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

12.神秘的狼哥

最强狂婿 龙不相 4406 2021-07-23 03: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张诗函气的发抖,她不知道这个蓝魔到底是丁春买的,还是丁春本身就是这个的制造者。

  因为陈·光标说过,蓝魔的精粹度目前在市场上很少见,可以说它是最精纯的毒品,一般的工艺很难达到这样的水平。

  精粹程度达到了97.5%。

  这也是蓝魔畅销的原因,一旦沾上,基本上就会成为蓝魔的俘虏。

  传说地狱里面的诸魔群鬼是没有血的。

  但这传说并不正确。

  鬼没有血,魔有血。

  那就是蓝魔,它不仅有血,还会抽干人的血,抽的一干二净,最后连一具干尸都不会留下。

  被蓝魔折磨死的人,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人这个名词,因为长期被蓝魔奴役,这个人也早就支离破碎了,犹如一具死了几百年的枯骨一样,皮肤黯淡无光,双眼凹陷。

  如果是女人的话,就会看到她的乳房跟放了气的气球一样,毫无精神。

  张诗函的父亲当初就恨极了蓝魔,所以张诗函也恨,她是刻骨铭心的恨,比她父亲恨的更厉害,因为蓝魔还带走了她最亲的人。

  从局里出来之后,张诗函沸腾的心久久没有平息,她的眼睛通红,让王保保也有了几分畏惧之心。

  王保保说道:“你没事吧?陈队长说了,谢谢你提供的线索,但这事情我们平头老百姓还是不要管的好……这已经不是我们管的范围了。”

  “现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张诗函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这让王保保唏嘘不已,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去找一找这个所谓的蓝魔到底是在哪里。

  而他王保保的朋友中,三道九流都非常多,要探听一个毒品,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王保保此刻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让眼前这个坚强的姑娘落下泪来,所以安顿好了张诗函之后,王保保在夜晚的工作之后,悄悄的来到了酒吧里面。

  “保哥!”一个猥琐的声音在王保保的身后响起,他往后一看,却发现是李猫。

  李猫的名字并不是叫猫,其实是应该叫茂,但是他这个人狡猾的很,所以一起玩的人就将李茂变成了李猫。

  不过李猫这个名字倒是顺口不少。

  李猫是个矮胖子,身高不过一米六多一点,但是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长相粗鄙的他,能够娶到白富美,走到人生巅峰,完全是凭借着哪一张嘴,还有他非常吃得开的关系网。

  王保保很少去拜托别人,通常他都是被别人拜托的,而上次李猫被高利贷追杀,是王保保开车救了他一命,所以这一次听说王保保需要帮助,李猫毫不犹豫的过来了。

  酒吧的音乐很嘈杂,在远处的舞台中间,有不少的年轻男女正在跳甩头舞,王保保虽然很喜欢汽车的引擎声音,但是对酒吧的气氛很不喜欢。

  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在夜晚一边开车,一边呼吸新鲜空气,而不是在这沉闷的空气里面抽烟。

  李猫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的从怀里面拿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塑料袋,李猫鬼鬼祟祟的说道:“保哥,这次我可是尽了力哟,这蓝魔,那可不是一般渠道能够得到的,要拿到这玩意儿,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

  “你是哪里得到的。”王保保说道。

  李猫指了指远处,有一个妖冶的女人,正在人群中搔首弄姿,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背部全露,引得周围男人纷纷吹口哨,她一边扭动着水蛇似的腰肢,一边用极度魅惑的眼神看着周围,引来了阵阵尖叫。

  矮胖子李猫吐了一个烟钱,他用手指戳破之后,猥琐的笑道:“那女人叫做红娘,货就是从她受伤弄到的,这女人的男朋友叫做狼哥……狼哥你应该知道吧,在这余洲市,那可是非常吃得开的人物,一般人也不敢招惹……”

  李猫掰起了手指头:“卖气球、借贷、龟公、砍人……他什么都做,只要给他钱,就算是老天,他都敢捅出一个窟窿来。”

  “气球?”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目光短浅了吧?这是最新的一个玩意儿,叫做嗨气球,这东西能够上瘾的,去年十块钱一个气球,今年都五十块一个了,据说都被狼哥给垄断了,但是我后来才知道,狼哥的胆子越来越肥了,十年前忽然消失的蓝魔,这时候从他的手上又出现了……啧啧啧……当初那事情你听说了没有,一个特警都被……”说着李猫朝着王保保抖了抖眉毛。

  王保保知道,礼貌是在说张诗函的父亲,不过他没拆穿,他说道:“那你知道背后支持狼哥的那个家伙是谁?”

  “哎哟喂,这你就别问了,敢碰蓝魔的,那都不是一般人……你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你说你兄弟要这个是吧,我劝你还是送他去戒毒所吧,这玩意儿不能沾染,一沾染……这个人就废了,我损阴德的事情做过很多,但惟独这玩意儿我不敢碰,这东西根本就和杀人没什么两样啊。”说着,礼貌开始摇头,他已经有了退意。

  王保保拍了一下李猫的肩膀:“谢谢了,猫哥……”

  “甭提谢谢,你我兄弟伙子,谁跟谁啊……”李猫朝着远处一看,顿时眉飞色舞:“那边有个辣妹,我去勾勾,看看能不能排解一下晚上的寂寞咯!”

  “小心给嫂子知道。”王保保笑骂了一句。

  李猫伸出了手,做了个OK的手势,立刻就走开了,而这时候王保保已经靠近了狼哥,此时他的目光落在红娘身上,虽然他从未尬舞过,但这时候他若是想将事情更进一步,就必须尬舞一下。

  好在以前王保保也跳过一段街舞,那是完全在赛车之后,为了调节气氛所用,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派上用场了。

  王保保混入了人群之中,不断的摆动自己的身体,尽管他自己觉得自己那么做跟傻,不过有那么多人陪着自己一起傻,也就不会觉得太傻了。

  其实得到狼哥的这个线索,王保保可以回去跟陈·光标说了,因为他知道陈·光标的电话号码,但现在王保保知道,狼哥只是个小喽啰,恐怕这其中还有很多的缘故。

  在车上发现了蓝魔,实际上王保保已经可以将目标锁定在丁春身手,但是丁春并不是百分百的制毒者。

  因为丁春精神状态很好,而且他家有钱,没必要玩那么危险的东西,兴许是丁春约的某个妹子,在旅馆回来的路上,忍不住吸了两口留下来的。

  这世道什么都讲究证据,所以王保保就在寻找证据。

  “帅哥,你跳舞跳得真好。”红娘发现了人群中凸出的王保保,顿时来了兴趣。

  王保保看了一眼,在远处和一群兄弟喝酒的狼哥,心说现在过去,恐怕也接近不了狼哥,不如从他身边的女人下手。

  王保保勉强自己笑了一笑,他说道:“你也不赖啊。”

  红娘捂嘴轻笑了起来:“不如我们一起来一首歌?马上要开始摇啊摇这首歌了,我们一起吧?”

  “一起?”王保保还没有准备好,红娘的手反倒是已经搂住了王保保的小蛮腰,几乎是又掐又摸,让王保保心惊胆战不已。

  他虽然自诩不是一个乖乖男,但是对于男女的事情,他还是非常的注意,除了和前女友较为亲密外,其他的女人,他都敬而远之,他认为女人是麻烦的生物,如果不是特别要好,还是少招惹为妙。

  过去的几年里,这经验非常受用,但现在在今天这经验什么都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