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25章 用心良苦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614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尼楚贺忽然就生气了。她气呼呼地嚷道:“喂!我说你这个糟老头子,怎么这么奇怪?我和三哥好心好意地要帮你,怎么你非但不领情,反而怀疑我俩是坏人不成?你看我俩长得像坏人么?”

  梅二先生冷冷说道:“老夫看不见,就算能看见,老夫平生也从未见过有人在自己的脸上写着坏人两字。”

  “嗬……好吧,就算你现在看不见,可是刚才三哥帮你们要解药的时候,你终归看见了吧?到底是帮你们还是害你们,你心里清楚吧?”

  “老夫只知道,现在大哥和五弟都死了……”

  “你!你……”尼楚贺如果不是看见屠恶一头撞在墙壁上的后果,她简直就要气得撞墙了,“不可理喻……不可理喻……好心当成驴肝肺,好好好,三哥,上赶子不是买卖,咱们走吧,何必自讨苦吃!”

  梅二先生嘿嘿冷笑道:“快走,快走,恕不送客……”

  吴省方面露微笑,笑意渐浓,就像变得越来越温暖的阳光,悠悠道:“可是如果我们走了,就真地中了梅老前辈的计了。”

  尼楚贺奇道:“中了他的计了?中他什么计了?”

  吴省方道:“珠妹,你记不记得吴前辈之前说过的话?”

  尼楚贺道:“当然记得,他说这件事绝非他们原来想象得那么简单,幕后之人的背景和实力都非常强大,所以他想做个卧底,摸清那伙人的底细,可是没想到刚才刚刚说到关键处,来了个司空捕风……”

  “不错,”吴省方又问,“那你知不知道那个司空捕风是什么人?”

  “他简直就不是人!”尼楚贺恨恨说道。

  吴省方转头注视着墙壁上的窟窿,目光变得遥远而深邃,缓缓说道:“师父常常跟

  我提起,二十多年前,江湖中有一句话,叫做一魔二道三奇侠,四儒五行九龙杀,说的是当时武林中的二十四位高手,而司空捕风正是其中的三奇侠之一,据说他轻功绝顶,行踪飘忽,世人难得一见,贫苦百姓们对他敬若神明,可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巨商大贾或者贪赃枉法的高官贵胄们却对他畏如鬼魔,只因他专门偷取他们的不义之财用来接济穷苦百姓。可是如果昨天晚上梅老前辈没有认错的话,司空捕风的所作所为岂止与传说中的大相径庭,简直是为虎作伥……”

  “对!简直就是助纣为虐!”尼楚贺咬牙切齿地附和道。

  吴省方回过头来,看着尼楚贺问道:“珠妹,那你想想,如果司空捕风都做了爪牙,你说那个老虎厉不厉害?”

  “当然厉害。”

  “可不可怕?”

  “当然可怕。”

  “那你怕不怕?”

  “我?”尼楚贺好像认真地想了想,忽然笑了,脆声说道,“不怕!”

  “嗯?”吴省方直勾勾地看着她,好像突然看见了一只母老虎,眼珠子瞪得老大,简直都要掉下来了,“你是说不……怕……?”

  “对,不怕!就算他真是一只老虎,可我的三哥却是武松!”尼楚贺瞟了一眼梅二先生,骄傲地挺起胸脯。

  吴省方挤挤眼睛,故意压低声音说道:“可是有人却担心咱们身陷虎穴,巴不得咱们快点走呢……”

  “谁?”尼楚贺的眼珠转了转,突然恍然大悟,叫道,“我明白了!我才明白你刚才为什么说你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的眼睛忽然就变得红红的,走到梅二先生的身边,轻轻挽起他的胳膊,柔声说道:“梅老前辈,我错怪你了,原来你是担心我们,才故意那么说的,好撵我们走……可是,可是我们怎么能丢下你这个糟老头子不管……”她一边说着,一边扑簌簌地掉着眼泪,哭得就像一个即将出嫁的大姑娘。

  梅二先生重重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小珠儿莫哭,老夫若是不那么说,不装作那个样子,又怎么能撵得走你们?哎,这件事着实是凶险万分,老夫怎么忍心让你们这俩可爱的小娃陪着我这个糟老头子去送死……”

  吴省方悠悠接道:“梅老前辈怎么敢确定我们就一定是送死去呢?”忽然又板起脸,脸上满是毅然决然之色,“何况,男儿在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莫说为几位死去的前辈报仇雪恨,就是为了这些饱受欺压的百姓,晚辈也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他们讨回个公道!”

  尼楚贺一擦眼泪,傲然说道:“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哼哼,何况这件事再凶险万分,与我俩要做的那个大事比起来,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梅二先生苦笑道:“果然好志气!只是不知你俩还要做一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尼楚贺道:“不瞒你老人家,我俩这次来到关里,是想……”

  “咳咳咳……”吴省方突然大声地咳嗽起来,就像嗓子里突然钻进了一只臭虫。

  梅二先生呵呵笑道:“看来此事极为机密重大,不足为外人道也,小珠儿你还是不要说了罢。”

  可是若想让一个女人不多嘴,简直比让一个哑巴开口说话还要难。

  尼楚贺果然接着说道:“怕什么,你又不是外人,哼哼,我俩这次出来,就是想到南京去杀了那个狗皇帝!”

  “什么?!!!你们要……”梅二先生张口结舌,仿佛一下子吞了两个臭鸡蛋,再也说不出话来。

  尼楚贺冷然说道:“没错,你老人家可知道我三哥与那狗皇帝的仇比天还要高,比海还要深?”

  梅二先生摇头不语。

  吴省方沉默半响,脸上现出悲愤之色,缓缓说道:“既然珠妹已经说了,我也不必再瞒,请问你老人家可曾听说过方孝孺?”

  梅二先生凛然道:“老夫虽处江湖之远,却也知道方孝孺的大名,敬仰得很!可叹他一身忠孝节义,却落得……”身子突然一震,他颤声问道,“莫非你是……”

  吴省方凄然道:“不错,不该直称他老人家的名讳,晚辈正是方孝孺之子,吴省方,反过来念就是方、省、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