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68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685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第五不争看到两人,似乎也是一愣,突然快步走向皇甫厚德,呵呵笑道:“厚德,你怎么会在这里,真是巧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去,看样子好像要拍拍皇甫厚德的肩膀,以此来表示亲近之意。

  皇甫厚德这时早已经站起身来,见第五不争热情如斯,慌忙拱手作揖,口中却诧异地问道:“不争前辈?你老人家却怎么来了?”

  第五不争脚步不停,口中打了个哈哈,笑道:“怎么着?只许你们来这,我来却不行么?”

  说话中,他已经来到了皇甫厚德的面前,眼见得右手就要拍到了皇甫厚德的肩膀之上。

  偏在此时,方省吾从床上一骨碌,猛地爬起来,迷迷瞪瞪地嘟囔着:“好香啊……是妈妈来了吗?”

  声音不大,可是在苏百无耳中听来,却好似平地里炸响个惊雷,他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变得比雾还要白,并且布满了惊骇惶恐。

  “大哥闪开!”苏百无突地一声大喊,随即一跃上前,手中笔刀蓦地伸出,点向第五不争的手腕。

  皇甫厚德一怔,虽然不知苏百无为何如此,却立刻反应过来他此举必然事出有因,心知情有不妙,于是将身子稍稍一拧,旋步侧身,然后脚下一用力,便欲退开。

  却是晚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第五不争的右掌已经拍在了他的左肩之上了!

  皇甫厚德只觉得左肩上蓦地一痛,好像有一支针扎进了他的肉皮里似的,随即一种又痒又麻的感觉沿着肩膀传向了大脑。

  “不好,有毒!”皇甫厚德心知遭到了暗算,不禁又惊又怒,迅速抬起右手点住了左臂上的几处穴道,一边运功逼住毒血内流,一边怒目向第五不争看去,只见他脸上仍是带着笑意,嘴角却不自觉得流露着几分得意和诡秘,显得那笑意也变得有些狰狞了。

  苏百无大喝一声:“奸贼敢尔!”手中笔刀兀自向前疾点,同时又向皇甫厚德高声问道,“大哥,受伤了么?”

  第五不争嘿嘿一笑,声音突然变得尖细起来,竟如同女人一般,“好功夫!”

  他口中赞了一句,却将手掌一翻,迅速避开笔刀,然后五指作兰花状,突地向前一探,手臂竟似骤然长出来一截似的,眨眼间便探至了苏百无的腕部。

  两指一弹,劲气疾射!使的竟是极为上乘的佛门武功——“拈花折叶手”。

  苏百无一见之下,心中暗暗惊疑:“瞧他手指纤细修长,竟似女人的手……”

  惊疑之际,他猛然将笔刀撤回,催动内力将笔刀幻起尺余长的刀光,划出一道道圆圈,正是一招“孺子研墨”。

  劲气十足,刀光霍霍,便似要将那纤细修长的手指当作葱花切了。

  第五不争不敢以肉掌硬抗,于是收起兰花指,飘然向后,退到了三尺开外,稍稍皱了皱眉,细声细气地说道:“果然有两下子,可惜……可惜终归还是嫩了些……”

  苏百无只作未闻,闪身退到皇甫厚德的身旁,急切地问道:“大哥,怎么样?”

  皇甫厚德微微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没什么要紧,不必担心。”可是声音却已经有些颤抖,显是强作镇定以宽慰苏百无的心。

  这时,方省吾也凑上前来,奇怪地问道:“师父,你怎么与老爷爷打起来了?这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

  却见自己师父的脸色甚是惶急,皇甫伯伯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心知情况有些不妙,不禁气上头来,大声叫道:“喂!老……老爷爷,你又在发什么疯?!”

  他一气之下,本想骂句老头子,却终是性情仁厚,骂不出口。

  苏百无低声道:“三儿,那厮不是你的老爷爷,是假扮的不争前辈。千万要小心些!”

  口中说着话,他用笔刀挑开皇甫厚德肩膀上的衣服挑开,赫然发现,皇甫厚德的肩膀已经肿起老高,肉色已经有些乌黑,在一片乌黑之中插着一支银针,黑白对比之下,分外明显,一目了然。

  苏百无大吃一惊,急忙用笔刀将银针挑掉,连带着剜出一小块肉来,于是伤口处便汩汩地冒出毒血来,却是黑色的。

  他心中明白皇甫厚德正在用内功向体外逼出毒血,却不知道能否奏效,不禁又是担心又是心痛,简直愤怒已极!

  转回身,苏百无怒视“第五不争”,沉声喝道:“你是谁?为何要暗算我大哥?”

  “第五不争”哈哈一笑,戏谑地说道:“苏百无,莫非你是个瞎子不成?我是谁?我自然是名扬天下的人称冷面纯阳的第五不争啊……怎么你是在明知故问么?还是假装不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竟又与第五不争的声音极为相似,全然听不出来有一点女声在里面了。

  苏百无冷冷喝道:“阁下究竟是谁?何必装神弄鬼的,难道长得不敢见人么?”

  “放屁!再说这话,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第五不争”突然怒了,看起来似乎他对自己的相貌极为在意,容不得别人有半点侮辱贬低。

  苏百无冷笑一声,“也罢,既然你长得见不得人,在下也不勉强你撕破脸皮,把解药交出来便饶你一死!”

  “哼,凭你也配!”

  “第五不争”冷哼一声,语气显得甚是不屑。

  忽然他又轻轻一笑,声音竟又变成了女声,柔柔说道:“看你长得俊眉俊眼的,杀了倒也可惜。这样吧,你且说说你是如何看出来我是假扮第五不争那个杀千刀的假正经的老不死的,我便把解药给你。”

  他这番话,自然是已经承认自己是在假冒第五不争了,并且在第五不争的后面一连加了三个恶劣的形容词,不过语气中似乎有种又爱又恨的意味,着实有些令人奇怪。

  苏百无心中一动,冷冷说道:“原来阁下果真是个女人,佩服佩服,想不到你非但易容之术了得,竟然连不争前辈的声音也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看来你不但是不争前辈的老熟人,而且还煞费苦心甚至是处心积虑地琢磨他老人家的一言一行了,却是为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