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45.瘦马

最强狂婿 龙不相 4841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清醒后的李萱萱看到自己衣服被撕,她的瞳孔迅速的缩小:“不要!”

  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地下室。

  黑衣女人哈哈大笑:“有意思,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下·流的胸!我最讨厌胸比我大的女人了,你是一个,还有那唐飞雪,这样的女人应该早点死去!”

  “你要干什么?!”李萱萱一脸的惊恐,她摇着头,仅剩下一条文胸的她,眸子里全部都是害怕。

  而这时候,黑衣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根胡萝卜,她将胡萝卜在手里面把玩了一下:“你是李拜天的女人吧,我就让他看看,就算是女人,老娘也能好好折磨!老大不让那些臭男人靠近你,他是怕那些男人强了你,但是他忽略了我,在你男朋友身上受得委屈,就在你身上实现吧!”

  说着,黑衣女人一脚踢在了李萱萱的肚子上面,萱萱弓起了身子,哇的一声就呕吐了起来,但这时候,黑衣女人却掀开了萱萱的裙子。

  萱萱浑身一颤,恐惧的看着黑衣女人:“你要干什么?”

  “你住手!”我怒吼了一声。

  “住手?别忘了,当初你和唐飞雪联手,将我们三姐妹差点从天台上推下去摔死,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说着,黑衣女人高高的举起了胡萝卜,朝着李萱萱扎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扎进去了,但是女人却收手了,她噗呲一笑:“哈哈,真好玩,竟然吓得尿裤子了,多大个人了,竟然还尿裤子!”

  “你住手,你要怎么折磨我,那随便你们,但她与我们的事情无关!”

  “你算老几!”她想了想说道,“在此之前,还是麻烦你好好看着这一出戏!”

  黑衣女人站了起来,将一条被浸湿了的蕾丝内内丢在了地上。

  我知道这是萱萱的东西,而萱萱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一片,一直以来,李萱萱都是养尊处优,何尝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这么一吓,已经彻底的让李萱萱呆滞了。

  “姐,我们这边不是还有个任务么?没有了李拜天,唐飞雪肯定会到处找的,而孤独一人的唐飞雪是最好对付的!”黑衣姐妹中的三妹说道。

  对方大姐点了点头:“也好,老大让我们活捉唐飞雪,反正他也没说让我们完整的带回来,我们利用李拜天,好好的折磨她一番,哼哼……然后再带回来!”

  三女互看一眼,相继离开。

  硕大的地下室,这时候彻底的剩下我们两个人,我说道:“萱萱,你真不该来……”

  “如果我不来,他们是不是这么折磨你?”李萱萱声音有些嘶哑。

  我笑道:“也许吧……”

  “你还笑得出来,天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招惹他们这些人?”萱萱说道。

  我看着远处的风扇摇了摇头:“我也是一个不小心被卷入这一场漩涡的人,你硬要说我是什么人,我只能说我和你一样,以前呢……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已,知道么,我最怕的就是惹麻烦,但没想到现在麻烦竟然主动惹上我了,你说讽刺不?”

  她看着我出神:“不讽刺……”

  “也许吧,现在能不能或者出去,都是个问题,自然是不讽刺……”

  “死亡其实不可怕。”李萱萱咬了咬嘴唇说道,“可怕的死都不能死去,只能选择苟且的活着……自从我父亲撇下了我的母亲,后来找了一个和我年岁差不多的女孩子做老婆,那女人是瘦马……”

  “瘦马?”

  “是啊,瘦马。”李萱萱叹息了一声,她跟我说了瘦马的含义。

  原来瘦马的意思是非常畸形,养瘦马,是中国明清时期的一种畸形行业。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

  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

  初买童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待其出嫁时,可赚达千五百两。一般百姓见有利可图,竞相效法,蔚为风气,明代扬州盐商垄断全国的盐运业,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故在当时全国,扬州“养瘦马”之风最盛,瘦马的出现,完全是用来满足盐商畸形变·态心里需要。

  正所谓扬州人养处·女卖人作妾,俗谓之养瘦马。

  而在民间,很多地方养瘦马的事情依然在流行,李萱萱的父亲为了寻找一个能够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女人,便去偏远的地方,寻找到了一个专门培养瘦马的组织,最后就从其中找到了自己的第二任老婆。

  按照李萱萱的意思就是说,那瘦马来到了李家,对李萱萱的父亲百依百顺,白天的时候做家务,晚上的时候暖床盖被,深的李萱萱父亲的喜爱。

  但是她母亲却是个可怜的女人,前半辈子过惯了奢华的生活,离婚之后的钱财很快就挥霍光了,更可气的是,李萱萱的母亲染上了毒·瘾,一次夜晚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被一群乞丐侮辱之后杀害了。

  乞丐没找到,因为他们四海为家,居无定所,这边惹事了,一般都会远走高飞,但是李萱萱却没了母亲,她是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放入棺材的。

  之后李萱萱得了忧郁症,一直试图自杀,手腕上也有数十道的伤口,但是她没有死成,之后她父亲让她直接来这个学校,刚开始的时候,李萱萱自暴自弃,跟那些不入流的学生掺和在一起,久而久之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之后王学健的嘘寒问暖,让她感动了,这才跟王学健交往,只是交往的时候,她心里有阴影,那阴影就是她母亲死去的阴影,对于性这方面,她很抗拒。

  所以王学健得不到李萱萱的身体,王学健也被惹毛了,就开始劈腿。

  其实劈腿的事情,李萱萱知道,但在感情上,她是个患得患失的姑娘,心里面父母离婚的创伤,就如同电影回放一样一直萦绕在她身边。

  她也放不下这些事情,之前好几次情绪失控,就是因为心里面有这方面的忌惮和害怕。

  “这就是我的故事。”李萱萱苦笑了一下,她看着我说道:“一定很好笑吧……”

  “所以你说死亡没那么害怕?”

  “是啊,毕竟我一直都是孜然一身,一个人而已……”她摇了摇头,多了几分自嘲的味道。

  我笑了:“你错了。”

  她皱起了眉头。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啊,现在我也是你的朋友,当初你和我们一起吃夜宵的时候,他小虫和小龙他们也是你朋友啊,你有朋友!”我说道。

  “朋友……朋友……”她喃喃自语。

  我叹道:“你一定是以为,你身边的人,都和你之前遭遇的那些人一样,都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在你地身边吧……但是你说,那天晚上,我们替你出头,冒着打群架的危险,我们想在你身上得到什么?”

  她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我……我不知道。”

  “我们想得到友情,友情这个东西是相互的,我们将我们的交给你,你也可以将你的给我们。”我说道。

  她笑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你说。”

  “你和唐飞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不解的看着我。

  “为什么那么问?”

  “因为那天在你家里过夜,似乎你每天都睡在客厅里面,你们不是未婚夫妻么,为什么不一起?”她那双大眼睛,泛着泪珠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心说纸保不住火,便老实交代了:“其实我也脑不清楚这是什么关系……不过总的来说,是互相信赖,我和唐飞雪之间,都是一种很奇妙,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那就是说,你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未婚夫妻?”她笑了,笑的很甜,很好看。

  “以后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现在嘛,也差不多。”我如此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