍地的画面。

  洛凝璇知晓,这些不过是幻象。

  与其说,朝夕国被封存,不如说,是将朝夕国的记忆封存在了这幻境之中。

  而她的母亲,便是用自己的性命将这些封存了起来。

  所以,才会有了这些。

  “那么,朝夕国与卓家的契约呢?”洛凝璇看向他道。

  徐大夫盯着她,“我要去陪你母亲了,剩下的便靠你了。”

  “什么?”洛凝璇一怔,“如此说来,我终究也活不过二十八岁?”

  “我一直等到现在,便是想要破解这诅咒,可笑的是,我至今都无法破解。”徐大夫说道,“你若想要摆脱,便要将这些记忆都打破,可是,你难道真的要如此做?倘若如此做了,那么,朝夕国便不存在,所谓的朝夕国的秘密,便也永久地消失。”

  “所以说,到头来,那些人所追逐的也不过是个梦幻罢了。”洛凝璇嗤笑道。

  “不错。”徐大夫淡淡道,“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

  徐大夫又看向洛凝璇道,“我等的太久了,你们都长大了,我也能安心地离去。”

  “可是姐姐……”辛慕言又看向徐大夫道,“该怎么办?”

  “我说了,想要破解,便要破除。”徐大夫看向她道,“等我与你母亲团聚之后,你便将这里彻底地封存。”

  “封存?”洛凝璇睁大双眼,“如何封存?”

  “你看……”徐大夫手指着那几案,在洛凝璇回头的时候,徐大夫突然直接闯入了那幻境中。

  转瞬间,便没了踪影,而洛凝璇再看去的时候,徐大夫已然与洛翎站在了一起。

  洛凝璇这才明白,这一刻,才是师父想要的。

  不,是父亲等了这多么年,所等到的。

  那么,她呢?

  倘若真的破除了,那么,这里便彻底地毁了,朝夕国便真的不复存在了。

  洛凝璇敛眸,转眸行至书案前,看着那书案上摆放着的一本书卷。

  她拿起之后,仔细地看完,又看着面前的幻境。

  辛慕言神伤地跪在地上。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这一切到最后,竟然是为了要与母亲团聚。

  东方璟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那幻境。

  曲锘走上前去,伸手要碰触,可是,轻轻一碰,便觉得像是要被什么东西吸走,他连忙向后退,不再上前。

  “当真是奇妙。”曲锘忍不住地感叹道。

  洛凝璇看过之后,深吸了好几口气。

  她走上前去,看着面前的幻境。

  那幻境中的洛翎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个地方,只有洛家的人才能找到,所以,三年之后,看你的选择。”洛翎看向她说道。

  洛凝璇敛眸,而后看向他们道,“走吧。”

  “就这样走了?”岳麒看向洛凝璇道。

  “若你也想留在这。”洛凝璇沉声道。

  “好,好。”岳麒摆手,“不曾想到,费了这么大的劲,到最后,竟然是如此。”

  洛凝璇内心沉重,弯腰看向辛慕言,“走吧。”

  “嗯。”辛慕言缓缓地起身,与洛凝璇一同离去。

  “姐姐,外头还有不少人盯着呢。”他说道。

  “放心吧,这个地方,是不会再有人来的。”洛凝璇低声道。

  辛慕言狐疑地看向她。

  洛凝璇勾唇浅笑,“将这处毁了,不就成了?”

  辛慕言一怔,看向她,“你当真要毁了?”

  “嗯。”洛凝璇点头,“如此,父亲与母亲便能够永远地在一起。”

  “所以……”辛慕言皱眉,“从最开始,母亲便将咱们安排好了,而后,父亲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为了朝夕国的延续,而牺牲了自己,而他却寻不到这个地方?”

  “嗯。”洛凝璇点头。

  “所以说,我们的这些年……其实一直都是父亲安排的?”辛慕言突然笑了。

  洛凝璇抬眸看向远处,一言不发。

  待几人离开这,到了高台处。

  洛凝璇看向他们,“你们先到岸上去。”

  “好。”几人应道,便径自到了湖边。

  洛凝璇则是将面前的八卦镜按在了高台的机关处,用力一动,面前的高台随之震动,而后碎裂了。

  紧接着,洛凝璇纵身一跃,跳入湖中。

  一声巨响,湖面掀起无数的大浪。

  洛凝璇游上了岸边。

  东方璟连忙将自己的外袍披在她的身上。

  “媳妇儿,没事吧?”东方璟担忧地看向她。

  洛凝璇摇头,“走吧。”

  “嗯。”东方璟带着她先去了前头的客栈。

  几人相对无言。

  远远地便看见卓峰并未离开。

  洛凝璇换好衣裳,走出了客栈。

  卓峰上前,看着她,“契约,开个条件吧。”

  洛凝璇突然笑了,“你如今都坐上了那龙椅,何必担心那契约呢?”

  “毁了。”卓峰淡淡道。

  洛凝璇盯着他,前世的他,当真有几分地真心呢?

