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79章 埋在春天里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751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省吾……”皇甫厚德勉力挤出一丝笑容,“不……不要哭……站起来……切莫学……学那小女儿……姿态,你是小……小男子汉……”

  他咽下一口又将涌出来的毒血,深吸一口气憋住,一字一顿地说道,“长…大…了…也…要…作…大…丈…夫!”

  “是,皇甫伯伯!”方省吾重重地点点头,站起来使劲擦了一把眼泪,止住了哭泣,可泪水却仍是止不住地默默流淌。

  “嗬……嗬……”皇甫厚德一连喘了几大口气,竟似精神一振,沉声唤道,“百无……”

  “大哥!……”

  “你快些起来吧,千万不要这个样子……舍生取义,死得其所,何尝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皇甫厚德的原本黯淡发黑的脸色突然好像有了一种异样的神釆,显得异常平静,宁和,安祥。

  苏百无知道,这必定是回光返照的现象了,于是他跪步近前,紧紧握住皇甫厚德的手,哽咽道:“大哥,你有什么未了的心事么?尽管吩咐于我,小弟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一定要替你办到!”

  皇甫厚德凄然一笑,从怀里缓缓摸出一块圆形牌子,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摩挲着,似乎是十分珍惜的样子,“百无,这是我们五行门的门主令牌,叫做阴阳五行令,为兄拿着没用啦……百无,为兄现在把它交付于你,你一定要替我好好保管……”

  苏百无接过令牌略微打量了一下,见它的直径大约三寸左右,质地极为罕见,竟似由一黑一白两块玉石天然地合在一起,被雕刻成两条栩栩如生阴阳鱼的模样,两条鱼的眼睛却都是红色的,显得分外明丽夺目。盯住令牌看时,竟觉得那两条阴阳鱼忽然就灵动起来了,好像是在逐尾嬉戏,圆转不息。

  皇甫厚德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为兄无能,未能振兴师门,也管束不了东方师弟,今后他若是误入歧途,为兄也看不见了,想起来真是愧见师父他老人家。百无,你日后若是见了东方师弟,如果他能肩担道义,你便把这块令牌交给他;如果他作了朝廷鹰犬,与你等为敌,那么你就把这块令牌交给我的小师妹。”

  “是,大哥,小弟谨遵兄命!”

  皇甫厚德想了想,忽又说道:“百无,为兄还要求你答应一件事,你能做到么?”

  苏百无凛声应道:“大哥尽管吩咐,只要小弟能做到,纵然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皇甫厚德凄然一笑,不看苏百无,却注视着方省吾,缓缓说道:“无论如何,东方恨青终究是为兄的师弟,即使他误入歧途,为兄也有管束乏力的责任。若是将来你等为敌,看在为兄的面上,还请饶他一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是,大哥,小弟谨遵兄命!”

  “好,好……”皇甫厚德欣慰地笑笑,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欢喜观音,微微皱起了眉头,过了片刻,他叹了口气,紧接着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释然豁达的笑容,喃喃说道:“老妖婆倒真是命大,本打算与你同归于尽的,看来在下却是要先走一步了……”

  “百无,”皇甫厚德收起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模糊的视线,低下头,深深地注视着苏百无,似乎想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把他的相貌印留在自己的眼瞳里,“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答应为兄,不要为我报仇,若是那欢喜观音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就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能说出不争前辈的孙儿现在何处,你就放过她吧,好么?”

  “好,大哥,小弟记下了。”

  皇甫厚德抬起头,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脸上浮现着平和安祥的笑意,好像看到了云雾隐隐的远山上,青草正在茁壮地生长,野花正在娇艳地绽放,林木变得更加高大了,青翠柔软的枝条在暮春的暖风中轻舞着,摇摆着……

  “多好的春光啊……”皇甫厚德喃喃着,目光渐渐变得迷蒙而散乱了,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头慢慢地垂低,垂低……最后终于一歪,紧跟着,他的身子晃了一下,缓缓倒下了。

  “大哥!……”

  “皇甫伯伯!……”

  ……………………

  风,徐徐地吹着,似乎在讲述着春天里的故事。

  云,缓缓地荡着,似乎在欣赏着人世间的美景。

  天空中划过几只似乎在寻巢的燕子,呢喃着飞远了。

  多好的春光啊……

  可是,还有什么比生命与在春光中逝去更悲惨,更残忍的呢?

  如果没有,那么,请把皇甫厚德埋在春天里。

  默跪半晌,苏百无两眼血红地拉着方省吾一同站起来,喑哑着说道:“三儿,把你皇甫伯伯的锄头拾过来,然后在这等着师父。”

  “嗯。”方省吾神色黯然地应了一声,蔫蔫地去了。

  苏百无转回身,一腔悲愤地大步向欢喜观音走去。

  来到近前,苏百无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想要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可是那怒火却早从他的眼里窜出来了。

  “你干的好事!”苏百无咬牙切齿,目光如炬,便似要将欢喜观音嚼碎了,烧化了。

  欢喜观音休养了半天,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只是觉得自己的腹部与盆腔之中还有丝丝隐痛不断袭来,于是她不由自主地蹙紧了眉头,眉梢偶尔还跳动几下,嘴角时不时地抽搐着,“咝咝”地吸着凉气。

  她试图运功抵挡一下疼痛的感觉,可是竟聚不起一丝真气,于是她心里明白,自己的这一生潜心修炼的“怀春功”是被皇甫厚德全部震散了。

  欢喜观音不禁感到十分愤恨,然而看着苏百无那直欲噬人的残爆眼神,她不由得也有些为之气馁,愤恨之意立时便消退了八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片戚然了。

  好在从疼痛的程度来判断,她感觉自己的肠子似乎并没有被震断,盆腔里的部件虽然不能说是完好无损,不过若是好好休息调理个一年半载的,估计还可以用,这倒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于是她的心里又稍微感觉好受些了。

  “那个……皇甫厚……德他……他……”

  欢喜观音心里面暗暗得意,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竟似一副懊悔的样子。

  看来她非但易容之术了得,“易心”之术也是非比寻常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