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第94章 丹符器阵(求推荐 求收藏)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戈也很帅 4986 2021-06-11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仙道!

  亦或是修仙了道!

  修仙成神,这是一个自古以来便深深根植于所有生于华夏之人思想中既明确却也模糊的概念,而这……

  同样也代表着一条古往今来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之途!

  自上古三皇五帝时期遗留的神话故事,再到先秦时期所流传的炼气士,然后到近两千多年来各式各样仙人神佛、山精鬼怪的轶事趣谈。

  所谓仙神之流在华夏已经不仅只是一种概念,而是一种代表了华夏大多数人的信仰与传统。

  “原始对天地伟力的崇拜,逐渐衍生至今,最终形成了一种传统,在世界各地皆是如此,而我……”

  缓缓垂下头颅,陈泽嘴角微翘,笑道:“如今所要做的,便是逐渐将这些化为真实,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世界的变化。”

  低声自语之时,他心中无波无澜,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所做这一切的目的何在。

  话音落下后,陈泽侧首瞧了一眼远处树下盘坐闭目的郝婵,紧随着身形一晃,整个人迅速飞离昆仑秘境。

  …………

  时光一晃,悄然间又是一月时间过去……

  待陈泽回到昆仑秘境时,生命之树下打坐静修的郝婵便已感应到,第一时间来到他身前。

  陈泽迎上她双眸,自然知道她所欲何求,张口问道:“准备好了吗?”

  “嗯。”郝婵点头轻应。

  “那你去将材料取来,日中之时我便助你开炉……嗯?”

  陈泽话说到一半忽然中断,双眼略显诧异的在她身上一扫,问道:“小婵,你取了一根肋骨作为辅材?”

  “嗯。”

  郝婵点头,回道:“炼器亦是炼自身,以我体内肋骨为辅材应该会更与我心神相通,而我这肋骨只需一月有余便能再次生长出来,无伤大雅。”

  “你自觉无事便好……”

  陈泽没有多说,道:“你先回去提取材料,待会儿直接到炼器大殿找我。”

  说完,他便转身往不远处宫殿楼宇走去,而郝婵看了他一阵,随即朝向另一侧而去。

  数个小时后,将近日上中天之时……

  偏殿之中,郝婵闭目盘坐于鼎炉一侧,身前摆放着一根晶莹如玉般的人骨以及十数块拳头大小、绽放淡淡微光的金属,而陈泽则站在她身旁。

  “小婵……”

  待过了半晌,陈泽轻喊了她一声,道:“时辰将至,想好炼制何物了吗?”

  “嗯,想好了。”

  郝婵双眼睁开,侧头上扬,道:“这毕竟只有一些金属与我的一根肋骨,想要弄出复杂的东西估计有些难,就直接铸炼一柄简单的长剑吧。”

  “那好……”

  陈泽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开炉了。”

  话音刚落,他当即抬手一摄,将鼎炉盖子掀起置放到一侧。

  而在炉盖落地之时,郝婵则迅速腾身站起,一招手便将身前摆放的十数块金属悉数抛入暗青鼎炉之中。

  “引火……”

  陈泽侧首望去,张口喊道。

  正在他声音响起之时,只见郝婵气息微吐,身周掀起一阵狂风,而后两手皆抬,一团紫、红、黄三色掺杂的火焰在她身前忽而涌现,随即在她牵引之下缓缓浮于鼎炉下方三足正中。

  “嗡……”“嗡……”

  伴随着阵阵嗡鸣,只见落入金属的那座鼎炉忽而一震,紧接着其上的那些怪异花纹忽而光芒闪烁,整座鼎炉止不住剧烈颤动起来。

  “终究还是魔力不足。”

  陈泽见鼎炉上光芒忽闪忽灭、震颤时动时歇,又见一旁郝婵眉头紧皱,似有吃力之感。

  心中喃喃之际,他连忙将剔除了自身精神力的魔力输送入她体内,霎时间,郝婵浑身一震,而那鼎炉之下的三色火焰则骤然大盛。

  这三色火焰乃是由郝婵所引的自然之火、魔力之火、精神之火混杂而成。

  自然之火当然不需要陈泽去加以干涉,而那精神之火则是郝婵炼成法器之后能心意相通、如臂指挥的关键,他也无法横加插手。

  所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输送魔力进入郝婵体内,依此激发鼎炉上所刻铭文,加速熔化其中的那些金属。

  那十数块金属和仍摆放在地上的如玉白骨都是郝婵依照炼器之法以自身法力与精神蕴养了一月的魔化材料。

  虽然其前身不过只是地球上一些不算稀有的金属,但在郝婵魔力凝缩和精神刻印之下已然与先前截然不同。

  正如她先前所说炼器亦是炼自身一样,陈泽创造这种炼器之法本就是为了弥补仙道法门初中期的不足之处。

  所以待法器炼制而成之后,由于其上所镌刻的铭文,初入先天之人无法勾动规则力量的限制便能依靠法器迎刃而解。

  而法器在主人日后不断蕴养下,毫无疑问会渐渐成为其身体与灵魂的一种延伸,据陈泽所想,随着不断加深铭文的镌刻层数,这法器到最后或许还能诞生出些许灵智。

  未做多想,感受到郝婵体内魔力再次空虚,陈泽略一定神,当即加大了魔力的输送量。

  而与此同时,陈泽也将精神力散开落到鼎炉上方,观察着其中金属的变化。

  鼎炉之内的那些金属正悬于中心处,在鼎炉上铭文的加速下开始缓缓熔化,而郝婵落入其中的部分精神力则在控制着这些熔化的金属逐渐进行融合。

  数刻之后……

  所有金属都已完全熔化,也已化为一柄七八十厘米长的剑器胚胎。

  而在剑胚将要最终成型之时,郝婵立时挥手将那如玉白骨抛入鼎炉中。

  刚一投入,就见那白骨瞬间崩散化为灰烬,而郝婵则小心翼翼聚起灰烬使其渐渐融入剑胚之中,不消半刻,待灰烬消散于无形时,只听见鼎炉内陡然传来一阵铮鸣,一道白光便直接飞出鼎炉。

  “呼,终于成了……”

  郝婵长出了一口气,鼎炉下火焰倏而一灭,将精神力悉数收回之后,他顿时只觉一阵昏沉乏力。

  可在听到铮鸣声响起时,她又连忙强打起精神,朝向悬于鼎炉上方的剑器一招手,随即便见其化为一道白光落到身前。

  “要为这剑取个名字么?”

  陈泽往一旁走了两步,看了眼悬于郝婵身前如凛冽白霜般、透着淡淡锋锐之感的剑器,问道。

  “这剑只有我一人能用,还需要取什么名字啊?”

  郝婵侧首,笑道:“难道我以后用这剑的时候还要报给对方一大串话,说这是某某剑,是某某材料,是在某某时候铸成的吗?”

  “呃……”

  陈泽略一想,不由尴尬的笑了笑,转口道:“这剑器虽然已经铸成,但镌刻铭文却非一日之功,你今天消耗不少,先回去休息吧。”

  “嗯。”

  郝婵点头轻应,没有再说,当即转身带着悬于身侧的剑器走出大殿,消失于陈泽眼前。

  “丹符器阵……”

  留于殿内的陈泽侧首瞥了一眼重归平静的鼎炉,稍加思索后,自语道:“既然炼器之法已成,其它几种也该开始着手了,不过在此之前……”

  正说着,他投眼望向大殿门外,盯住那土地上众多植株中的栖魂藤,道:“我还是得先将这事办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