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战神王爷的小医妃

第三百一十六章 关于称帝(1)

  

  许知舟就这么站在云梓玥面前,脑子中有点儿乱乱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道,

“方小姐可能已经不在盛京了。”

“二哥哥要是开窍了,方冉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这件事,容后再说吧。”

云梓玥,“……”

算了算了,二哥哥的心思她算是猜不透了,难不成古人都这么矜持?这也不对啊,看看大哥,喜欢的还是男子呢,这不也勇敢的追到手了?

……

几个人在院子里寒暄了一阵就进了屋子了,

大人们有事情要商量,两个小宝贝也聪明着呢,并没有缠着他们,而是自己下去玩儿了。

云梓玥十分的欣慰,以前单身的时候在路上看到熊孩子的时候就在想,自己以后一定不会结婚,不然身边多了熊孩子,她怕是老的更快,

但是没想到自己生了孩子之后反而不这样觉得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宝宝让生活更加的有趣了,虽然调皮了一点儿但都很懂事。

看着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下去了,几个大人也开始商议事情了。

“王爷,现下南陵和北狄都已经被我们占领,但是两个国家之中仍然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这些人在暗处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说是诺大的国家没有君主早晚是要出乱子的……”

许知舟坐在左面第二个位置,许知陌的身边,将近日收集到的消息都一一上报,别的消息可以暂时先压一压再说,但是这件事却是不能再拖了,

在座的人都知道墨锦尧不愿意称帝,但是现下只有他是民心所向,只有他称了帝,才能堵住天下的悠悠众口。

墨锦尧坐在上首,手中把玩着桌上的瓷杯,似乎是有些感叹,语气却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

“五年了啊,也是时候了。”

“……”

正厅内坐着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夜珀!”

“属下在。”

“叫周予安来见我。”

墨锦尧将手中的瓷杯放在了桌上,发出了一声不算大的清脆响声。

夜珀退下去之后只剩下了屋内的几个人,外面都是把手的侍卫,谁也不知道几个人说了什么。

墨锦尧和云梓玥带着两个小宝贝回府的时候周予安已经候了很长的时间了。

周予安现在早就不是临江城的太守了,这些年在盛京监国,身上的气势也变了不少,但是在见到墨锦尧和云梓玥的时候还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一点儿逾矩。

“拜见王爷,王妃。”

周予安在看到两个人身影的时候就弯腰行礼。

墨锦尧摆手,坐在了王府正厅的上首,

“坐吧。”

“谢王爷。”

周予安又是行了一礼,这才坐下,身板挺直。

“朝中局势现下如何?”

“回王爷,这几年朝中不断涌现了一批新鲜的血液,这些人自是不必说了,但是朝中的老臣现在都在明里暗里的暗示,暗示……”

说到这里,周予安顿了一下,摸不准墨锦尧的心思,在斟酌着怎么说。

但是墨锦尧却是替他把他没说完的话说完了。

“你是想说朝中现在有人在上书请求新帝登基了吧?”

“王爷英明。”

周予安心下一惊,他就知道,王爷和王妃这些年虽然从来都没有过问过朝中的事情,但是一定是对朝中的事情了如指掌的,现在看来果然是如此。

不过在心惊至于又在心里庆幸,庆幸自己这些年都是兢兢业业,没有什么歪心思,

当初有些想多了的大臣还跟他说过什么称帝的事情,这简直是荒谬,他可不想成为另一个墨文漓。

更何况他自问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不管是监国还是做临江城的太守,于他而言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接着工作而已。

墨锦尧看了他一眼,当然没有错过他眼中的神色了,这人是他亲自选的,

“你可有什么看法?”

“一切全凭王爷决断。”

言下之意我就是个小小的打工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本王想听听你的想法,但说无妨,不会怪罪你的。”

“那,王爷恕在下无礼了。”

周予安向墨锦尧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

“王爷,这自古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现在各国来朝,天圣若是久没有皇帝,将来势必会出乱子的,这一点臣与各位老臣的想法一样,另一方面,您是民心所归,您若是称帝,不但能堵住天下的悠悠众口,于国家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周予安说完了话就静默的站在一旁,不抬头看墨锦尧,只是站着。

正厅内半天都没有声音,周予安猜不出来这位摄政王爷是在想什么,也不敢猜。

半晌,墨锦尧才道,

“你也觉得本王该称帝?”

这话问的周予安直接出了冷汗了,摸不准墨锦尧到底是怎么想的,一时之间也理解了伴君如伴虎这意思了。

这些年这位王爷都不过问朝中的事情,周予安倒是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甚至想当初自己若是不去说什么,现在在临江城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小小的太守也挺好的。

“王爷……”

“算了,本王知道了,你回去吧。”

墨锦尧忽然的转变虽然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总算是结束了,周予安暗自松了一口气,起身告退了。

等到只剩下了墨锦尧和云梓玥的时候,墨锦尧站起了身,走到了云梓玥身边蹲下了,

头就这么枕在云梓玥的腿上,一只手握着云梓玥的手,与刚刚的人判若两人。

云梓玥微微一笑,没说话而是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玥儿,本王不想做这个皇帝,一点儿也不想。”

“王爷,我都知道。”

云梓玥的声音轻轻的,并没有像是其他人一样说什么。

外面的人都说了他称帝的利弊,墨锦尧自己心里也知道,她要是也这么说,那可真是让人烦死了。

女孩的手轻轻柔柔的,墨锦尧轻轻的磕上了眼眸,

“玥儿,这就是宿命吗……”

宿命……

还真是……

前些年灵曦子刚到天圣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他说它有帝王之气,墨锦尧自然是不信的,哥哥已经称帝了,说他有帝王气难不成他还造反不成?

