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76章 鹿死谁手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569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哈哈哈哈……”苏百无纵声长笑,“老妖婆的口气忒也托大了吧?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却不知道是谁在吹牛皮!”

  欢喜观音站起身来,笑道:“既然不知鹿死谁手,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好了,反正我又不急。”

  苏百无道:“也罢,既然阁下不急,咱们也不急。闲着也是闲着,苏某有几件事甚感不解,不知阁下能否明示?”

  “哦?”欢喜观音眨眨眼睛,忽然叹了口气,“谁叫我是菩萨心肠呢,好吧,你有什么事只管问来,也好让你们死个明白。”

  苏百无厉声问道:“久闻欢喜观音乃是武林前辈,已多年未现江湖,为何今日要对我等苦苦相逼?”

  欢喜观音悠悠说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汝等虽然不是秦鹿,却是兔子,倘若捕而烤之,想必亦能大快朵颐。”

  “可是你为何要暗算我大哥?”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谁让他多管闲事想救火来着?”

  欢喜观音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又无辜的样子,竟好像她亦是情非得已似的。

  苏百无大声斥道:“然则阁下堂堂武林前辈,竟以阴险卑鄙之手段对我大哥突施暗算,若传出去,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传出去?咯咯咯咯……”欢喜观音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竟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简直害怕要笑破了肚皮。过了一会她才直起腰,得意地反问道,“苏大牛,你可曾听说过死人会讲话么?”

  苏百无冷哼一声,道:“欢喜观音,难道你就那么自信么?”

  “没办法,老娘我向来都是这么自信。”欢喜观音下意识地拢了一下鬓角的头发,悠悠说道,“难道你们还能逃得了么?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苏百无哂然一笑,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错!”他突地大叫道,“欢喜观音,是你!是你谋害了第五不争的一家三口,是也不是?”

  欢喜观音的身子蓦地一震,竟似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出几步,颤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苏百无大声道:“听好了欢喜观音,我说,是你,对第五不争因情生恨,因此你处心积虑地设计谋害他,并且阴狠歹毒地找人杀害了他的妻子儿媳,掳走了他的孙子,是不是?”

  “放屁放屁!”欢喜观音大怒道,“简直就是放屁!苏百无,你休要在这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娘让你死得很难看?!”

  苏百无冷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你说中什么了?”欢喜观音也冷笑道,“就凭你黄口白牙就想凭空污人清白么?”

  苏百无沉声道:“欢喜观音,不要再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想必你一定偷听到我和大哥的谈话了吧?就凭你扮起不争前辈来足可以假乱真,而且你每提起不争前辈必定要骂他几句以泄私愤,嘿嘿,苏某就可以断定,你就是谋害不争前辈一家的元凶!你自以为此事做得天衣无缝,岂不知你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偏生要扮成不争前辈来暗算我大哥,没想到却被我看出了破绽,嘿嘿,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放屁放屁,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待会老娘我非撕烂你的嘴不可!”

  皇甫厚德忽然哈哈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欢喜观音,你放了半天屁在下都未觉得臭,只有一句话,着实是令在下闻之欲呕。”

  他用鄙视的目光乜斜了欢喜观音一眼,却扭头向苏百无问道:“百无,你可知道是哪句话么?”

  苏百无眉眼含着笑,佯装一副诧异不解的样子,“哦?这个小弟却是不知,还请大哥说得仔细些。”

  两个人竟是一搭一档一地唱起戏来了。

  “咳咳,”皇甫厚德清清嗓子,“那你可知道她为什么叫欢喜观音么?”

  苏百无眨眨眼睛,“小弟只知道有千手观音,千眼观音,却是不知道还有欢喜观音,还请大哥不吝赐教。”

  “据说观音菩萨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千手千眼,有三千六百个化身,而这个老妖婆的易容之术委实精妙无比,她每次现身江湖,都自称为百变观音,可是江湖中从来没有人能知道她的本来面目,这是其一。其二,据说藏传佛教供奉一位欢喜佛,其造型源于密宗的男女双修之教义,而这个老妖婆则阅人无数,每每玩弄俊美男子于股掌之间。因此正因为这两点,江湖上便送她一个欢喜观音的美誉。”

  “哦,原来是这样。大哥如若不说,小弟还真不知道哩。方才听她歌声,直如冤鬼夜啼一般,与那欢喜二字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小弟正奇怪她为何叫欢喜观音呢,原本却是这么个缘故。”

  “所以为兄听她说你凭空污人清白,实在是忍不住好笑,不仅好笑,简直就要吐了。”

  “是啊是啊,如此说来,她若是自称清白之身,那老鸨子岂不是圣女了?”

  欢喜观音听他们两个越说越不像话,只气得浑身发抖,双眼冒火,一步一步地慢慢向前,恨不得立时便将他们两个毙于掌下。

  苏百无摆了一个架势,大声道:“大哥且莫大意了,老妖婆已经恼羞成怒了,看样子马上就要发作了!”

  皇甫厚德冷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她……呃!”

  他突然弓起腰身,两手捂着肚子,脸上露出惊骇痛苦的表情,继而扑倒在地了。

  “皇甫伯伯!皇甫伯伯!你怎么了?”

  方省吾带着哭腔蹲下身去,扯着皇甫厚德的衣服大声喊道,声音中充满了惶急。

  “哈哈哈哈……”欢喜观音猛然得意地大笑,“皇甫厚,老娘自信判断不会失误,亏你竟挺了这么多时,差点给我唬住了!幸好苍天不负苦心人,老娘我没白忍着守着……”

  双掌一翻,腰身一扭,她已似燕子抄水般掠身向前,同时口中喝道:“拿命来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