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9章 马屁加高帽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011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苹果”轻轻地拢一拢秀发,敛起娇嗔媚浪的神态,正色说道:“奴家不才,所虑非周,还望四位前辈见谅则个。这第一个法子么,便是诚心诚意地想与四位前辈化敌为友,不知梅二侠意下如何?”

  “化敌为友?”梅二先生略一沉吟,眼瞳微缩,沉声问道,“如何化之?”

  “梅二侠学识渊博,自当知道这句话: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老夫自然知道,此乃《滕王阁序》中的名句,只是王勃年少才高,志向远大;我等却已行将就木,混吃等死,正如米珠之光与皓月之辉,岂可相提并论?”

  “此言差矣!当年燕北五侠威震江湖,名赫一时,奴家虽未亲眼得见,却多有所闻,只恨少生了三十几年,不能一睹风采,实在是遗憾得很。

  所幸燕北五侠虽然人已经不在江湖,江湖中仍有你们的传说:铁大侠一身金刚童子功,两只麒麟臂,纵横捭阖,所向披靡;梅二侠的八卦游魂步,六十四路梅花易手的暗器功夫,疾如闪电,落如星雨;何三侠内功深厚,酒量惊人,一套不醉不归掌虽然看起来好似酒后颠狂,胡拍乱打,却是有法有度,暗藏玄机;屠四侠家传解牛刀法,一口无厚刀锋利无比,以无厚入有间,大杀四方,游刅有余。至于吴哥,在燕北五侠中年纪最小,武功却是最高,据说自创的春秋刀法已近有形化无形之境,假以时日,放眼整个武林,恐怕罕有匹敌。

  燕北五侠虽然已经退隐一十八年有余,功夫却是一天也没落下,而且想必已经日益精深了。奴家乃后学末进,若能有幸见识一二,必然受益匪浅。”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世间之屁,种类繁多,如人屁狗屁牛屁猪屁羊屁鸡屁鸭屁等等;屁之性,无色无形,却是有味,其味或酸或咸或臭或辣,闻者皆掩鼻厌之。然则凡事皆有例外,屁亦如此。诸屁皆臭,唯有马屁最香。倘若某人天天闻得马屁,非但不会觉得其臭如屎,闻之熏熏欲昏,厌而挥之,反而会觉得其臭如兰,闻之心旷神怡,乐而享之。

  千嫌万嫌,高帽不嫌。

  世间之帽,款式多样,颜色各异。款式有方帽圆帽尖帽扁帽宽帽窄帽长帽短帽高帽矮帽等等;颜色有白色黑色绿色红色黄色橙色灰色紫色金色银色……戴帽子亦颇有讲究,肤色须与帽子颜色谐调,脸型须以帽子款式搭配。如若不然,非但不能锦上添花,反而显得狗尾续貂,徒增笑而。诸多颜色,唯有绿色最是令人憎恶。倘若赠送某君一顶绿帽子,非但劳而无功,甚至反目成仇;诸多款式,唯有高帽最是令人喜欢。倘若赠送某君一顶高帽,其必定不会嫌弃,必定会欣然戴之,巍巍乎堂堂乎俨俨乎岸岸乎,洋洋得意,高兴大大的!

  “苹果”所说的这些话,正是马屁加高帽之混合物,其功效之强可想而知。口舌吞吐翻卷之际,态度不可谓不端正,神色不可谓不庄重,语气不可谓不诚恳,腔调不可谓不婉转,当真是一本正经恭谨谦逊推心置腹娓娓道来,纵使燕北四侠(吴义除外)对她有十分敌意,此刻也只剩了三分。

  铁柔心道:“她说我老铁两只麒麟臂纵横捭阖倒也不假……不过惭愧啊惭愧,亏得她晚生了三十年,倘若……哎!只怕我老铁这一身金刚童子功早就破了……”

  何醉心道:“若论武功,老何我不过是稀里糊涂罢了,若论酒量,老何我若是自称第二,有谁敢称第一?嗯……她这番话多少掺了些水分,尤其是说我胡拍乱打,似乎略有讽刺我是酒后一顿乱打王八拳之嫌疑……”

  屠恶心道:“我老屠平生最是讨厌臭婆娘的花言巧语,怎么此刻却觉得有些受用起来?嘿嘿……我老屠家世代杀牛宰羊,祖传的手艺如今却被她冠以家传武功,真真是说出个花来了……”

  梅二先生暗叹道:“好口才!若不是一介女流之辈,若是生于春秋战国时代,当可与苏秦张仪媲美了。果然不愧水果之王,且不论武功如何,单论这心计,也非常人能及。她明里是夸赞我等如何如何,暗里却也隐含威胁之意,我等武功路数,她如数家珍随口道来,自然是暗示我等明白她们是胜券在握有备而来了……与这等对手为敌,当真不知是幸是悲?不过若是她巧言令色,让我等舍弃道义化敌为友,那却万万不能!”

  心念既定,梅二先生微微一笑道:“不敢不敢,阁下不必过奖。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的燕北四侠,已经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了。将老之身,岂入阁下之眼?穷苦之状,尚望贵人垂怜!”

  “苹果”也微微笑道:“梅二侠过谦了,奴家也听得出弦外之音,何必妄自菲薄呢?古人讲,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燕北五侠英雄半世,怎么能自暴自弃,甘心埋没于市井,与贩夫走卒寻常百姓为伍呢?实不相瞒,座中那位男子,身份背景非同小可,奴家不才,甘心受其驱弛,似燕北五侠这等英雄,若能尽释前嫌,则可作入幕之宾,共创大业,还望梅二侠仔细思量才好。”

  “呵呵呵呵……”梅二先生哂笑道,“共创大业?一起杀人放火吗?”笑容一敛,继续说道,“若再要打打杀杀,我等当初何必退出江湖?何况江湖中人才辈出,正所谓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如今的江湖,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如阁下等人,皆是后生可畏也,咱们这把老骨头,可是高攀不起呦……”

  摇了摇头,梅二先生沉声道:“阁下的这个法子,老夫绝难苟同!”

  “苹果”的脸色稍稍一窘,叹了口气,温声劝道:“梅二侠何必说得如此绝决,还望三思……”

  “无需三思!”梅二先生斩钉截铁道。

  “好罢……”“苹果”颇有些无奈,随即又笑道,“强扭的瓜不甜,这人一老啊,反倒和小孩子一样——任性!不打紧,奴家还有第二个法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