但是时至今日,墨锦尧不得不相信了几分,自己这师父还真是算准了,只是天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什么预兆呢?

“锦尧,我永远都在你身后支持你,不管你做什么选择。”

“玥儿,有你真好。”

在正厅内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正在不远处扒着房门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都没说话,而是扒着门框偷偷的看着,一个脸上带着笑,一个脸上一脸的柠檬精的样子。

“爹爹和娘亲真好,我以后也要找一个像是爹爹一样的夫君!”

“娘亲真好,爹爹都这么大了,还枕在娘亲的腿上,幼稚!”

墨锦尧,“……”

别以为他真的没发现两个小鬼,还是女儿有眼光,这臭小子说的什么话,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仔细想想,他似乎已经两个月没有训练他了,这小子是又皮痒了。

果然,已经快是秋日的午后,

此时阳光正好,微风拂面,王府内的院子内却传来了一声声的哀嚎,声音稚嫩,却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往里一看,墨沐梵小小的一坨正在太阳下面扎马步,手中还提着两桶水。

而站在他身边的男人手中拿着一个半米长的竹板,在墨沐梵面前来回晃着,时不时给他矫正一下姿势。

“臭小子,坚持不了就跟你爹说。”

“我可以!”

墨沐梵提着两个水桶扎着标准的马步,汗水已经顺着脸滑落,砸到了衣服上,小小的男孩子已经是小脸儿通红了,但是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墨锦尧心里倒是有些欣慰,他小时候经历过的是他现在经历的好几倍,这样的强度已经是很弱了。

不过他能坚持下来倒是也不错了。

但是墨锦尧心里想的是一个样,说出口的时候却是另外一番话了,

“看看这粉雕玉琢的小脸儿,还是得好好锻炼。”

墨沐梵,“……”

他虽然只有五岁多了一点儿的年纪,但是他也不是什么也不懂的,这个年纪的孩子脸都是这样的吧?说的像是臭爹爹小时候不是这样似的。

但是这些话墨沐梵也只敢想想却不敢说出来,他要是说出来了,就臭爹爹这性格,绝对会把他累趴的。

他觉得自己还小,还是不要蚍蜉撼大树了。

墨锦尧来回走了两圈,看着墨沐梵小胳膊小腿儿的,但是坚持下来了,心里十分的满意,走到一旁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了。

墨锦尧心情好了也就愿意多说话了,

“小子,知道你爹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吗?”

“哭……”鼻子。

墨沐梵刚想说哭鼻子,但是觉得自己不能作死,这话硬生生的在说出口之前咽了回去,改口道,

“不知道。”

“……”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这个臭小子,还是女儿可爱。

“算了,今天本王高兴,就跟你讲讲吧。”

“哦。”

“本王在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已经能打趴……”

墨锦尧坐在那里,开始讲自己以前的故事。

这些故事墨沐梵从来都没有听爹爹说过,本来刚开始还觉得都是五六岁的年纪,顶多就是偷偷鸟蛋什么的,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

但是听着听着,墨沐梵不由得瞪大的眼睛,眼中都是不可思议。

男孩子天生就有慕强的心里,以前只觉得爹爹是因为比他大了太多岁这才会这么强大的,但是现在当爹爹将他在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爹爹这么厉害。

“小子,想什么呢!”

墨锦尧说完看墨沐梵没什么反应,这才张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墨沐梵回过了神,到底是小孩子,下意识的道,

“爹爹好厉害。”

“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墨沐梵,“……”

完了,一不小心将心里想的说出口了,爹爹是不是骄傲了。

……

云梓玥回府的时候就觉得府内的气氛似乎异常的有些融洽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觉得有些诡异呢?

觉得有些说不上诡异的云梓玥走到了教武场的时候就看到墨锦尧和墨沐梵这两个傲娇到不行的一大一小正凑到一处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呢。

两个人都坐在教武场边上的石头上,墨锦尧抵着头,墨沐梵时不时的还发出几声赞赏的笑。

云梓玥觉得好奇,上前一看就看到了墨锦尧的手中正拿着一本兵书,两个人都聚精会神的看兵书,似乎是真的没有发现云梓玥的到来。

“……”

这难道是她眼花了,这不是兵书吗?看兵书有什么好笑的?

“咳……”

云梓玥手握拳咳了一声,一只手背在身后,假装道,

“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听到这话的一对父子顿时收起了嘴角的笑意,同时站起了身,看向了云梓玥,他们都没发现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这么融洽了呢?”

“娘亲,爹爹以前真的很厉害吗?”

云梓玥望着墨沐梵求知的眼神,

“……嗯,你爹以前很厉害的。”

这实在是有些为难她了,墨锦尧小时候她一点儿也没有参与,至于关于他的故事,都是从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或者是带着他的老人说的。

但是云梓玥觉得在墨沐梵的心里树立一个高大的形象是十分必要的。

嗯,以前有本育儿书上面就是这么写的。

反而是墨锦尧,在听到云梓玥这话的时候,眼中的笑意加深,眼底还有些妖异的红色的眼眸一时之间更加好看了。

云梓玥没忍住咽了一口口水,这男人……真是……

“那……”

还想问什么的墨沐梵被墨锦尧打断了。

“好了,爹爹答应你的事情一定说话算话,今天就到这里吧,去,跟你妹妹玩儿以去吧。”

墨沐梵一双眼睛提溜一转,在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之间流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