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69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492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第五不争”微微一怔,却并没有回答苏百无的问题,反而格格一笑,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过奖过奖,你这小子,夸便是夸,赞便是赞,为何偏偏要带着弦外之音呢,却显得不中听了。”

  她扭怩了一下身子,竟似乎显得有些娇嗔,“不过,我方才问你是如何看出我的破绽之处的,你还没有说呢,怎的反倒问我这没头没脑的话,哼哼,真是莫名其妙。”

  苏百无哂笑道:“阁下的易容之术着实是做到了以假乱真天衣无缝的境界,实不相瞒,在下的眼睛虽然不瞎,却并没有看出来一丝破绽。”

  “哦?这倒怪了……”“第五不争”感到有些疑惑不解,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问道,“可是,既然你没有看出来破绽,又如何知道我不是第五不争那个杀千刀的假正经的老不死的?”

  她一说到第五不争,必须要用这几个形容词作为修饰,倒也是奇怪得很,可笑得很。

  苏百无冷笑道:“苏某虽然眼拙,幸好耳朵还未失聪。”

  “第五不争”的眼珠儿转了几转,皱皱眉头,忽然又格格笑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苏百无,莫非你被第五不争那个杀千万的假正经的老不死的传染了疯癫病了么?说起话来竟也颠三倒四的令人摸不着头脑。”

  “哼哼,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苏百无微微一哂,“饶是你再聪明巧变,将不争前辈的音容笑貌模仿得惟妙惟肖,可是你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个细节,嗯……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两个细节。”

  “哦?两个细节?”“第五不争”脸上的笑意渐渐变得僵硬了,瞳孔微缩,透露出几分不敢相信的意味,“哪两个细节?”

  苏百无道:“第一,你实在是不该对我大哥那么热情的,更不该亲昵地叫他厚德。”

  “叫他厚德有错么?难道他什么时候改名了,不叫皇甫厚德了么?”

  “我大哥乃堂堂男儿,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然是叫皇甫厚德,可不争前辈好像从来都是叫他小皇的。”

  “我呸!呸呸呸!”假第五不争忽然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恨恨骂道,“这个杀千刀的假正经的老不死的,年轻时眼高于顶,到老了还要倚老卖老!”

  “还有,”苏百无看她那气极败坏的样子,竟似有些忍不住好笑,“不争前辈从来都是自称为俺的,可是你却一口一个我,实在是……”

  “我呸!”没等苏百无说完,假第五不争将一口唾沫狠狠砸在地面,尖声骂道,“我倒是忘了,这个杀千万的假正经的老不死的实实是一个土老帽子,一身乡土味简直是臭不可闻!俺俺俺俺的,听着简直是别扭得很!”

  苏百无的话头被她打断了,也不再接下去,转过头对方省吾微微一笑,说道:“三儿,这第二个细节却是你的功劳了……”

  方省吾挠挠脑袋,奇怪地问道:“师父,徒儿有什么功劳啊?”

  “放屁!”假第五不争蓦然怒道:“苏百无,难道你是在拿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来奚落我么?!”

  想来她必是模仿第五不争惯了,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在生气的时候要骂人放屁。可是此话从第五不争那个老头子的口中说出来倒也罢了,若是从一个女子的口中说出来,听起来终是有些不雅。

  苏百无转过头来,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好臭好臭,常言道闻香识女人,可惜苏某的鼻子不太好使,只能闻得出臭味,却闻不出香味……”

  “你是在指桑骂槐么?”假第五不争冷冷地打断苏百无的话头,神色之间竟隐隐含着一丝杀气。

  苏百无又是心中一动,皱紧了眉头暗暗思道:“她的易容之术果然高明绝妙,竟然连一点细微的表情皆能纤毫毕现,莫非她戴的是不争前辈的人皮面具不成?不对不对,不争前辈明明昨日里还好好地活着呢,若说只这一夜之间便遭了她的毒手,打死我也不信!难道是第五同人的?”

  见苏百无半晌不作声,只是在那默然出神,假第五不争忍不住嘲笑道:“怎么?不敢说话了吧,你到是继续往下说呀,哼哼!”

  苏百无回过神来,冷笑道:“阁下未免太小看苏某了,你莫要忘了,在你暗算我大哥之际,我那徒儿恰好醒来,嘟囔了一句‘好香’,却不知阁下听到了没有?”

  “好香?”假第五不争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回想了一下,“不错,他是说过此话,那又如何?”

  苏百无不答,只是两眼死死地盯着她,目光如剑,仿佛要穿透她的脸似的。

  少顷,苏百无忽然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阁下夙念过重,难道竟真的以为自己是不争前辈,却忘了自己本是一位女子了么?”

  假第五不争的脸上刚刚露出一丝愕然,突然便怔住了,随即骂道:“哎呀!臭男人,天下男人一般臭,我怎的忘了,只顾得洁身自好,却忘了把自身的香味遮掩一下!”

  方省吾听他们说到这里,立时便省悟过来,嘻嘻笑道:“哇……原来是这样啊师父,徒儿方才迷迷糊糊地还以为妈妈来了呢,原来闻到的香味却是从这个老妖婆身上发出来的,哎呀,好臭好臭!”

  说完,他竟用小手在自己的鼻子前面扇了几扇,惹得旁边的皇甫厚德也忍不住呵呵地笑了。

  假第五不争冷笑一声,眼神突然变得寒冰也似的凛冽,充满了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看来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也罢,老娘我现在就成全了你们!”

  “老娘”二字一出口,显然表示她现在已经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了,当然,也代表她现在已经气到极点——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如果不是昏了头,是万万不肯轻易暴露自己的年纪的,何况她既然自称老娘,可见她的年纪必然是已经不小了。

  苏百无哈哈大笑,反唇相讥:“古人云: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你不但是个老女子,而且还是个小人!出尔反尔,不信不义,也罢,待苏某亲自拿取解药便是!”

  话音未落,只见他纵身上前,笔刀随之挥出,跟着口中吟道:“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正是书圣王羲之在绍兴兰渚山下以文会友,写出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