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19章 东有启明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4522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死水微澜

  突听窗外一声阴恻恻的冷笑,紧接着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难得六堂主此刻还有如此雅兴,想必是胜卷在握了?”

  三人俱是一惊,未待反应,一支袖箭已经穿窗而入,“夺”的一声钉在柱子上,箭头扎着一个小纸团,箭尾兀自振颤不已。

  “谁?!”饕餮怒喝一声,全身已然绷紧,一掌将“苹果”推开,长身而起。

  “香蕉”一个滚身,蹲在打开的那扇窗户下面,暗中听声辨位,伺机而出。

  “嘿嘿……兄弟公务在身,就不打扰六堂主了……”阴恻恻的声音刚刚响自窗边,瞬间竟似已在数十丈之外。

  “嘲风!”饕餮哂然一笑,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奶奶的,总是藏头缩尾神秘兮兮的,把纸团拿下来,老子看看他又弄什么玄虚?”

  “香蕉”从柱子上取下袖箭,把纸团进珠帘,“苹果”伸手接过去,就着稍显朦胧的珠光轻声念道:“上即班师,魔剑又现。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魔剑又现……老子猜的果然没错……”饕餮喃喃道,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有些神不守舍,似乎有些抽搐。

  “苹果”忽然咯咯一笑,拧腰上前,身子如蛇一般滑进了他的怀里,吃吃说道:“原来是三堂主,你老人家何必这么紧张……”

  饕餮的身体竟似忽然变得有些僵硬。

  他从“苹果”手里夺过纸条,眯起眼睛仔细地端详着,就像在品鉴一副绝妙的书法,简直要从上面看出一朵花来。

  他的手竟似在轻微地颤抖。

  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他的心底泛起,使他感受到一种突如其来的寒意。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杀人的冲动。

  那是一种久违的既紧张又恐惧还掺杂着些许兴奋的感觉,虽已多年未曾有过,却是隐藏在他心底的一根弦,一经撩拨,便震颤不已,铮然有声。

  第一次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

  一想到要去杀人,他就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紧张。

  一想到自己还有可能被别人杀掉,他心里就不由自主地就泛起了丝丝寒意,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手心里竟沁出了一层着冷汗,后背凉嗖嗖地。

  所以他很是恐惧,而且,同时又觉得倘若自己便这样死了,有点亏。

  何止是有点亏,简直是亏大了!

  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黄花大小伙子呢!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

  第二天早上,当饕餮从某处走出来的时候,精神百倍,容光焕发,竟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所以他杀人的过程很顺利,杀得很快,简直快极了。

  于是他尝到了甜头,并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杀人无数,风流无数。

  可是随着年纪增大,他已经渐渐觉得自己有点吃不消了,而且这种解决紧张恐惧的办法简直无异于饮鸩止渴。

  好在他的身份地位一直在蒸蒸日上,到了今天这个层面,很多事尤其是杀人的事早已经不需要他自己亲自动手了,也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直接威胁到他。

  所以,曾经的杀人恐惧感早已经离他远去了,现在他只有一个目标——好好活着,享受人生。

  尽管多年养成的习惯使他对财富和女人还保持着兴趣,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该节制的时候了。

  毕竟,健康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老子现在怕什么?!就怕有钱无寿,没命享受。

  所以近年来,饕餮对财富仍然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渴望,而且也越积越多,可是他对女人的兴趣却已经渐渐消退了,身边的女人也越来越少了。

  有时候,他抚摸着白花花的银子,尽管入手有些冰凉梆硬,却感觉很实在很踏实很满足。

  甚至有时候,如果不是因为硌得慌,他简直宁可搂着银子睡觉了。

  红颜易老,英雄迟暮,曾经的过往都已湮没于岁月的长河之中,化作一声叹息。

  不过慨叹之余,饕餮偶尔也会迸出一个不甘寂寞的念头:难道这一潭死水竟再也溅不起水花了么?哪怕只有一朵涟漪也好……

  人总是这样奇怪,身处于安乐却偏偏又不甘于寂寞,心慑于恐惧却偏偏要寻求点刺激……

  ————

  天色将白。

  “香蕉”的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他悄悄地从房间里退出来,却没有回到自己的屋子,而是走进一棵大树下面的阴影里,悄无声息地站着,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边那颗启明星。

  启明星很亮,却照不到他的头顶,因此,他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显得有些黯淡无光,整个身影也黑乎乎地,仿佛已与树影融为一体,化作一片黑暗。

  人总是喜欢在黑暗中思索,正如那句诗写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东有启明,西有长庚,世上某些人只道它们是两颗星,其实它们却只是一颗,不过是升起的时间不同,称谓不同罢了……”

  “香蕉”忽然很伤感,呆呆地望着天边的星光,呆呆地想。

  “它在西边升起的时候,宣告着黑夜已经来临,它在东边升起的时候,却预示着黎明即将到来……同一颗星,在不同的时间里代表的意义却不同,那么人呢?人岂非也和它一样具有两面性,在不同的时间做不同的事,每件事的意义各不相同……”

  “而我呢?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庭院深寂,隐约有不可描述的声音传来。

  露珠坠落,掉在地上发出“扑扑”的轻响。

  声音像一条条隐形的鞭子,狠狠地地抽打在“香蕉”的心上,抽打着他的神经。

  他忽然变得愤怒起来,脸色急剧涨红,身体不停地抽搐着,两只手握紧拳头,指甲几乎已经要嵌入掌心,手背上的青筋历历可见。

  天气很凉,可是他的额头却渗出豆大的汗珠,滴滴滚落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

  露珠打湿了他的头发,打湿了他的衣衫,他却浑然不觉。

  他只是感觉很痛苦,无与伦比的痛苦。他想要呼喊,想要爆发,想要把眼前的一切全部毁灭,可是却终究不能。

  所以他只能忍住,拼命地忍住,可越是压抑克制,却偏偏又想起了更多的痛苦的往事。

  他到底想起了什么?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头顶升起一丝丝雾气,脸色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已经平静了许多,只是眼角挂着的那两颗晶莹,是露珠,还是泪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