  为何,她越发地看不透他了?

  洛凝璇向后退了几步,低声道,“朝夕国的秘密,只有我知道,所以……只有我活着,卓家便不会有事。”

  “好。”卓峰应道,便转身离去。

  洛凝璇一怔,又突然莞尔一笑。

  她转身,便见东方璟委屈巴巴地看向她。

  洛凝璇行至他的面前,“殿下,明日动身回去,该好好准备咱们的大婚了。”

  “嗯?”东方璟一愣,不可思议地看向她。

  洛凝璇握紧他的手,“怎么?不想成亲?”

  “媳妇儿,何必等明日呢?现在咱们便走。”东方璟高兴地欢呼雀跃。

  客栈内的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他们跟着前去,朝夕国的秘密,他们看似清楚,可,到底最后如何破除,又或者是这也不过是个幌子,怕是只有洛凝璇自己清楚了。

  不过,走了这么一遭,到最后,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旁人早已算计好的。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这乃是徐大夫精心策划的。

  东方璟凑近道,“不过那个尊主是不是该收拾收拾了?”

  “好啊。”洛凝璇轻笑道,“等咱们回去。”

  “媳妇儿,那我这就收拾收拾,咱们动身吧。”东方璟当真是等不及了。

  洛凝璇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欢快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浅浅地笑容。

  曲锘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旁,“你压根没有毁掉。”

  “何以见得呢?”洛凝璇低声道。

  “你不过是将入口封住了。”曲锘摇头道,“至于另一个入口,怕是只有你清楚。”

  “三年的时间足够了。”洛凝璇低声道,“还请曲大哥替我保密才是。”

  “哎。”曲锘重重地叹气,“若他知道了,怕是会随你说而去。”

  “所以,我要努力。”洛凝璇低声道,“你看,师父……父亲不就是因为我们,才会……等到了这个时候,我必定不会让我的孩子们再重蹈覆辙,到时候,我会彻底地将这里毁了。”

  曲锘定定地看着她,“你……”

  “我以为我可以改变,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徒劳,也许,这便是我的宿命吧。”

  洛凝璇以为重生之后,她可以逆天改命,不曾想到,到最后,也不过是如此。

  她庆幸自己重生之后能够遇上东方璟,最起码,在知道真相之后,她能够有时间与他相守不是?

  洛凝璇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不远处,大韦氏瞧着卓峰便这样走了,她低声道,“尊主,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走吧。”尊主低声应道。

  “是。”大韦氏敛眸,便随着尊主离去。

  洛凝璇很快地离开这里,而显国那,卓峰已经退兵,显然不想再有所争执。

  可是,在洛凝璇看来,这也不过是暂时的罢了。

  至于卓峰到底要做什么,洛凝璇如今也不愿意去想。

  她只想好好地准备大婚,风风光光地嫁给东方璟。

  东方璟自然高兴,他握紧洛凝璇的手,脸上堆满了笑容。

  即便蒙着面纱,也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眉眼间的笑容。

  洛暖等人见此,也只是无奈地摇头。

  这朝夕国的秘密,便就此画上句话。

  至于是什么,怕是也只有洛凝璇自个清楚了。

  洛凝璇径自回了焰国。

  洛老夫人见她回来,也只是笑着说道,“可是要准备大婚之事了?”

  “还请祖母做主。”洛凝璇朝着她恭敬地行礼。

  “好,好。”洛老夫人笑着点头。

  洛凝璇便回了自个的院子。

  因先前大婚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如今也只能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洛凝璇收到了东方凫送来的帖子。

  她看着那帖子,沉吟了片刻,便去了。

  东方凫……应当是曾经的袁锦年,她看向他道,“这皇位……怕是非你莫属了。”

  “还有一些障碍没有清除。”东方凫慢悠悠道,“不过奇怪的是,卓峰竟然收兵了,难道他也要修身养息?”

  “孟宇轩难道不想……推翻?”洛凝璇笑吟吟道。

  “他如今只想做个逍遥人。”东方凫最是清楚不过了。

  洛凝璇浅笑道,“如此也好。”

  “不过,我也要该恭喜你。”东方凫看向她道,“弟妹。”

  “大皇兄。”洛凝璇回礼道。

  “不曾想到,最后竟然是如此。”东方凫低声道,“师父他得偿所愿了吧?”

  “你知道?”洛凝璇看向东方凫道。

  “原先不知道,可后头也猜到了一二。”东方凫又说道,“可是,那个背后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我知道是谁了。”洛凝璇说道。

  “你知道?”东方凫眨了眨眼,“你打算如何?”

  “先成亲。”洛凝璇轻声道,“如今没有什么比成亲更重要的了。”

  “好。”东方凫是衷心祝福的。

  洛凝璇轻笑道,“到时候,大皇兄也该露脸了。”

  “不急。”东方凫说道,“还不到时候。”

  “嗯?”洛凝璇挑眉,“怎么?你还想看戏?”

