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名门婚宠

第三百九十八章 托付

名门婚宠 柠檬 6675 2021-09-28 15: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名门婚宠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贺之樟的眼睛出了问题,季南堇也没心思过生日了,拉着人偷偷溜了,上车之后才给萧俊一打电话。

  寿星跑了,生日宴却还要继续,贺晗留下来帮忙,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把人全部送走。

  而这时候季南堇和贺之樟已经回到金色兰庭,贺伯亲自出门迎接,并送上一束鲜花和礼物。

  “少夫人,生日快乐。”

  “谢谢贺伯。”

  季南堇抱着花,贺之樟帮她拿着礼物,刚走进客厅,就发现什么地方不对。

  家里多了两个陌生人,金头发那个看着有点眼熟。

  “贺之樟,那不是在加拿大给你看病的医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季南堇认出了金医生。

  “堇,好久不见。”

  金医生显然也记得季南堇,上来就要给她一个拥抱,被贺之樟冷眼一扫,停在一步之外。

  “我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抱歉没有准备礼物,我只有这个可以给你。”

  没有准备礼物的金医生,拿出了他最喜欢的手工巧克力。

  见季南堇收下巧克力,金医生开心的向她介绍,“这是我的助理玛雅,我们会跟贺先生一起留在这里,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季南堇提取到重要信息,“爷爷来了?”

  见女孩儿四下张望,金医生主动告知贺老爷子的去向,“贺先生第一次来这里,比较好奇,四处逛逛。”

  季南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扒着贺之樟的胳膊说:“贺之樟你听见没有?爷爷来了!”

  “嗯。”

  “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该不会是早就知道了吧!贺之樟,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老爷子先斩后奏,落地了才打电话通知他,贺之樟也就比她早知道几个小时。

  正说着话,参观结束的贺老爷子拄着拐杖下楼了,视线扫过面无表情的孙子,停在孙媳妇身上。

  “堇丫头。”

  “爷爷!”

  季南堇跑过去抱住老人家,“爷爷,你来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你啊!”

  “听阿樟说你去外地交流,生日都差点没赶回来,有时间去接我?”

  “哎呀,你要是早说我可以不去的嘛!”

  季南堇很有老人缘,挽着贺老爷子的胳膊撒娇,“您老人家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都怪阿樟不告诉我。”

  “对,怪他!”

  贺老爷子卖起孙子来一点不含糊,被季南堇搀扶着在沙发上坐下来,“我不来看你,你也不想着去看看我老人家。”

  “我要上课嘛!”季南堇不背这个锅,“本来我和阿樟说好暑假去看你的。”

  “是吗?”贺老爷子半信半疑的看向贺之樟。

  贺之樟点点头,“她确实说过。”

  贺老爷子这回高兴了,大手一挥,“东西呢?拿来。”

  金医生闻言递上一个文件袋,贺老爷子把东西交到季南堇手里,“爷爷给你的生日礼物。”

  摸着还挺厚,季南堇狐疑的打开文件袋,里面居然是一份全英文的文件。

  这点词汇量难不倒学霸,季南堇念出声,“HZ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

  季南堇惊讶极了,就在不久前,她刚收到慧灵珠宝的股份,现在贺之樟的爷爷居然也要送她股份。

  HZ可不比慧灵珠宝,这个品牌是贺老爷子为妻子创立的,为了符合妻子的品味,一开始走的就是高端奢侈品路线。

  贺老爷子一早就看中了这块儿市场,这些年发展的一直很不错,总市值超过一千亿欧。

  当初贺家三兄妹成年后,贺老爷子分别给了他们百分之十的股份,他们的妻子丈夫和孩子,分别得到百分之五的股份,剩下的都在贺老爷子自己手里。

  为了防止股份外流,贺家人结婚前会签一份协议,一旦离婚,外姓人的股份会以市价收回。

  季南堇跟贺之樟属于私定终身,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份协议,但贺老爷子还是给了HZ的股份。

  不是百分之五,是百分之十。

  这么大一份礼,季南堇哪敢收,把协议还给贺老爷子,“爷爷,这个我不能要。”

  这是第二次送人股份被拒绝,贺老爷子不高兴了,“怎么?嫌贺家的钱不干净?”

