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10.善谈的芳姐

最强狂婿 龙不相 4714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暮落之际,血红的阳光将工作室旁边的人工湖映影得多彩而绚丽,湖边的窄道上,潇洒而挺秀的丁春,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影得更潇洒而挺秀了。

  没有烦人的车流,因为他们这里的马路并不是主干道,所以来往的人不多,此时大地也是寂静的,甚至还有些沉重的意味。

  "今天该会有月亮吧,"丁春喃喃地低语着,英俊的面庞,而使人看起来有一种萧索的感觉,薄薄的嘴唇,紧闭成一道两端下弯的弧线,嘴角上带着的是一些嘲弄,和一些厌倦。

  他自嘲一笑,无法想象,自己竟然等了一个姑娘三个小时,只为将手中的花送出去,他有些不耐烦了,在路上来回渡步,形成了一种虽不悦耳,但有节奏的音乐。

  远处,几只大雁掠过,使得他微微抬了抬眼皮,眉心微皱了皱,然后仍然合起眼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只是他对他自己所想起的,或是发现的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他看了一眼正在办公室里面的张诗函,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他仿佛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这个女人。

  原来张诗函长得很像当初他接触的第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他的保姆,来到丁家的时候,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

  当时还是初中的时候,这个叫做小娜的女人,来到了他家中,成了照顾丁春衣食起居的保姆。

  保姆很漂亮,让当时憧憬青春的丁春有了一种视觉上的刺激。

  她给他第一感觉,就是让丁春想要占据她,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丁春为了得到她,当时父母又不在家,所以他布置了一个规模庞大的计划。

  计划的主线,便是让小娜接受他。

  圣诞节的那天,丁春得到了小娜的礼物,是一顶精致的帽子。

  丁春当时想亲吻小娜,小娜也感觉到了丁春的意图。

  但两个月后就要嫁作人妻的她,怎会答应这么一个小屁孩的要求。

  当然,小娜拒绝了丁春,而丁春也在那天圣诞节做了一个非常疯狂的举动,他趁着小娜不注意,将小娜绑起来,并且用小娜的口吻引来了小娜的未婚夫。

  丁春用一个二楼掉下来的水桶,给了未婚夫致命一击。

  本打算用未婚夫的性命作为威胁,逼迫小娜答应自己,但是因为下手太重,未婚夫死了。

  看到自己未来的丈夫死去,小娜前所未有的绝望,但是丁春知道自己杀人了,所以他已经有了进一步的计划,叫来了小娜的前男友,并且在前男友敲门的时候,用棒球棍在后面打晕了前男友。

  当时小娜看向丁春的眼神,是非常恐惧的,丁春却百般辩解,他说自己爱上了小娜,希望小娜接受自己,只要小娜接受自己,那自己便会给小娜一切,他家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小娜说了一句话,她说她很丁春,惹得丁春一棒子,大肆了小娜,而后他给小娜的前男友灌毒药,并且复制质问,变成了一起离奇的案子。

  这个案子他是导演,就是小娜要结婚了,前男友放不下来寻仇,然后杀了夫妻两人,之后前男友服毒自杀。

  做好了整个剧本之后,丁春在楼上睡觉。

  当丁春的母亲回来之后看到这一幅景象立刻报警,之后的一切都按照剧本走,甚至于前男友的家里,还送来了一笔丁春的精神损失费。

  从此以后丁春就有了一个心思,他想要的一切,他必须得到,若是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甚至于他将这一条所谓的真理,作为了自己人生格言。

  当丁春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的时候,忽然一辆熟悉的汽车停在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正好这时候已经下班了,一众人从工作室走出来,那芳姐还不停的跟丁春抛媚眼。

  但是张诗函却走到了那一辆汽车的门口,对方摇窗下来,丁春发现这竟然又是王保保。

  其实王保保有些小帅,今天打扮的也非常普通,像极了一个阳光少年。

  “女王大人,车来了,请!”王保保下了车,给张诗函亲自开门。

  但是一开门,张诗函牵着的包子,却凑到了丁春的身边,开始闻嗅了起来,似乎是包子闻到了什么好闻的东西。

  本以为包子是在撒欢,但是很快,包子从闻嗅变成了咆哮,放出是见到了仇人一样,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开始撕咬丁春的鞋子。

  “包子,回来!”张诗函喊道。

  但是包子似乎脸上了鞋子一样,朝着丁春一阵吠叫。

  丁春很讨厌狗,但在这样的场合下,他耐住了自己的性子,强装微笑:“看来你家的狗儿也认为,应该一起跟我去吃个饭。”

  “包子!”张诗函加大了声音,这时候包子才回到了张诗函的身边,忽然就开始哀鸣了起来,那哀鸣,就像是当初贝拉的死亡一样,让包子悲伤了起来。

  张诗函很惊讶包子的反应,但还是没有多理睬丁春,而是上了王保保的车子。

  旁边的芳姐惊呆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张诗函选择了一辆马自达,而不是选择旁边那豪华的宾利。

  不过芳姐没说话,她知道张诗函的脾气,这丫头很倔,真正发起脾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去。

  丁春心里忽然愤懑了起来,心中很气,但这时候他也说不出口什么话,说出来了,倒显得他有些卑微了。

  就在这时候,芳姐说道:“春少,我知道有一家咖啡店新开的,不如我带你过去看看?”

  丁春审视眼前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脸上的粉黛擦的很厚,她似乎是想尽力的隐藏眼角已经凹陷出来的鱼尾纹,但这个女人显然不会打扮,她这么做,只会让鱼尾纹和法令纹越来越明显。

  他似笑非笑,心中已经有了算计,心说既然要攻陷张诗函,从张诗函的侧身下手也是可以的,而这个芳姐似乎跟张诗函关系不错,也许可以提供给他一个不错的消息。

  “好啊,正好我晚上没事。”丁春淡淡的笑道。

  但是听在芳姐的耳朵里,她不敢相信春少竟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她惊愕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狂喜,立刻上了车。

  一路上芳姐不断偷看丁春,她越看越喜欢,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帅,如果两个字,那就是好帅。

  这一切都在丁春的掌握之中,丁春有意无意的说道:“你叫杨美芳吧?你说的是哪家咖啡店来着?”

  “就是……就是解放路解放碑旁边的新月咖啡。”芳姐已经手足无措了,本来她一直在抱怨自己找不到对象,但现在她忽然觉得,幸福离她那么近,似乎阔太太般的生活已经近在眼前了。

  等喝完咖啡,丁春会提出什么呢?会不会是……

  芳姐已经欢喜的不行了,仿佛自己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八岁,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

  丁春的车子开走,其实这时候张诗函让王保保将车子停在了一处银币的角落,王保保说道:“这说不定是误会呢?都说狗狗很反感腋臭,或许那丁春有腋臭也说不定。”

  “包子出生之后,我也按照我父亲训练狗的方式培训过她,她的嗅觉不会有错的,我记得当初包子闻了蓝魔的味道,她闻的很仔细,或许她已经发现了什么,只可惜包子是一条狗,不然现在就可能会告诉我们,她发现的事情。”张诗函说道。

  “那我们……跟踪?”王保保看着张诗函说道,“不过我说句难听的,你别生气,你那小姐妹似乎很喜欢有钱人,你就不怕她说出什么事情?”

  “不担心,因为这里工作的人,他们只知道我是一个双亲早逝的人而已,至于我的家庭,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张诗函目光黯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