  “这不是挺好?”东方凫低声道,“眼下,一切看似已经结束,实则不过是那背后之人的开始罢了。”

  “你说的不错。”洛凝璇低声道,“所以,我也该准备准备。”

  “好。”东方凫说道,“你我还是师兄妹。”

  “木头呢?”洛凝璇又说道。

  “他……”东方凫低声道,“他定然会守住云国,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趁。”

  “卓峰,我也不知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洛凝璇说道。

  “如今我也看不懂了。”东方凫直言道,“不过,还是等你们大婚吧。”

  “嗯。”洛凝璇浅笑着应道。

  东方凫凑近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当真将那地方毁掉了?”

  “毁掉了。”洛凝璇肯定道。

  “我怎么觉得……”东方凫皱眉道,“不踏实。”

  “有何不踏实的?”洛凝璇低声道,“我如今这样,也不像是有事之人。”

  “罢了。”东方凫摆手道,“一切等你二十八岁之后再说。”

  “原来你也相信这个。”洛凝璇取笑道。

  “这可是师父叮嘱的。”东方凫无奈道,“我不得不听从。”

  “好。”洛凝璇欣然应道,“多谢。”

  “这个给你。”东方凫说着,便将一个锦盒递给她。

  洛凝璇接过,“师父给你的?”

  “是师父让我给你的。”东方凫说道。

  “哦。”洛凝璇笑着接过,便转身走了。

  东方凫目送着她离去。

  “出来吧。”东方凫淡淡道。

  屏风后走出一人,不是旁人,乃是端木阙。

  他缓缓地坐下,“我是不是太胆小了?”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怕见她。”东方凫取笑道。

  “我……”端木阙无奈道,“毕竟,我骗了她。”

  “何必呢?”东方凫洒脱道,“这也是为了她好,你是想要留下来观礼,还是回去?”

  “罢了。”端木阙摆手道,“我见不得她成亲,我还是走了。”

  东方凫便知晓他会如此,摆手道,“不送。”

  端木阙便也不逗留,起身离去。

  外头,马车内。

  当端木阙策马离去。

  马车内的洛凝璇掀开车帘看了一眼,才放下。

  “大小姐,当真不见?”知棋问道。

  “他既然不愿意,我又何必勉强呢?”洛凝璇浅笑道。

  “大小姐,大婚的事儿都准备好了,皇上那也下旨了,订了大婚的日子,便是下月初九。”知棋说道,“这下子,不会再有意外了。”

  “不会。”洛凝璇低声道,“回去准备吧。”

  “是。”知棋垂眸应道。

  等洛凝璇回去之后,岳绮梦已经在等她了。

  洛凝璇上前说道,“表妹。”

  “表姐,我特意在等你呢。”岳绮梦笑着说道。

  “嗯。”洛凝璇走上前去,上下打量着她,“表妹瞧着气色不错。”

  “表姐,恭喜恭喜。”岳绮梦连忙道喜。

  “多谢。”洛凝璇看向她,又说道,“这婚期已经定下了,到时候,表妹可要替我忙活了。”

  “表姐放心吧。”岳绮梦自然是欢喜的。

  洛凝璇与岳绮梦叙旧了好一会子,辛慕言前来,便带着她走了。

  东方璟这几日都在忙着大婚的事儿。

  而且,按照习俗,在大婚之前,是不能再见面的。

  而东方璟担心这次又要落空,故而,越发地小心谨慎了。

  自然是不敢再来。

  洛凝璇倒也乐得清静。

  这一日,她坐在窗边绣花。

  东方薇渃笑吟吟地站在她的身旁。

  “皇嫂。”东方薇渃笑吟吟道。

  “你与二表哥的婚事是不是也快了?”洛凝璇笑着问道。

  “快了。”东方薇渃反倒不害羞,而是高兴道,“等皇兄与皇嫂成亲之后,父皇便下旨赐婚。”

  “嗯。”洛凝璇点头应道。

  “对了,大皇兄那处,突然没了动静。”东方薇渃道。

  “他怕是在等一个机会。”洛凝璇说道。

  “等什么机会?”东方薇渃皱眉道,“如今难道不是大势已去吗?”

  “等着吧。”洛凝璇轻笑道,“这个时候,也要等着才是。”

  “嗯。”东方薇渃反倒觉得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转眼,便到了初九,洛凝璇大婚的这一日。

