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192.自由的味道(上)

最强狂婿 龙不相 3850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金元宝则玩味的点了根香烟,他将烟盒丢了过来,稍微休息一下之后,药王宗的人开始采集水晶兰,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竟然用丝绸的袋子将水晶兰给包裹住,原来这水晶兰并不能算是一种花朵,而是一种真菌。

  真菌用丝绸可以保存长一点,因为丝绸柔,不易挤压,用平时的包裹,恐怕带出去之后就不能用了。

  我们继续走着,这条路也越发的诡异起来,越往里走,我们发现人的残骸也就越多,其中一个人死的十分荒唐,就像是肉串一样,胸口扎了一把日本军队的指挥刀,钉在了墙壁里面,而这个人的模样,却让人十分熟悉,牙齿也凸露出来的,尖锐修长,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人,换句话说,这可能是被感染的人。

  金元宝捡到了一把三八大盖,但这把枪却还能用,他朝着墓道的顶部打了一枪,顿时火光四射,他啧啧称赞道:“这东西造的真是精细,除了里面的火药有些愚钝之外,子弹依然可以伤人。”

  “可惜了,三八大盖的子弹杀伤力不强,毕竟只能打出贯穿伤,一枪爆头的感觉找不到啊。”金元宝唏嘘道,忽然他将枪口指着眼镜兄,那眼镜男当即双腿一软,跪在了身上,眼镜男哭喊道:“元宝哥,别冲动啊,是我啊!”

  “哈哈,但是这子弹如果是对着脑袋打……嘭!还是能带出不少脑浆的。”金元宝陶醉在三八大盖之中。

  眼镜男快哭了,趴伏在地上,我们也只闻到了一阵尿骚味,一看就知道这眼镜猥琐男是尿了,周围哄堂大笑。

  金元宝踩碎了一个日本军人的头骨,他眯着眼睛看向了前面说道:“妈的,又塌了。”

  我朝前看去,果然前面的路一片黑暗,洞顶也坑坑洼洼,显然是被人给炸塌了,而我们要前进的路,也在这时候被堵死了。

  面对路已经塌陷了,此时我们已经陷入了僵局之中,我们很清楚,这地方已经没有别的道路了,要继续走,恐怕已经不现实,而被堵住的路段,可能只有一两米,也可能是延绵几十米,要是就这样将这里石头一点点挖掘开去,那显然不太现实,而且这里的塌方,很明显也都是人为的。

  “那些鬼子也是利索,竟然将自己挡在了里面。”金元宝吐了一口唾沫说道。

  不过挖掘工作正在进行,当众人打算坐下来先吃饭的时候,我看的仔细,因为前面的一块小石头忽然从乱世之中落了下来,弹跳了几次,最后落在了我的脚边。

  我表示好奇,便过去将石头捡了起来,拿捏在手里方才发现,这他娘的哪里是石头,竟然是一节脊椎骨,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弥漫我的心头。

  话音刚落,周围的石头缝隙里面竟然出现了大量的黑色甲虫,那些黑色甲虫的背部竟然都是一个个惨白的人脸图案!这些黑色的甲虫密密麻麻,从墙壁的缝隙中,亦或者是在墙体的空洞里头大量的钻了出来,海量的虫子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们拥挤了过来,有个兄弟走的靠前了一些,立刻就被虫子爬满了身体,不一会儿,他就开始惨叫了起来。

  大量的虫子从他的七窍里面爬了进去,他盲目的嗷嗷大叫,浑身更是战栗的发抖,不断的挠着自己的眼睛,只是胡乱的抓出了一些血肉而已,触目惊心,十分恐怖。

  眼镜男惊恐的大叫:“妈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

  “管它什么东西,大家小心了!”我说道。

  “是尸虫,这是尸虫蜕变后的成虫,他们一窝蜂的出来,钻入人的身体里面是为了产卵。”毒仙子说的十分决绝,似乎也十分肯定。

  我不解道:“产卵?”

  “就像是一些苍蝇一样,喜欢在一些动物的伤口里面产卵,这是动物的本能,它们认为,伤口这样的腐肉里面,会有充沛的营养和食物,这样就能够给自己的后代成长的环境,当然这些尸虫也是同一个道理,而这个应该是人面尸虫,在尸虫之中也是非常歹毒的一类虫子,喜欢聚集在腐尸周围,然后生命力很顽强。”毒仙子分析道,她拿出了一个瓦罐,将那瓦罐打开,只见在瓦罐里面竟然有一个香团,那香团飘出白雾,竟然引得尸虫绕过了我们,朝着后面爬去。

  金元宝惊呼道:“毒仙子好手段!”

  “这里肯定有通道!”我说道,我后退了几步,立刻一脚踢向了乱石,果然乱石后面还是一个通道,一众人挤压在一起,朝着洞道的深处走去。

  一路上也有很多尸体,虽然是干尸,但也让金元宝他们挖到了很多水晶兰。

  到了一处僻静的岔口,有一个往上的通道,我说道:“这应该是向山顶的捷径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

  金元宝朝着我拱手说道:“好,到时候药品做好之后,我让人带一份给你,那天哥我们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再见!”

  我拱了拱手,当即和毒仙子向上走去。

  果然不出我们意料的,向上是一个通风口,也是一个出口,除了这个洞口之后,我重新看到了茂密的山林,但这时候外面已经大亮了。

  我全身的力气也仿佛被抽空了,直接躺在了一块大石头上面,大口喘气。

  这山林中的空气,可是要比洞穴里面浑浊的死人气好太多了,我翻了个身,却发现毒仙子也躺在石板的另外一面,正用那娇滴滴的小眼神儿,看着我。

  与我四目交对,她会然脸蛋一红,连忙嗔道:“看什么,我脸上又没花……”

  “没,忽然觉得挺好看的。”我笑道。

  毒仙子扑哧一笑:“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不好看咯?”

  “哪里!”我靠近了过去,只是这时候靠的太近,却让我心神一晃,忍不住就想再进一步。

  毒仙子咬着嘴唇,她微微的抬起了自己的下颚,将一侧的脸蛋朝向了我。

  我看着毒仙子的模样,心道她的侧脸真是美丽绝伦,几乎完美的额骨线条,还有洁白如玉的肌肤,刺激着我身上每一个细胞。

  我也凑近了她,而毒仙子则闭上了双眼,我悄悄凑了过去,这一次当着她的面儿,轻点了一下她的嘴唇,毒仙子几乎就开始反抗,可是被我死死的给抱住了,她纵然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挣脱不了!

  忽然,我全身一震,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被纠缠凝紧,霸绝的感觉冲击着我的脑海,犹如是宁静的湖面上吹出的那一抹波澜!

  波澜所过之处,真如同阵阵电流,冲击着我每一处的神经,那神经的末梢犹如花朵一样,不断的开放枯萎,枯萎之后又开放,开放之后再枯萎,反反复复,真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渐渐的,毒仙子紧贴着我,她的面孔如同蒙上了一层新疆女人的面纱一样,朦朦胧胧,迷离万分,越想见却越不可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