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7章 少妇施媚术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771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门一下子开了,腰肢款款、娉娉袅袅地走进来一位红衣女子。

  时值深秋,夜间天气已经有些清冷,又零零星星地落着雨点,更添寒意。然而那女子的一袭红衫却甚是轻薄,甚至看起来有些通透,紧紧地裹着身体,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曲线,显得胸前的双峰更凸出。精致的一张苹果脸,脸颊上透出两抹嫣红。眼睛很亮,眼神很媚,就像两朵桃花飘落在一池春水上面,荡漾着温柔,又不胜凉风的娇羞。而颦笑间的风情,却都贮蓄在腮边的两只深深的酒窝里。酒窝很深,就像馋嘴的蜜蜂在红彤彤的苹果上面咬出的洞儿,于是那溢流出来的风情便是香甜的了。

  对比之下,尼楚贺像一颗尚未成熟的苹果,还带着几分青涩,而这个女人却是一颗已经完全熟透的苹果,散发着诱人芬芳,使人忍不住尝上几口。

  女人的身后又陆陆续续地走进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侏儒,身高不过三尺,腰身却足有四尺,圆滚滚的,套着一件鮮绿的袍子,整个人看起来像一颗西瓜,显得非常可笑。

  尼楚贺当然想笑,却是笑不出来。只见森冷的灯光下,红衣女子娇媚妖艳,绿袍侏儒丑陋古怪,一红一绿交相辉映,竟显得十分诡异!亏得她是“见过大场面的”,若是换成其他柔弱女子,岂止是笑不出来,只怕……只怕早已吓尿了裤子!

  侏儒后面是一位青年男子,剑眉星目,长得甚为英俊,不过脸色却白得发青,身体有些佝偻,走路很轻,给人一种身体已经被掏空的感觉,若非身怀上乘轻功,则有纵欲过度之嫌疑。

  青年男子的后面是一条黑衣汉子,又瘦又高,双手和脖颈的皮肤和衣服一样黑,竟连脸上也是漆黑一团,漆黑得令人看不清面目。他紧紧跟在青年男子的后面,亦步亦趋,简直就要贴在青年男子的后背上。走路的姿势极为奇特,每当他迈出左腿时,则左臂必然随之摆起;迈出右腿时,则右臂必然随之摆起。由于他身高腿长,步幅极大,而步伐又绝对不能超过青年男子,所以他每次在抬腿和摆臂的时候,其间的节奏显得很是缓慢却掌握得恰到好处,就像一支被人操控的木偶。不过幸好他走路的姿势如此奇特,否则别人定会误认为这个黑黢黢的东西是青年男子的影子。

  最后进来的是一位紫脸汉子,卧蚕眉,丹凤眼,鼻直口方,颌下三绺长须,竟然和关二爷有八分神似,想必是燕北五侠中的紫云长吴义了。

  果然,一见那紫脸汉子进来,铁柔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惊是喜,颤声说道:“五弟,你……你果然……果然来了……”

  屠恶却狠狠剜了吴义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冷笑道:“好五弟!好威风!”便扭过头去,再也不瞧他一眼。

  吴义脸皮一热,欲言又止,勉强地笑了一下,显得十分尴尬。

  “啊呦……”红衣女子娇笑道,“果然是好兄弟,一见面就亲热得不得了,却如此冷落了客人,奴家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喽……”一边说着,一边搬过一条凳子给那青年男子坐下了,动作很是温柔亲昵,眉目间满是风情。青年男子面无表情,大剌剌地坐下,其他几人分别站立在他的左右,容貌甚恭,只有红衣女子还是一副浅笑盈盈的样子。显而易见,虽然他的年纪最小,地位却是最高。

  “客人?”何醉忽然悠悠说道,“俗话说的好,半夜登门,非奸即盗……”

  “咯咯咯咯……”一串长笑,红衣女子花枝乱颤,媚眼如丝,吃吃说道,“何三侠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依奴家所见,何三侠糊涂也倒罢了,怎么竟说出如此老不羞的醉话来?且照照自己的老脸,哪个值得奸了?且看看自己的小店,哪里值得盗了?咯咯咯……笑死奴家了……”

  “住口!”屠恶怒道,“夜猫子进宅没好事,再要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屠割了你的舌头?”