  历经十年,洛凝璇与东方璟成了三次亲,到最后都以各种原因阻拦。

  这一次,洛凝璇清楚,不论如何,她都要与东方璟成亲。

  故而,天未亮,洛凝璇便已经坐在了梳妆台前。

  知棋与知茉激动地一整夜都没有睡,如今正在一旁忙着。

  而洛大夫人已经在外头张罗起来。

  岳绮梦等人也都过来,在一旁准备着。

  洛凝璇则是端坐在,梳妆的婆子一面梳头,一面讨好彩头。

  直等到梳妆妥当之后,她穿着的并非是那身朝夕国的嫁衣,而是第一次,端木衢给她准备的那一身。

  从最开始,不论是东方璟还是孟璟玄,在她看来,他都是最初的端木衢。

  故而,洛凝璇盖上喜帕之后,听着外头的吹奏声响起。

  洛凝璇只等着被搀扶着去了厅堂内。

  她拜别了洛府的长辈。

  想着朝夕国密道下,在幻境内的师父与母亲,不知为何,这一刻,她反倒思绪万千。

  她想起前世嫁给沐峰的情形来,看似风光,实则冷清。

  这一世,她嫁给了东方璟,更是比前世风光百倍,却也热闹百倍。

  洛老夫人眼眶泛红,待她当真是极好的。

  哪怕,她与洛老夫人相处时日短,可是在洛老夫人的心中,洛凝璇便是她的亲孙女。

  洛凝璇被辛慕言背着出了洛府,坐上了八抬大轿。

  她坐在轿子内,外头骑着高头大马的东方璟,一身喜袍,戴着面纱,却难掩风华。

  十里红妆也不及这一刻。

  待轿子落下,洛凝璇从轿内出来,东方璟则牵着她入了喜堂。

  这是安王府。

  是的,曾经的安王府,如今又再次地回来了。

  而今时不同往日,却也是洛凝璇最期盼的。

  她小心地入内,感受到身旁的人浑身散发着的喜悦之情,还有正堂上端坐着的皇上与皇后,洛凝璇也是感慨万千。

  皇上与皇后看向面前的这一对,也是千万感动。

  这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

  毕竟,这些年来的隐忍与筹谋,为的便是这一刻。

  二人拜堂之后,洛凝璇便被送去了新房。

  东方璟站在一旁,一旁的喜婆说着吉祥话,而二人便依着照做。

  待东方璟挑起喜帕,对上洛凝璇那弯起的双眸,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这一刻,洛凝璇满目的惊艳。

  她没有想到,脱去面纱的东方璟,竟然长得如此俊美。

  这样的美,当真会祸国。

  这也难怪,他会戴着面纱。

  东方璟有些紧张地看向她,“媳妇儿,是不是觉得我太……”

  “很好。”洛凝璇凑近道,“美极了,竟然比我还妖艳。”

  “媳妇儿……”东方璟嘟着嘴,可怜兮兮地看向她。

  洛凝璇只觉得这神情与这张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她难以想象,他戴上面纱之后,与现在的他能够是同一个人。

  可,就如此复杂而又坦诚的他,便这样站在自己面前。

  洛凝璇握紧他的手,主动地献上一吻。

  东方璟弯腰,轻轻地回应。

  二人便如此旁若无人地……

  一旁的喜婆见此,连忙笑着退下。

  连带着伺候的都走了。

  东方璟横抱着洛凝璇坐在圆桌前,二人一同饮罢合卺酒,她便被他轻柔地抱入了红帐内……

  翌日。

  洛凝璇醒来之后,已然是晌午。

  她愣了愣,连忙起身,却又觉得浑身酸痛。

  “王妃……”知棋已经改了口。

  知茉也上前道,“王妃醒了?”

  “嗯。”洛凝璇一怔,嘴角扬起,应道。

  她下了床榻,被扶着去了屏风后。

  待沐浴之后,洛凝璇这才行至梳妆台前。

  不知为何,她看着铜镜内的自己,反倒明艳动人了许多。

  雪白的颈项上的印记清晰可见。

  知棋与知茉在一旁轻笑着。

  洛凝璇白了二人一眼,“怎么?现在学会取笑我了?”

  “王妃,奴婢不敢。”知茉与知棋连忙道。

  “是不是要入宫请安?”洛凝璇问道。

  “三日后。”知棋回道。

  “恭喜王妃如愿以偿。”知茉笑着说道。

  洛凝璇叹气道,“赏。”

  “多谢王妃。”知茉连忙福身谢恩。

  知棋连忙也道喜。

  洛凝璇大方地赏。

  东方璟正好从外头回来。

  在外人的时候,他是戴着面纱的。

  只有在洛凝璇面前,他才会揭开。

  故而,除了洛凝璇之外,无人再见过他的模样。

  当然,皇后与皇上除外。

  知棋与知茉已经退在外头。

  东方璟上前便将她抱入怀中,二人耳鬓厮磨了一会。

  洛凝璇满面绯红,盯着他,“不出去吗?”

  “出去做什么?”东方璟轻声道,“媳妇儿陪着我便好。”

  “嗯。”洛凝璇靠在他怀中。

  东方璟勾起她滑落的一缕青丝,轻声道,“媳妇儿,你是不是在等着看戏?”

