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4.倔强的驴

最强狂婿 龙不相 4486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他王保保穷,但他不是傻子,也不想当接盘侠,忽然他想起来,今天碰到的那个姑娘挺顺眼的,只是人家姑娘穿衣什么的都很讲究,明显是家里有点背景,况且能够和警察这么熟络的,恐怕人家的门槛很高。

  所以王保保也想想而已,没多说话。

  母亲轻推了一下王保保:“得咧,咱儿子不喜欢,那我这个做妈的也不强求你,今年过年之前,给我找个儿媳妇,带回来吃饭!”

  “妈,这离过年还有三个月,你让我三个月去找个儿媳妇,那不是强人所难么!”王保保抱怨道,他打开了灯,从桌上拿了个馒头往嘴巴里塞。

  母亲笑道:“嘿,我不这么逼你,你小子能得劲的去找?谁不知道你啊,爱车跟爱女人似得!”

  “车至少不会背叛我啊!”王保保嘀咕道。

  母亲不悦:“那你去找辆车给你生娃子啊,你让车子给你洗衣造饭啊!”

  他母亲想了想:“还在念你那初恋情人。”

  “去去去,才没有,本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像是那种为了情而禁锢自己的人么?好了……我得出车了,下午还要去开车接客呢!”说着王保保就走了。

  他妈笑骂了几句,不再言语。

  而王保保来到了屋子外面,打开了手机,心中却一阵唏嘘,因为这手机的挂饰,是半个爱心,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爱心。

  曾经有一个女孩子,让他魂牵梦萦,结果在见家长的时候,女孩子的父母得知王保保家住自力巷,立刻逼女孩子断绝了跟他来往。

  想到两人曾经相处的时光,王保保摇了摇头,不禁想苦笑,但他笑不出来,只能摸出一包香烟,却发现进门的时候,将最后一根香烟抽完了,惹得他将香烟纸盒丢在了地上,被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拿着跑了。

  他笑了笑,直奔烟店,可就在这时候,遇到了哭哭啼啼的张诗函,他一愣,立刻说道:“哟,美女,咱又见面了?”

  张诗函看了他一眼,她现在还沉浸在贝拉的悲伤中,谁也不想搭理,身边的包子也不蹲的哀鸣着。

  王保保看了一眼张诗函的身后,他知道这地方是一家宠物医院,这医院就在自力巷外面的店面里面,历史很悠久,里面的医生也很厉害,经常会有一些带宠物的人来看病。

  王保保说道:“你怎么了?”

  “贝拉,贝拉她……”说着,张诗函泣不成声。

  王保保笑道:“不就是一条狗么,一条狗没了,你不是还有一条么!”

  说着王保保开始逗狗,但是不巧的是,被包子吠叫了几声,包子也生气了。

  张诗函一听到“不就是一条狗么”这句话的时候,她彻底抓狂了,她将包丢给了王保保,愤怒的大叫:“她是我的家人!你这么侮辱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保保没想到张诗函还是一个爱狗的痴女,哑口无言,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跟天斗跟地斗,就是不跟女人斗,他投降了,连忙说道:“那个,我说错话了,没想到它对你那么重要……它这么了?被车压了?”

  张诗函也意识到刚才因为自己的狗,和一个陌生人发脾气,有些失态,她忙道:“被枪打到了肝脏,现在在抢救……”

  王保保一听到枪这个字眼,顿时头皮一阵发麻:“这样啊……那……那挺严重的。”

  可就在这时候,兽医出来,他摇了摇头说道:“张小姐,我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抱歉……”

  顿时,张诗函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她只感觉全世界都黑暗下来了,没有一点曙光。

  王保保一愣,立刻说道:“你别哭啊,你在这里哭,别人还以为我怎么样你了,喂喂喂……”

  “这位先生你可能不知道吧,贝拉在我们市里面,是一条传奇名犬,破过无数的案子,你女朋友的父亲,也是以为非常伟大的特警,而贝拉是她父亲的搭档,所以对于你女朋友来说,贝拉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医生掂了掂厚实的眼睛,连忙解释道。

  “他不是我男朋友!”张诗函擦着眼泪说道,“我想进去。”

  “我也进去。”王保保很震惊这条狗还有如此惊天动地的故事,心想刚才失言了,进去瞻仰一下也是好的。

  “你不是……”医生迟疑了。

  王保保连忙说道:“你秀逗啊,不是男朋友,就一定不是普通朋友了么?”

  王保保翻了一个白眼,跟在了张诗函的身后,果然这时候手术室推出来一条已经没有声息的狗了,而张诗函的眼泪如同一颗颗珍珠一样落下来。

  王保保拍了拍张诗函,他说道:“节哀顺变。”

  但没想到的是,张诗函捂脸哭泣的时候,忽然将头抵在了王保保的肩膀上,王保保的心都要开花了,直接闻到一阵迷人的发香味。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这一刻要不要去占张诗函的便宜。

  但他还是没有勇气,毕竟旁边的包子正在看着他,那目光非常凶残。

  说话间,这时候就进来一个警察,警察将帽子脱下了,王保保很怕警察,也许是职业问题,因为他最值钱的宝贝,那辆二手的马自达已经改装的面目全非了,他很害怕遭遇到警察,会将他的宝贝给收走。

  张诗函哭声渐止,这时候陈·光标说道:“诗函,我来完了……报告出来了,那一批毒品,是当初你父亲追查的那一批,绰号蓝魔,已经在市场上消失了十年,最近有出现苗头了……”

  张诗函一愣,连忙擦干净了泪水,她说道:“是蓝魔?!”

  “是,不过这事情后续就交给我们吧,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肯定会还你,还给你父亲一个公道。”陈·光标说道,他将目光落在了王保保的身上,眉头一皱:“是你……”

  “啊哈,陈,陈警官,您好啊……您看起来依然是老当益壮,哦不,根本一点都不老,瞧这胳膊这腿,都是肌肉,去选美大赛,您肯定是冠军!”王保保嬉笑了起来。

  陈·光标眉头一皱,他说道:“别给我拍马屁,今天你连续吃了十三张超速罚单,按规定要扣车,还要罚款两千六百元,另外吊销驾驶证!”

  顿时,王保保僵住了,整个人都石化了,他看了看陈·光标,又看了看张诗函,几乎是在用求救的眼神看她。

  整张脸也是青紫一片,仿佛是吃了一大个青皮西瓜似得。

  陈·光标咳嗽了一下:“但是……”

  一说这个但是,王保保虎躯一震,黑暗的世界立刻出现了一缕阳光,他满脸微笑,等待着回答。

  “但是你是为了协助警方追查案子,回头你来局里一趟,我给你开个证明,然后你去交通违反处自己去处理吧。”陈·光标说道。

  王保保满脸微笑:“我就知道,伟大的人民警察是绝对不会颠倒黑白的,将来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必然全面配合!”

  “没有下次了。”陈·光标瞥了他一眼,又对张诗函说道:“诗曼,这次年纪太冲动了,若是那子弹最后打在你身上,你让我如何对你死去的父亲交代?”

  “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的。”张诗函说道,她柔弱的外表下,看起来装着一个非常坚决的心。

  陈·光标对这个侄女没有任何办法,摇了摇头说道:“你啊!唉……你跟你爸一样,骨子里是头倔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