  “啊呦!好厉害!”红衣女子吐了吐舌头,又自娇笑道,“不过据说屠四侠最是面丑心善,江湖人称丑罗汉,自然不会和小女子一般见识的,不过奴家奇怪得很,屠大侠如今却作了厨子不成?啧啧,可惜可惜,可惜屠大侠的无厚刀如今却用来杀鸡宰鹅,岂不是暴殄天物喽?”

  “哼哼!老屠眼中,杀鸡杀人只是一般道理!”

  “错了错了……”红衣女子面带微笑,一双妙目眨也不眨地盯住屠恶的眼睛,目光却渐渐变幻,仿佛化作一池春水,令人如痴如醉,声音忽然变得异常温柔,“依奴家所见,用刀杀人未免失之血腥,终究落了下乘,屠大侠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屠恶的眼睛突然变得迷离恍惚,口中痴痴问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莫非你有什高明的手段……”

  红衣女子痴痴吟道:“二八佳人体似酥,腰中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杀人何须用刀……”细语温软,腔调缠绵,竟似充满了诱惑。

  “骨髓枯……何须用刀……何须用刀……”屠恶似乎已经神不守舍,兀自喃喃道。

  梅二先生突然喝道:“好一张利嘴!好一双媚眼!四弟且莫着了她的道!”

  屠恶一惊,猛然省过神来,浑身打了个激凌,突然觉得身体变得有些绵软虚脱了,不禁心中暗道:“奇怪!奇怪!”

  眼见得功亏一篑,红衣女子暗道可惜,于是收回眼神,又换成如花笑靥,娇声道:“这位就是当年名震江湖的梅准梅二侠喽?好一副仙风道骨,可惜垂垂老矣,空负白头……”

  “哈哈哈哈!”梅二先生纵声长笑道,“梅某虽老,却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人黑屁股擦白粉,老黄瓜刷绿漆,嘿嘿,可笑可笑!二八佳人,只怕要调过来说才好”

  “你!”红衣女子脸色一变,如霜似冰,显然已经恼羞成怒,将手一指,便要发作,突地又转怒为笑,一怒一笑之间切换得极为迅速,如同川剧中的变脸绝活一般,“奴家错了,奴家口齿虽利,却哪里比得上算命先生的嘴皮子,与梅二先生斗嘴,岂不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手指转向铁柔,突又收回,掩口惊呼道:“啊呦!好一双麒麟臂!这位定是江湖传说中的百炼金刚铁柔铁大侠喽?百炼钢终化绕指柔,铁大侠的名字起得极好,想必撸铁也是撸得极好的!”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将两只媚眼在铁柔身上瞟来瞟去。

  铁柔的眼睛与之甫一交接,心里竟然突地一动,浑身便不自在起来,只觉得那妖媚的眼神如同一双温柔而急切的小手,便要扒光自己的衣服。于是他略显尴尬地下意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心里念道:“老铁啊老铁,怎么今晚如此不争气?千万不要着了她的道,说出去可就贻笑大方了……是了,这女子想必会什么摄魂之术,刚才四弟差点就被勾了魂……啊呀,是了是了,五弟一定是被她迷惑得丢了神智,才这般如此……五弟呀五弟,你绰号紫云长,自当有关二爷的英雄气概,岂能失迷于女人之手?想那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夜下读春秋,全然不近女色……哎,老铁啊老铁,素日里你的心肠向来是软的,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硬上一硬,除了这女子,还我五弟一个清白之身……啊呀不好,她还在看我呢,老铁呀老铁,亏你练了大半辈子的金刚童子功,怎的……”

  一时间,铁柔不停地胡思乱想,竟似身不由己,着实气恼得很,无奈之下,他索性闭上眼睛,再也不敢看红衣女子一眼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