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58章 心为本根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502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夜已深。有雾升起。

  水气氤氲着哀伤,月色朦胧着离愁。

  短暂的沉默过后,皇甫厚德继续说道:“不争前辈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一位眼高于顶的人物,狂傲自负,雄心勃勃,寻常人等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不过他对我师父却是相当敬重的。一来我师父武功高强却生性淡泊,与世无争。二来我师父学识渊博,对天下英雄的点评极为中肯准确。”

  苏百无点头表示赞同,心道:“大哥这番话委实不假,若非他的师父与世无争,我怎会想不到?若非他的师父武功高强学识渊博,怎么教出五位高徒?”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不争前辈找我师父切磋武功,我本以为这场比武必定会精彩绝伦,于是就在一旁偷偷看着,以便长长见识。哪知他们两人相面似的就在场地上站着,从早上一直站到中午,一动不动,看得我眼睛都酸了,腿也乏了,火辣辣的太阳简直能把人晒出油来,即便是我躲在阴暗之中,也觉得不胜燥热,汗流不止。想要离开不看吧,又担心万一他们便在此刻动手了,我就错失了良机;想要继续偷看呢,又觉得委实是枯燥乏味,倍受煎熬。”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听见不争前辈对我师父说‘我败了,改日再来领教!’,说完这句话他便腾空而起,转眼就消失不见了。我心中觉得好生奇怪:也没见他们动手怎么不争前辈就说败了呢?难道他与我师父比的是相面的功夫么?若是如此那就对了,要知道我师父可是相学大师,不但能相人,还能相天相地相风水,不争前辈若是与我师父比试这个功夫,那简直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岂有不败之理?”

  苏百无笑道:“大哥那时倒也天真得很,想法忒也奇妙有趣!”

  皇甫厚德憨笑道:“可不是么,那时我学艺尚浅,哪里懂得什么高深的道理,不过就是胡思乱想罢了。”

  “这时,师父冲我这里招了招手,我知道我被师父发现了,于是就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老人家的面前,等候着责罚。可是师父他老人家并没有责罚我,反而笑着问我:‘早就知道你小子躲着偷看呢,你都看到了什么?’我愣了一下,懵头懵脑地回答道:‘什么也没看见,就看您俩好像相面似地站在这里……’师父呵呵笑道:‘这就对了,能看见的不叫高深,看不见的才叫高深。’我寻思师父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要不怎么有个成语叫高深莫测呢……这时师父又问我:‘厚德呀,虽然你学艺尚浅,还不能领悟高深的武学之道,但是你不妨说说,第五不争为什么败了?’我想了想,觉得他们在比相面功夫的这个想法委实是滑稽可笑,可是除此之外实在想不出什么其他原故,于是就摇了摇头,迷惑不解地看着师父。”

  “师父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脑袋说道:‘厚德呀,为师这五个徒弟当中,你的悟性不是最好的,但是你的性情却是最合为师的心,即使你将来不能完全领悟这其中的道理,但是以你自己的性情便可顺其自然地水到渠成。所以为师现在就简单的与你说一说吧。’”

  “‘其实第五不争的武功与为师只在伯仲之间,但是他的心性修为却比为师要差了一些。两人比武,便仿佛是两军作战,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备自然是无往而不胜,然而三者只居其一,便有个说法叫做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了。第五不争与为师在天时地利这两方面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在人和上。两军交战时所讲的人和是指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而对于比武较技的个人来说,则是指心态平和不骄不躁,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此之谓内外三合,其根在内在心。’”

  苏百无点头道:“闻人前辈说得极是!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心气若是没了,即便是有百分的力气也使不出,那还打什么?”

  皇甫厚德道:“就是这个理,但是还有更深处的内在,就是我师父所说的心态,你慢慢听我说。当时我师父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停了一两分钟让我领会领会,看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接着讲道:‘力、气、意皆由心发,是矣才有心力,心气,心意一说,所以心才是根本,便如大树之根,而心态则是活根之水,用以滋养润泽调理心之本根。’”

  “‘第五不争心高气傲,性情刚烈偏激,怼天怨地,不惜苦练先天功去争那个天下第一,所以他的武功走的是刚猛霸道的路子,与人对敌之际力求速胜,所以对方若是与他对攻就恰好对了他的路子。然而为师的武功讲究的是以静制动,内含五行生克之理,外得自然造化之机,便如那天地运转,静穆永恒,不言其仁,不居其功。莫说什么人定胜天,但凡来犯,必遭反噬。是矣第五不争若敢说他是天下第一攻,为师就敢说我是天下第一守,管叫他诸葛亮遇到了司马懿,任凭你有千条妙计,我自有一定之规,呵呵……能奈我何?’”

  皇甫厚德模仿着他师父的口气说到这些话的时候,似乎也掺杂了几丝自得,使苏百无不禁想起了他摆出的那个姿势,着实是令人无懈可击,于是苏百无笑叹道:“确实是无可奈何!”

  皇甫厚德也呵呵一笑,接着说道:“我听师父这么说,就好奇地问他老人家:‘可是师父你只守不攻,第五前辈也不攻,那岂不是平手?怎么他后来就认输了呢?’师父笑道:‘这就是为师所说的心态啊,厚德你想,为师就这么守着,根本不给他留出一丝破绽,他若是攻我,只怕打上三天三夜也不会分出胜负,第五不争心里清楚得很,所以他慢慢地就开始有些着急了,但是他着急为师不着急,就和他这么耗着,时间长了,太阳越来越毒,他练的又是先天功,体内皆是纯阳之气,哪里受得住这般暴晒?因此他的心态就变得焦躁了,而他就这么一焦躁,便已给为师留下了反击的机会,再过一会,他已经汗出如浆了,满脑门子的汗珠顺脸直淌,有些直落在眼睛里,他忍不住不擦,可是只要他一擦眼睛,便会露出破绽,为师那时只需一击,便告得手!所以他只好认输了。’”

  忽地一拍脑门儿,好像一言惊醒梦中人似的苏百无情不自禁地笑道:“原来如此!大哥,若是按你的说法,岂不是天下要有两个第一了?看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话确实是狗屁名言。”

  “不不不……”皇甫厚德腹胀般地吐出来无数个“不”字,正色说道:“这只是在对敌双方的武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才会产生的局面,倘若攻势一方的武力超过守势一方的武力一筹以上,守是守不住的。比如说不争前辈想要自尽,问我们拦得住么,百无,咱们如何能拦得住?换言之,倘若不争前辈那一掌向我拍过来,我守得住么?”

  “嘿嘿,小弟只是突发奇想而已……”苏百无挠挠脑袋,似乎有些尴尬,“总的来说,还是闻人前辈比不争前辈技高一筹。”

  “差不多吧,”皇甫厚德此时一改谦逊本色,当仁不让地表示同意,稍稍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师父对不争前辈的武功还是十分佩服的,他老人家非常肯定地说,以不争前辈的天赋加勤奋,以他这等神速地进境,若是能改变一下激进的性格调整一下急躁的心态,三年之后极有可能赢得天下第一。”

  苏百无将信将疑地问道:“闻人前辈为何敢如此肯定地这么说?是凭他老人家的相术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