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第295章 岷山七怪 (求订阅)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紫衣居士 4013 2021-10-27 16: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孟文的认知只是如此,不但贫乏,而且抽象。

  若是叫孟昭来理解,便是这双胞兄弟的一种武学手段,具游戏中的光环bugg效果。

  比如削弱光环,一旦触发,便会削弱人的战力,很实用的一种功夫。

  当然,认出这双胞胎之后,其余的人的信息也都在孟文的脑海中划过。

  那手持战锤的威猛大汉,应该就是岷山六怪中的老二,性命不详,外号大铁锤。

  修行武道为浑天三十六锤,至刚至阳,乃是一等一的正面杀伐武学,配合其手中战锤,曾生生锤杀一尊先天中期(周天循环)的大高手。

  一脸阴邪气的英俊道士,是老三,人称摘花道士,这个摘花的花,并非女子代称,而是真实的花朵,摘花飞叶,皆可伤人,这是摘花道人称号的由来,形容他所学玄重金罡的威力霸道。

  而且他也并不好女色,因为玄重金罡乃是正儿八经的童子神功,若想破身,非得练到先天绝顶,凝练金罡之后才行,现在的他远远做不到。

  老三老四则是一对夫妻,女练彻鬼鞭,男练地魔拳,看起来并不般配,实则比起一些表面登对,实则神离的夫妻要恩爱的多。

  至于这两门武学,来历未知,似乎也是中古流传下来的邪道武功。

  最后就是那双胞兄弟,具体功法不详,但兄弟二人双体一心,联合起来战力倍增。

  至于七怪的老大,很少有事迹流传,甚至很少有人见过。

  只知道是个女人,至于长什么样子,武功有多高,都没人知道。

  但,其余六怪每人都曾有搏杀先天的战绩,能压服这六大凶人成为老大的,绝对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为什么叫岷山七怪,而不是七侠,或是七邪,七魔,是因为这七个人行事正邪难辨,很难归类于某个明确的阵营,所以才叫七怪。

  当然,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只有实力才是真正需要在意的,而恰恰,岷山七怪的实力,也建立在一个又一个血腥战绩之上,昨晚孙家的灭门一案,如今也可以安在他们身上。

  所以,孟文不但怕了,还绝望了。

  虽然岷山七怪的老大并不在场,但只凭眼前六人,也足以将他杀一百个来回还嫌少。

  不过,他到底并非那些混吃等死的酒囊饭袋,强忍住心中的惊惧,大声道,

  “岷山七怪,我认出你们,你们本是岷山郡人,于江湖闯荡,与孙家无冤无仇,昨晚所为,必是为人卖命,受人指使。

  既然如此,何不投靠我南安伯孟家?旁人能给你们的,我孟家也能给,旁人不能给的,我孟家同样能给。”

  不得不说,孟继祖教儿子的手段还是不错的,面临危局,虽然胆怯,害怕,仍积极的自救,并充分利用自己世家子弟的优势,进行嘴炮游说。

  现在他没见到孟家高手出现,只这二十来个骑士就想抵挡敌人,纯属痴人说梦,所以无论哪种方法,他都要试一试。

  诚如他所说,都是给人卖命,给谁卖不是卖?无非是价钱高低罢了。

  至于什么旁人不能给的,孟家也能给,这纯属胡说八道,空许支票,但也是一种极有效的手段。

  可惜,也不知是孟文的人格魅力不足,还是嘴炮神功修行不到位,并没有打动这六人,甚至于被认出身份和来历这件事,也没有影响到他们。

  只见岷山七怪的老三,摘花道人邪魅一笑,英俊的面庞足以勾动任何少女芳心,却满是血腥气。

  一甩手中的拂尘,从里面抽出一条极细的白丝。

  绕着自己的右手食指缠了一圈又一圈,曲指一弹,这环绕着食指的白色丝线便化作一道闪电,风驰电掣朝着车队方向飞去。

  车队后方一个孟家骑士素质极高,更眼疾手快,纵马上前,大喝过后,手持长枪朝着那白电刺去,想要将其挡下。

  此人武功倒也不错,眼力反应更是惊人,枪尖眼看已经点在那白电上。

  然而,这白色丝线化作的白电似有灵性,竟然宛如活物一般,环绕着枪身缠上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拉拉的绞断钢枪,再度刺向这骑士心脏。

  坚硬无比的铠甲,纵使用刀劈斧砍,内家真劲催伐,也能抵挡一时三刻。

  然而,这绵软连薄纸都无法穿透的白色丝线,在一股玄妙真气的加持下,竟毫无阻碍的直接破开铠甲,刺入血肉,带出殷红血滴,生生将一个孟家武士射穿。

  噗嗤一声响过后,白色丝线整个穿过这孟家骑士的身体,又晃悠悠飘飞了半米,这才耗尽所有力量,落到地上。

  而那被射穿的骑士,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噗通一下栽落马下,引得胯下乌鳞马恢恢一声哀鸣,低下马头,不停的蹭着那孟家骑士的尸体。

  这一下子将孟文吓的全身湿漉漉一片,和刚刚洗了澡一样,心里和上了八十迈的速度差不多,狂飙急跳,就差血管爆裂而亡。

  如果不是这个骑士替他挡了一下,刚刚那一跟不起眼的,从拂尘上抽出的白色丝线,杀的就是他。

  从结果上来看,是好的,孟家武士虽武功不足,但忠勇无畏,用自己的性命捍卫孟文的安危,让人动容。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单摘花道士一人,抽出二十根白丝,便足以用摧枯拉朽之势灭掉孟文身边的骑士,第二十一条,就能送孟文回老家,地下的老家。

  他无法再冷静应对,

  “你们要什么?金银珠宝,武功,还是神兵利器,宝药资源,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说个价钱。”

  然而,六怪依旧无动于衷。

  但奇怪的是,他们也并未直接上前杀死孟文,只是离着一个比较远的距离,似在等待什么。

  孟文虽惊惧,反应也慢了些,却并非真的蠢人,很快想到对方围而不攻,却采用远程进攻消耗他身边力量的原因。

  是怕有诈,怕他身边有着孟家高手随性,怕落到埋伏当中。

  事实上,若非有所顾忌,他们早该一拥而上,直接将孟文宰了,而不是接连用出裂地手段,想要摧毁骑兵阵型,使出摄魂大法的粗浅法门,削减战意,以及刚刚摘花道人的惊艳一击。

  试探,都是试探。

  但同时,孟文也想到,孟府高手未曾现身,是不是因为七怪的老大也没露面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