  “不是不是,爷爷你别误会。”季南堇连忙摆手,可这个真的太贵重了,她不敢要也不能要。

  “贺之樟,你快帮我跟爷爷说说。”季南堇向老公求助。

  贺之樟不怎么走心的来了句,“东西你拿回去,我老婆我自己养。”

  这话简直火上浇油,贺老爷子气的直翻白眼,什么叫你老婆自己养,我还没死呢就急着划清界限。

  当年贺淮澜去世,他手里的股份本该收回,贺老爷子心疼他们孤儿寡母,就做主把股份转给贺之樟,谁知这小子居然不要。

  贺老爷子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根本没打算回来继承贺家的产业,就想趁自己还活着,给他安排好后路。

  他手里的那些股份,等他死后会按比例分给所有子孙,给季南堇的这百分之十,是当年二子贺淮澜的,自然不能算在内。

  偏偏这丫头跟他那个孙子一样,有好处都不占,傻的没边。

  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被这么一气就开始喘粗气,金医生连忙上前检查。

  “我没事。”

  贺老爷子拒绝让医生检查,他记得一楼有个会客室,对季南堇说:“丫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季南堇看看贺之樟,见他没反对,就扶着老人家去了会客室。

  会客室的门关上,季南堇羞愧的转向贺老爷子,“爷爷,对不起啊!您坐了这么久飞机肯定很累,我还惹您生气。”

  贺老爷子摇摇头,在她的搀扶下坐下来,“爷爷知道你和阿樟都是好孩子。”

  季南堇更羞愧了,“爷爷,您要是送我别的我肯定就拿着了,可这个真的不合适,要不你还是给贺之樟吧!”

  “他要是肯要我还费这劲?”

  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让季南堇有些意外,“贺之樟也不要?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阿澜那小子惹的祸。”贺老爷子跺着拐杖骂。

  印象中贺之樟跟家人的关系很差,这是季南堇第一次从贺家人口中,听到他爸爸的事。

  “我这个儿子从小就不爱说话,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可能是我们对他的关心不够,他什么都不跟我们说,瞒着我和他妈一个人跑回国内上大学,结果学没上完,倒是弄出个儿子。

  这个混账东西,要不是因为他,阿樟也不会……”

  也不会怎样贺老爷子没说,但季南堇觉得,这位澜少爷对儿子肯定不怎么样,不然怎么一次也没听贺之樟提过。

  “阿堇啊!”

  贺老爷子没有再说贺淮澜的事,拍着季南堇的手背说:“爷爷这辈子没有亏欠,唯独放心不下阿樟,这小子从小就倔,在外面受了欺负也不说,小时候跟着他爸妈吃了不少苦,我是真心疼啊……”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人疼,贺之樟就是那种没人疼的,季南堇听的泪眼汪汪,恨不得抱着她家贺总大哭一场。

  “爷爷你别难过,贺之樟有我了,以后我疼她。”

  “好孩子。”

  贺老爷子很欣慰,“我老了,很多事力不从心,把公司交给老大父子,也是想着能多活几年,有我在,至少他还有个家,就担心自己哪天闭了眼,丢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现在好了,我们家阿樟娶了媳妇,我也能安心了。”

  “爷爷,你别这么说。”季南堇忙道,“阿樟需要你,你一定要长命百岁。”

  贺老爷子听完哈哈大笑,笑完又开始感伤。

  “说起来我这个父亲当的还真失败,年轻那会儿忙着你奶奶和公司的事,忽略了几个孩子,你奶奶又是个偏心眼儿,一双眼睛就只盯着大儿子,另外两个心里难免有些落差,老二就是这样走了歪路。”

  “我一直想补偿阿樟,可他不肯回来,现在家业基本上都交到老大手里,毕竟只是叔侄,我活着的时候还好说,就怕我前脚入土,后脚就有人欺负我孙子。”

  “你那个婆婆自视甚高,心里装着全世界,唯独装不下自己的儿子,我是不指望她,我把阿澜的股份给你,也是想让你帮我好好照顾阿樟,以后我走了,能护着他的就只有你了丫头。”

  “爷爷……”

  季南堇哭得鼻子都红了,怎么觉得她家贺总这么可怜啊!

  “爷爷就只有这么一个心愿,你能答应我吗?”贺老爷子问。

  季南堇用力点头,“爷爷你放心,以后有我在,绝不会让别人欺负贺之樟的。”

  “好好,爷爷就把他交给你了。”

  “嗯!”

  因为贺老爷子的一番话,季南堇接受了贺淮澜的股份,不是为她自己,是为了贺之樟。

  这一刻,季南堇暗暗发誓,她要变得更强大,才能保护心爱的人。

  进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出来的时候哭得眼睛都肿了,贺之樟眉头皱得老高。

  “你跟她说什么了?”

  “你个臭小子,怎么跟爷爷说话呢!”

  贺老爷子举着拐杖就要敲,季南堇连忙去拦,“爷爷!”

  见她一心护着贺之樟,贺老爷子心情大好,也就不跟孙子一般见识了,对一旁看热闹的贺伯说:“时间还早,去你房里下两盘?”

  贺伯微微躬身,领着人回自己房间下棋去了。

  金医生和助手被安排到另外一栋楼休息,人一走,客厅里就只剩下季南堇和贺之樟。

  不等贺之樟开口询问,季南堇用力抱住他,“别说话,让我抱抱你,一会儿就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