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63章 人皮面具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016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是啊,既然人都死了,何必还要挖眼剥脸呢,未免忒惨无人道了些!不过……”

  皇甫厚德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脸上忽然露出一种神秘的表情,压低了声音,“百无,据说人在被杀死之前会把杀他的人的影像印留在眼睛里,好使他做鬼之后前来世上寻找仇人摄魂索命,不知这种说法是真是假?”

  “啊呀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瘆得慌?”

  苏百无只觉得头皮一紧,头发简直都要竖起来了,心里又是气恼又是好笑,于是皱着眉头说道:“这个说法小弟倒也听过,却从未亲眼见证过,故此小弟也不知道它是真是假。不过从第五同人的眼睛被人挖走了,想必是杀他的那个歹人是相信这个说法的。这就怪了……”

  “怎么怪了?”皇甫厚德奇道,“难道这个说法竟是真的么?”

  苏百无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又皱紧了眉头,似乎在认真思索着什么,少顷方道:“大哥,且先不管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依小弟看来,不争前辈的妻子被杀了的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其中必有蹊跷。”

  “嗯,百无,听你这么一说,为兄却也觉得有些蹊跷了。”皇甫厚德沉吟着,“那歹人非但将第五同人的眼睛挖掉了,为何还要将他的脸皮割走?着实透着古怪!”

  “是的!”苏百无剖析着,“假如那个歹人若是认为这个说法是无稽之谈,那么他没必要在第五同人死后将他的眼睛挖出来,除非那个歹人有这种杀人的习惯,或者是有这种癖好,但是近十年来,我还从未听闻有谁说过江湖上有这种杀人癖好的人,而且也从未听闻江湖上出现过这种事情,除了这件事情之外。”

  “大哥,你的江湖阅历和见识都要比我多,那么你可曾听闻过么?”

  皇甫厚德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十分肯定地摇头答道:“没有!”

  “好,排除这个假设。”苏百无继续剖析道,“那么只剩下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也许这是一个偶然事件,但是前提是那个歹人对第五同人有着刻骨的仇恨,所以手段才如此残忍,可是一般来说,如果某人对某人恨之入骨的话,总是会说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个歹人的手段还远未达到这个残忍程度,并且这里面还有一个可疑之处,他为什么要把第五同人的脸皮割下来呢?难道这张脸皮对他有什么用处?”

  皇甫厚德点头说道:“嗯,这也是我觉得蹊跷的地方。不争前辈说他在现场以及四周都仔细查找过了,却并没有发现他儿子的脸皮,显然是被那个歹人拿走了。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只是实在猜不出来其中的原因。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倒隐约地觉得,第五同人的脸皮必定是对那个歹人有什么用途,可是具体有什么用处却着实令人费解了……”

  “莫非是拿它做人皮面具么?”皇甫厚德灵光一闪,却不敢十分确定,等待着苏百无的判断。

  “嗯,或许是这样,也或许不是。”苏百无顺着思路继续说道,“但是可以肯定,在第二种可能中,完全可以把‘手段残忍’的判断排除,也就是说,那个歹人是特意割走第五同人的脸皮的,而且肯定是拿去作什么用处了。当然,这里面也有他拿到别处扔了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极小,因为如果他只是想把第五同人的脸皮割下来扔掉的话,当场扔了就是,大可不必拎着一张血淋淋的脸皮走出一段路再找个地方扔掉,那岂不是多此一举么?”

  “不错,那就是多此一举。”皇甫厚德深表赞同,同时,渐渐觉得脑子也开始有些灵动了,似乎已经隐约想到了点什么,却又无法具体地说出来。

  苏百无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那个歹人对‘人在临死之际会把杀他的人的影像印留在眼睛里’的说法确信不疑!”

  皇甫厚德接道:“所以他就把第五同人的眼睛挖下来毁掉了,只因他害怕不争前辈能从印留在眼睛里的影像辨认出来杀害他们母子二人的凶手,然后找他报仇。”

  “对,”苏百无做出最后结论,“所以杀害母子二人的凶手一定是不争前辈认识的人,而且甚至是很熟悉的人,而这个人必定是对不争前辈一家有着深仇大恨。”

  “没错百无,方才为兄也隐隐有这种感觉,一时之间却没有想得出来,现在经你这么说,为兄立时便通透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萦绕在脑海中的雾一样朦朦胧胧的谜团一下子散开了,皇甫厚德显得有点兴奋,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个结论充其量不过是刚刚牵出一点头绪而已,还有更重要的问题等待解决,于是他又皱起眉头,“可是这个人会是谁呢?仇人……肯定是仇人,以我对不争前辈的了解,他老人家虽然性情执拗了些,可是他也只不过是一心浸淫武功,只想争天下第一罢了,与人交手时向来是手下留情,赢了便立即收手,从来不会痛下杀手的。所以他虽然狂傲自恃,至多不过会遭到别人的嫉妒,却并未结下什么恨之入骨的仇敌。如此看来,那个歹人应该是冲着第五同人去的,他的母亲只不过是遭到了池鱼之殃。”

  苏百无点点头,沉吟道:“这就不好说了,若是按照大哥对不争前辈的了解,应该是这种情况,但是也不能完全确定。大哥,你再仔细回想一下,不争前辈对他们母子二人的情况可曾了解的多么?”

  “这个就不用仔细回想了,”皇甫厚德叹道,“据不争前辈说,自从离开他们母子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去过,哪里还谈得上什么了解不了解!”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了,”苏百无轻拍一下桌子,缓缓问道:“不争前辈是如何知道他们母子二人被害的消息的?”

  “还有,不争前辈好像在找他的孙子,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