  “你不是也是?”洛凝璇挑眉道。

  “我哪有?”东方璟否认道。

  “嗯?”洛凝璇脸色一沉。

  “嘿嘿。”东方璟连忙蹭了蹭洛凝璇的颈项,“我最爱热闹。”

  洛凝璇无奈了地摇头,“时候不早了,咱们也不能总这样。”

  “这样挺好。”东方璟嘟囔道,“媳妇儿,我可是一直盼望着这一日呢,若不这样抱着你,我以为是在做梦呢。”

  “好,好。”洛凝璇只能依着他。

  他这张脸,当真无人能抵挡得了。

  整整三日,东方璟与洛凝璇待在安王府内,不见外人,只他二人。

  直等到三日后,东方璟与洛凝璇一同入宫。

  皇上与皇后笑吟吟地看着二人。

  而东方璟又说道,“父皇,何时立太子?”

  “反正不是你就是了。”皇上没好气道。

  东方璟一听,顿时乐了,“就是,儿臣也没那个本事啊。”

  “哎。”皇上只能叹气。

  洛凝璇只在一旁敛去笑意。

  而此时的大皇子府。

  郑欢看向东方麟道,“这九皇子被册封为安王,显然,是不愿意争这皇位,可皇上似乎也不想让殿下继位。”

  东方麟敛眸道,“我想,他应当另有了人选。”

  “那殿下?”郑欢看向他。

  东方麟冷笑一声,“我想搏一搏。”

  “好。”郑欢欣然答应。

  东方麟看向她,“明知会失败,你也要陪我?”

  “我早说过,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你。”郑欢看向他道,“我生来本就是个笑话,我从来都是身不由己,可,只有这一件事儿,我想做我自己。”

  “你……”东方麟将她揽入怀中,“也许,我该放手。”

  “什么?”郑欢一怔,看向他。

  “我放手。”东方麟盯着她道,“趁着我还没有动摇之前,我带你远离这里。”

  “真的?”郑欢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可好?”东方麟问道。

  “好。”郑欢高兴地应道。

  东方麟随即说道,“那我准备准备,三日之后,我带你离开。”

  “好。”郑欢又惊又喜。

  东方麟便转身离去。

  郑欢在他离开之后,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她身旁的宫婢道,“大皇子妃,大皇子这是?”

  “你只管按照他吩咐的准备就是。”郑欢说道。

  “是。”宫婢垂眸应道。

  这厢。

  洛凝璇与东方璟一同出宫之后,便去了洛府。

  辛慕言也在等她。

  “姐姐,你何时回云国?”辛慕言问道。

  “嗯?”洛凝璇看向他,“是了,兄长那还在等我。”

  “就是。”辛慕言说道,“我也想去看看。”

  “那过些时日便去。”洛凝璇算了算,怎么也要等到这处一切平稳之后。

  东方璟上前,“媳妇儿,这热闹怕是要来了。”

  “嗯?”洛凝璇端着茶盏,随即又放下,“看来,他要动手了。”

  “看样子是。”东方璟说道。

  “那便等着吧。”洛凝璇笑着说道。

  东方璟便坐在洛凝璇的跟前,从她的手中端过茶盏,抿了一口,这才放下,又拿了一块糕点,继续吃着。

  辛慕言瞧着他这一套娴熟的动作,暗自摇头。

  也不知晓姐姐看上了他什么?

  就知晓装疯卖傻,卖乖贪吃。

  洛凝璇反倒宠溺地看着他,不忘又加了一碟糕点。

  东方璟美滋滋的吃着,倒也不在乎辛慕言嫌弃的眼神。

  三日后。

  郑欢准备妥当,东方麟带着她离开了京城。

  一路往西走,待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他看向她道,“你先走,我还有些事儿需要处理。”

  “要多久?”郑欢握紧他的手问道。

  “半日便能成。”东方麟说道。

  “好。”郑欢点头应道。

  “你在这个地方等我就是。”东方麟将前去的地方告诉她。

  郑欢也欣然应道。

  东方麟轻轻地抱着她,在她的耳旁柔声道,“乖乖地等我回来。”

  “好。”郑欢笑着应道。

  东方麟这才策马离去。

  郑欢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紧紧地攥着那书信,“走。”

  “是。”马车便朝着西边的方向奔驰。

  东方麟停在不远处,目送着那马车离去,这才骑马赶回京城。

  待到了大皇子府,他行至大殿内,看着面前的亲卫,低声道,“可的准备妥当?”

  “殿下放心。”亲卫恭敬地应道,“一切准备妥当。”

  “嗯。”东方麟点头道,“明日便能有眉目了。”

  “是。”亲卫随即便退了下去。

  而此时,皇后正要歇息。

  一道黑影闪过,皇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便也并未在意。

  只是等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那黑影站在了她的面前,将她打晕,从密道带了出去。

  皇上得知皇后失踪,龙颜大怒。

  即便如此,却也不能声张。

  “皇上,大殿下在外头候着,说是知晓皇后娘娘的下落。”皇上一旁的总管道。

  “让他进来。”皇上沉声道。

  “是。”总管应道,便亲自去宣了。

  东方麟入内,朝着皇上恭敬地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

  “皇后在何处?”皇上沉声道。

  “母后很安全。”东方麟直言道,“不过,端看父皇更看重什么了?”

