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114.阿南与二婶

最强狂婿 龙不相 4683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丧彪?”我对这个陌生的名字感到惊讶。

  唐飞雪眼中出现了层层水雾:“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我得回去问一下我爸才行……”

  “算了,不用问了,就算是你父亲,恐怕现在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行踪吧。”我说道,我看了她一眼,“刚才不好意思,我语气重了些,但并不是责怪你,而是怪我自己无力。”

  她摇了摇头:“我能理解,毕竟换做任何一个人,面对自己的父亲遭受这样的意外,都是无法接受的,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不过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些,毕竟冷静了才能够找到事情更多的破绽。”

  唐飞雪如此一说,我也就安静了下来,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不过在此之前,我去一趟卵二叔家里,这个卵二叔小时候也挺照顾我的。”

  她点了点头:“我陪你一起去。”

  我没反对,此时跟家里人说了一下之后,就准备出发,而陆香菱更希望流下来照顾我爸,还有跟我妈一起准备午饭,所以也就不去了。

  乡间的小路很难走,而且都是泥泞,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唐飞雪本来就习惯穿平底鞋,这会儿穿着高跟,还在如此崎岖不平的路上走动,自然是十分吃力,所以走起路也非常不顺畅。

  我这边也紧紧跟随,我看到她走路吃力,便说道:“你来吧。”

  “啊?”

  “我背你。”我说道,“照你这么走,准会崴脚,赤脚大夫的家里可是离我们有很远哦。”

  “赤脚大夫是什么?”她不解的问道,但还是上了我的背。

  我拖着她的屁股,我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她也脱下了鞋子,抓在手里,我说了一下我们这里的习惯和规矩,她听得津津有味。

  好不容易来到了卵二叔家里,我就看到了一处平房。

  卵二叔家里贫穷的很,但是跟我爸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我爸的关系跟他很好,小时候一起摸过鱼,钓过黄鳝,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

  后来我爸去城里打工,卵二叔没去,依然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家里的房子也一直没翻新,倒是我爸努力了半辈子,终于是将家里的平房造成了楼房。

  卵二叔家门口都是一个个水洼,此时我看到了一个妇女正坐在门口,手里面拿着香烟,那香烟燃烧的快道尽头了,已经聚集了一条常常的烟灰。

  这是卵二叔的老婆,我叫她二婶子,二婶子是个独眼龙,小时候有眼疾,家里没钱治疗就瞎了,因为二婶子的事情,他家的阿南小时候没少受欺负。

  二婶子瞥了我一眼:“这不是大李子家的儿子么,哟呵……还带着娘们过来,是来看我家男人的笑话么?”

  “二婶子,别那么说,我们是来看看二叔的,前阵子我在学校,没来得及回来,现在……”我正要说话,二婶子如同发疯了一样,朝着我大骂:“少给我猫哭老鼠假慈悲!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我男人被活生生的打死,丫的他却没事!”

  “我爸下身也失去知觉了。”我咬了咬牙说道,“二婶子你别这样,现在警察已经过来了,在追查凶手的下落。”

  二婶子如同撒泼一样,将手中的烟头朝着我抛了过来:“你给我滚,马上给我滚,我这里不欢迎你们!还带这个狐媚子过来,是嘲笑我儿子娶不到老婆么?”

  二婶子粗野的声音让我皱眉,但很快,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大小眼的汉子,汉子很强壮,这人便是阿南了,他长我五岁,现在都快三十了,阿南因为家里穷,也一直娶不到媳妇。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唐飞雪说道:“阿天,是你么?”

  “南哥,对不住。”我说道,捏紧了拳头。

  “这都是命,而且也不是你的责任,我妈情绪激动,你们谅解下。”阿南说道。

  二婶子大骂,她拖住了阿南的胳膊:“南子你敢放他们进来,我,我这就死给你看!你爸就是被这混蛋的老子给害死的!”

  “要不是你惹上了那玩意儿,我爸会没日没夜的去赚钱么?我们家的房子能到现在还盖不起来么?”阿南甩了一下手,二婶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犹如一个泼妇一样开始嚎叫了起来:“没天理了,儿子打老娘了,没天理了呀!”

  周围走出来几个邻居,瞥了她们娘两一眼,但却都未曾上来劝阻,都回去了。

  二婶子原来因为独眼龙的关系,一直是村子里的神婆,后来给人做法的时候,有个娃子不小心掉到了火盆里面,烧伤了,然后二婶子被打了一顿,从此就疯疯癫癫了起来。

  我走到了屋子里面,虽然是平房,但是周围还算收拾的干净,而阿南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九的个头,长得壮实,如同熊一样。

  入了院子,我看到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有两盘咸菜,一个是榨菜,另外一个是腌大头菜,还有两碗白米饭,这日子也够清苦的。

  “吃饭没,没吃的话,一起将就点。”阿南冷漠的站起来,拿着一把砍菜刀就将旁边的一个鸡笼子打开,抓住了一只拼死挣扎的大公鸡。

  我忙道:“我就是来看看,是吃了才过来的。”

  “哦。”他麻木的应了一声,将那鸡又丢回了笼子,而我看的仔细,发现在阿南的身后,竟然是一副草席,草席上面血迹斑斑,末端还有一双苍老枯瘦的脚露了出来,那脚枯黄一片,没有什么血迹,一看就是死人的脚。

  而阿南仿佛在一边好不察觉一般,大口扒饭,他说道:“前两天村里来人了,给了我们两千块钱的补偿费,可恶的是那工头跑了,不然我打死他。”

  我毫不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实性,我说道:“可难为你们了。”

  我拿出了口袋,当然我钱不多,也都是我平常打工赚来的,我拿出了一千八放到了桌子上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你妈来给过了,给了我们五千。”他瞅了一眼我说道,但很快,他那双眼睛停留在唐飞雪的身上,那眼神直勾勾的骚动,眼神很单薄,但却很诡异,也非常恐怖。

  唐飞雪显然也感受到了这眼神,她微微皱眉,实际上悄悄的握紧了我的手。

  “你婆娘?”

  半天,阿南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被吓了一跳,但没有表现出来,我说道:“是,我婆娘。”

  “好看。”

  “啊?”

  “我说你婆娘好看。”他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我说道:“谢谢,对了南哥你刚才说二婶弄了什么?”

  “这事情不能给警察知道,但是你的话……没事。”说着,他起了身,将筷子砸在了破口的碗上,朝着二婶子的房间就走了过去。

  但是我走到了二婶子的房间里面,却吓了一跳,此时的卵二叔竟然躺在了床上,很安详,仿佛从未死去一样,如果这是卵二叔,那刚才吃饭的时候,草席里面的那个人是谁?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过这会儿阿南打开了一个盒子。

  因为房间里面没有电灯,到处都散发着一股馊味,非常难闻,所以我也忍不住皱眉,但是唐飞雪拿着盒子里面的玩意儿却说道:“这是注射器,二婶沾染那东西了?”

  阿南点了点头,他舔了舔嘴唇,巨大的脑袋摇晃了一下:“我妈自从不做神婆之后,去城里找了工作,后来回来就开始弄这玩意儿了,戒不掉……”

  “不会吧。”我惊呼道。

  阿南将盒子又放了起来:“没办法,这玩意儿玩了之后,就不能离身了,然后我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嘿嘿嘿嘿……”他怪笑了起来,笑的非常阴森可怖,犹如是一个恶鬼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