  “朕知道了。”皇上冷笑道,“你难道是要弑君?”

  “儿臣不敢。”东方麟连忙道。

  “说吧。”皇上缓缓地坐下,“如何才能放了皇后?”

  “还请皇上禅位。”东方麟直言道。

  “即便朕让位了,你确定你能顺利登上这皇位?”皇上反问道。

  “还请父皇成全。”东方麟连忙道。

  “好。”皇上嗤笑一声,“朕便成全你,来人,将这忤逆之子拿下。”

  “是。”外头的禁卫军应道,便冲了进来。

  “难道父皇不担心母后的安危?”东方麟仰头反问道。

  “你母后压根……”皇上还未说完,便瞧见有人带着皇后进来。

  “我看谁敢动。”郑欢的手捏着皇后的颈项,慢悠悠地上前。

  “你……”东方麟惊讶地看向她。

  郑欢脸色一沉,而后看向面前的皇上道,“臣媳学武不精,这稍微一用力,母后怕是要给臣媳陪葬了。”

  “你……”皇上双眸一沉,“你敢。”

  “那端看皇上了。”郑欢挟持着皇后,缓缓地靠近东方麟。

  皇上眯着眸子,对上皇后淡然的眼神。

  郑欢用力地捏了一下皇后的颈项,皇后眉头一皱。

  皇上连忙抬手,“好,朕答应禅位。”

  皇后冲着他要摇头。

  可是,郑欢的武功本就不错,她这一捏,是恰到好处的,皇后根本无法动弹。

  东方麟护在她的跟前。

  皇上转身,便行至书案前,写下了禅位遗召,而后盖了玉玺,便丢给了东方麟。

  东方麟拿过,仔细地看过,而后收起,“多谢父皇成全。”

  皇上嗤笑一声,而后便说道,“还不放了你母后。”

  “待儿臣登基之后,自然会放了母后。”东方麟说罢,便转身要走。

  只是他还未出去,便见东方璟已经在等着他了。

  东方麟看向他道,“九皇弟这是?”

  “大皇兄,你这是何苦呢?”东方璟看着皇后颈项上的指印,那漆黑的眸子射出一抹弑杀的冷意。

  郑欢自然也感受到了这凌厉的眼神,可她更加地坚定,万不能放开皇后。

  她又用力地一捏,“还请安王退下。”

  “你者又何必?”洛凝璇突然出现,看向郑欢道。

  郑欢嗤笑道,“倘若是你,该如何?”

  她低声道,“明明,我才是江家的女儿,可是到最后,却被送去了秦家,成了一颗棋子。”

  洛凝璇知晓郑欢心里的怨恨,可即便如此,如今她也逃不开这悲惨的命运。

  毕竟,一步错步步错。

  可是,在郑欢看来,能够跟东方麟死在一起,那便是对她最好的成全。

  哪怕是拼死一搏呢?

  郑欢不后悔。

  最起码,这是她为自己而活了。

  东方麟脸色一沉,“让开。”

  东方璟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就在转瞬间,东方璟已经出手,出手之快,这让东方麟毫无招架之力。

  郑欢见此,连忙捏紧皇后的颈项,“再动一下,我便不客气了。”

  皇后的脸色惨白,可她依旧面不改色。

  东方璟的动作明显停顿了。

  东方麟见此,却突然发力,直接抬脚,朝着东方璟胸口踹去。

  洛凝璇见状,连忙侧身挡在了东方璟的面前,却在转瞬间,手中的银针朝着郑欢的手腕射去。

  郑欢手腕一麻,却再难捏住皇后的颈项。

  而东方璟趁机,直接将洛凝璇护在身后,而后抬脚拦住了东方麟的这一脚。

  这下子,二人便对打在了一处。

  东方麟自然是占了下风。

  洛凝璇连忙转身,朝着郑欢前去。

  知茉与知棋上前,直接将皇后护住。

  皇上连忙冲了过来,将皇后揽入怀中。

  皇后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看向东方璟与东方麟。

  她皱眉,“我……无碍。”

  皇上重重地叹气,“这是他咎由自取,你何必呢?”

  “总归,我与他母子一场。”皇后幽幽地说道。

  郑欢被洛凝璇直接踹倒在地,因她的手腕被银针刺中,如今已然动弹不得。

  她愤恨地看向洛凝璇。

  而东方麟见郑欢被制服,他怒意上涌,倒也不管不顾。

  东方璟冷声道,“敢伤害母后,找死。”

  这个时候,东方麟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素日瞧着病弱的九皇子,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功,当真是深藏不露。

  东方麟招架不住,便瞧着东方璟拔过一旁禁卫军腰间的佩刀,直接朝着他刺了过来。

  东方麟自知逃不过,便连连向后退,可是,东方璟步步紧逼,压根没有给他任何的退路。

  他便眼睁睁地看着那佩刀朝着他刺了过来。

  “啊。”一声尖叫,鲜血四溅。

  “不要。”东方麟看着挡在他面前的郑欢,那佩刀直接刺入了她的胸口。

  东方璟一怔,拔出佩刀,而后便行至皇后的身旁。

  “母后,儿臣瞧瞧。”东方璟担忧地道。

  皇后却看向东方麟那处。

  东方麟抱着郑欢,“你……为何要回来?”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用意?”郑欢抬手捧着他的脸,“好好活下去。”

  东方麟不住地摇头,看着郑欢含笑地合起双眼,他突然放声大笑。

  “啊!”东方麟仰天大叫。

  皇后见状,只是不住地叹气。

  洛凝璇看向他如此,而后看向东方璟,“他已经疯了。”

  “哼。”东方璟冷哼一声,“活该。”

  洛凝璇知晓东方璟的心情,便说道,“还请父皇与母后回寝宫,这处,便让安王处理吧。”

  “嗯。”皇上便扶着皇后走了。

  皇后回了寝宫,看向皇上道,“将他圈禁了就是。”

  “好。”皇上知晓皇后是于心不忍的,便答应了。

  而宫中的这一场风波也并未传出去,只是说大皇子妃突然暴毙,大皇子因忧思过重,得了失心疯。

  而二皇子也被册封为了容王,东方奇是欣然接受了。

  半年之后,皇上将东方凫册封为了太子。

  此举,显然是满朝哗然。

  可是,众人也不敢有异议,毕竟,安清王世子,亲自带着显国回了焰国。

  这下子,众人才知晓,原来显国的王,便是东方凫。

  而此时的洛凝璇,肚子已经显怀,正靠在美人榻上。

  东方璟在一旁给她捏着肩膀,还不忘端茶倒水。

  不远处,洛暖瞧着,羡慕不已。

  墨毓凡看向她道,“这个可是你羡慕不来的。”

  洛暖嘴角一撇,“你说,为何我这肚子还没有动静?”

  “随缘。”墨毓凡倒也不着急。

  “哎。”洛暖无奈地叹气。

  东方璟高兴地等待着洛凝璇临盆。

  如今的大召变成了轩国。

  此时的卓峰正在勤政殿内。

  他看过密函,只是静静地收起,而后继续批阅奏折。

  辛紫苏被册封为了皇后,这也是卓峰答应许诺给她的。

  毕竟,良王妃,便是后来的安邦王妃是辛紫苏亲自手刃的。

  那日,良王妃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将匕首刺入自己的胸口,直等到她从震惊到释然,而后含笑而死,辛紫苏只是这样冷漠地看着。

  如今的辛紫苏也有了身孕。

  她扶着腰身,一脸幸福地走在宫中。

  待到了勤政殿外,太监总管禀报之后,她缓缓入内。

  卓峰将事情都解决了,抬眸看向她,“不好好养着,过来做什么?”

  “皇上已经两日不曾去臣妾那了。”辛紫苏柔声道。

  “这几日政务繁忙。”卓峰直言道,“朕正准备过去。”

  “这倒是巧了。”辛紫苏温声道,“臣妾听闻,安王妃也有了身孕,与臣妾相差不到几日。”

  “是吗?”卓峰看向她的,“皇后只管安心养胎就是。”

  “是。”辛紫苏垂眸应道。

  她为了卓峰,不惜手刃了自己的母亲,她怎么可能允许他心里还有旁人?

  季家。

  孟锦芫并未回来,而是随着洛凝璇一同去了焰国,已然生了一个女儿,便安心地待在那了。

  而季烆,此时,正看着面前的大韦氏。

  “如今这种形势,尊主那,断然翻不出什么风浪。”季烆直言道。

  “所以,你是尊主最后的希望。”大韦氏看向季烆道。

  季烆笑了笑,“我可不敢。”

  他说罢,“从最开始,他便没有胜算。”

  大韦氏脸色一沉,“你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季烆转身道,“我什么也做不了。”

  大韦氏见季烆如此,便气得转身离去。

  季烆坐在椅子上,从怀中拿出密函,看了又看,嘴角勾起浅笑。

  “只要你们母女平安便好。”

  半年后。

  东方璟焦急地在门外徘徊。

  知茉与知棋进进出出。

  “怎么还没有生?”东方璟来回踱步,探头看着。

  “王爷,您可不能进去。”知棋见东方璟按捺不住要进去,连忙阻止。

  “媳妇儿怎么样了?”东方璟扬声道,“倘若太累,便不要生了。”

  “这是能不能便不生的?”皇后在一旁无奈道。

  东方璟皱眉道,“可是媳妇儿多疼啊。”

  皇后低声道,“你只管在外头等着就是了。”

  “都等了一整日了。”东方璟委屈巴巴道,“媳妇儿怎么样了?”

  “哎。”皇后只能扶额望天。

  东方璟一直在外头不住地嘟囔,或者是焦躁地要往里头冲。

  直等到里头传来洛凝璇的低吼声,东方璟才安静下来。

  直等到一道洪亮的哭声响彻天际,稳婆连忙唤道,“生了生了。”

  “我能进去了吗?”东方璟说着,便直接冲进去了。

  “恭喜王爷,是位小世子。”稳婆道。

  “媳妇儿,累不累?”东方璟直接越过孩子,冲着床榻而去。

  洛凝璇已经没了力气,却也是强撑着看他一眼。

  “这……”稳婆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了。

  知茉连忙让奶娘过来,抱着小世子出去见皇后了。

  皇后看着,高兴道,“这孩子瞧着便可爱。”

  “长得像个女孩儿。”东方薇渃凑上前道。

  “王爷不看看咱们的孩子?”屋内,洛凝璇轻声道。

  “媳妇儿最重要,儿子是讨债的。”东方璟说罢,连忙紧张地看向洛凝璇。

  洛凝璇嘴角扬起,“王爷,孩子还没起名字呢。”

  “不妨事,父皇会赐名的。”东方璟担忧道,“媳妇儿,是不是很累?要不要歇息会?”

  “好。”洛凝璇点头应道。

  当日,皇上便下旨赐名,一个“乐”字。

  两年后……

  洛凝璇正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

  远处,一个小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待踏进屋内,行至洛凝璇的跟前,拽着她的衣袖,“母亲。”

  “乐儿,怎么浑身都是泥?”洛凝璇瞧着东方乐身上沾染的泥土,一面给他脱了外衣,一面问道。

  “揍。”东方乐挥舞着手道。

  “嗯?”洛凝璇一怔。

  便听见外头传来怒吼声。

  “东方乐,你个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东方乐连忙泪眼汪汪地看向洛凝璇,“哇”地一声便哭了起来。

  洛凝璇皱着眉头,连忙将东方乐抱在怀中,抬眸便看见东方璟怒气冲冲地进来。

  “王爷这是怎么了?”洛凝璇看向他。

  “哼。”东方璟瞧着东方乐哭的撕心裂肺的,他直接卷起衣袖,便要将东方乐从洛凝璇怀中拎过去。

  洛凝璇脸色一沉,看向他,“王爷,这是要做什么?”

  “媳妇儿,他太混账了。”东方璟对上洛凝璇的眼神,顿时软了下来,委屈巴巴道,“他竟然将我好不容易存的栗子糕全吃了。”

  “不就是个栗子糕嘛,王爷……”洛凝璇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可话说一半,才反应过来。

  “吃了多少?”她又看向东方璟道。

  “你说他这么点大,竟然吃了三块。”东方璟越想越生气,又要卷起衣袖,朝着东方乐抓过去。

  洛凝璇冷冷地看向他,“王爷也说了,这么小,吃三块,也不知会不会吃坏了,我得赶紧给他瞧瞧。”

  “媳妇儿,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吗?”东方璟听洛凝璇如此说,顿时哭唧唧道,“媳妇儿,我要将他给丢了。”

  “王爷若再说这些,我便生气了。”洛凝璇冷冷道。

  “哼。”东方璟委屈地努嘴,“他简直是来讨债的。”

  他说罢,便又忍不住地要伸手。

  东方乐直接仰头嚎啕大哭。

  “啊。”东方璟气的仰天大叫。

  洛凝璇好笑地看着这父子两,而后便给东方乐吃了山楂丸,揉了揉小肚子,才让知茉抱着去睡觉了。

  东方璟这才松了口气,看向她,“媳妇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洛凝璇看着远处,“王爷,过两日,你不是要陪着太子去狩猎?”

  “嗯。”东方璟凑近她道,“媳妇儿,你若不去,我便不去了。”

  “王爷还是去吧,我打算带着乐儿一同前去,不过要准备准备。”洛凝璇说道,“王爷先去可好?”

  “好吧。”东方璟虽然不情愿,可还是答应了。

  洛凝璇忍不住地捏了捏他的脸颊,“王爷最好了。”

  东方璟将她抱入怀中,“反正,你休想甩开我。”

  “不会。”洛凝璇笑着回道。

  “那便好。”东方璟这才松了口气。

  三日后。

  东方璟骑着马随着东方凫前往西山狩猎。

  洛凝璇目送着他离开,又看向知茉道,“将世子送去皇后那。”

  “是。”知茉垂眸应道。

  知棋看向她道,“王妃,您这是要?”

  “我出趟远门。”洛凝璇看向知棋道,“世子与王爷,便交给你们了。”

  “王妃……”知棋与知茉哪里有不知道的。

  二人跪在她的面前。

  洛凝璇低声道,“王爷可不好哄骗,我得先赶在他回来之前,赶紧走。”

  洛凝璇显然一早便安顿好了,早早地,趁着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独自离去。

  待她穿过沙漠到了面前的湖前,却看见一人正在等她。

  “我说过,你休想甩开我。”东方璟一袭红衣,露出那本就俊美无双的容颜,咬牙切齿看向洛凝璇道。

  “好。”洛凝璇笑吟吟地站在他的面前,应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