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57章 算你聪明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729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这事儿还要从三十年前说起,”皇甫厚德稍微停顿一下,“当然,那时我的年纪也不算大,这些都是我的师父同我说的,不过真实度还是非常可靠的!”

  “三十年前,中原武林一共有六位顶尖的高手,百无,你可知道这六位都是谁么?”

  “嗯……那时我也还小,但是我不妨猜上一猜,”苏百无想了想,嘀咕道,“一魔二道三奇侠……那个时候剑魔燕独还未出道,而且据说他是关东长白山人氏,自然不能把他算在内了。”

  他扳起手指接着说道:“道一真人肯定算一位了,他的师弟道洐和尚也应该算一位,然后是墨家巨子雪中送炭即墨孤星,偷天换日司空捕风,还有……”

  突然一笑,他又一本正经地说道:“疯疯癫癫第五不争!”

  皇甫厚德也笑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说对了五位,但是那时候不争前辈并不是现在这样,而是一位武功高强潇洒倜傥的中年大叔,仿佛是传说中的仙人吕洞宾的模样,而且他练的是先天功,不近女色,是矣人称冷面纯阳第五不公。”

  “这‘不公’的名字却是起得极妙,含义颇深,一是他恼火自己偏偏姓第五,便似那个‘付’姓,任凭你是什么宰相将军,还是什么帮主掌门,都要被人在前面加个‘付’字,真真是造化弄人,着实令人无奈;二是江湖中不乏豪放多情的女子,对青年时期的英俊迷人的不争前辈极为仰慕,秋波暗送,媚眼频抛,温语软软,投怀送抱,恨不得一时便以身相许,可惜不争前辈偏偏练的是先天功,近不得女色,是矣那些多情女子只好望洋兴叹,暗恨老天不公,暴殄天物;而那些对不争前辈羡慕嫉妒恨的男子们,却是暗地里骂他占着茅坑不拉屎,平白地就浪费了那些痴情女子,却耽误了他们的终身大事,也是各自暗恨老天不公,暴殄天物。此恨固非彼恨也,然则却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简直是妙不可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嗯,大哥的这些话对不争前辈来说倒确实不是谬赞,便是现在他老人家虽然有些疯疯癫癫,可乍一看却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由此可见他老人家年轻时是何等的风采了!”

  不由自主地拿现在的第五不争与想象中的年轻的第五不争对比一下,苏百无不禁哑然失笑,可是紧接着,他的心里忽然又莫名地升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情愫,丝丝缕缕地缠绕心头,渐渐幻成一个模糊的影像,似乎有自己的影子,还有……是秦歌行吧?……大师兄,你在哪里?现在还好吗?

  轻叹一声,似倏然而逝的春夜的风,温暖中带着些许的微凉,苏百无道:“君无罪,怀璧其罪,不争前辈无端地便惹了一身相思债嫉妒恨,却也是身不由己……”

  皇甫厚德亦叹道:“世间诸债,唯情债最是易惹难还,倘若不争前辈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守身如玉矢志不渝,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般光景了。”

  “守身如玉?”苏百无“噗嗤”一声笑道,“大哥,亏你想得出来……”

  皇甫厚德一本正经道:“笑什么,不用守身如玉来形容用什么?难道用自给自足么?”

  “……”

  “好了,不要再打岔子了,百无,你方才说出了五位,还有一位呢?”皇甫厚德眼含笑意,似乎在期待着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个就有点不好猜了,嗯……”苏百无沉吟道,“少林三劫,劫财劫色劫道三位大师当中以劫道大师修为最高,莫非是他?”

  “不是,”皇甫厚德微笑着摇了摇头,“少林劫字辈中还有百劫千劫万劫三位大师呢,他们的武功修为只在伯仲之间,高则高矣,却仍不足以与这五位相提并论。”

  “那……莫非是武当的空虚道长?”

  “不是不是,”皇甫厚德笑意渐消,皱眉道,“武当四虚,心虚性虚凌虚空虚,本来是以空虚道长修为更高的,可是据说他曾与少林劫道大师大斗一场,虽然胜了,可是他自己也受了内伤,从此闭关修炼,再不过问世事了,所以他也算不得。”

  “青城的龙虎真人呢?”

  皇甫厚德摇头不语。

  “崆峒的一剑霜寒时九州呢?”

  皇甫厚德哂然一笑:“为兄看来,与不争前辈相比,他的姓倒是占了便宜,呵呵,时九州,牛皮吹得震天响,倘若司空捉影见了,必定会给他改姓的……”

  “呵呵,司空捉影那老儿改名倒是有一套,呃!大哥,小弟不是那个意思……”猛然想起司空捉影给皇甫厚德改成了皇甫厚,苏百无急忙解释,转过话头问道,“不知他会给时九州改了什么姓?”

  皇甫厚德不以为意,诡笑道:“改姓胡啊,胡九州,胡球诌,嘿嘿……”

  “妙!实在是妙!”苏百无忍不住拍手赞道,随即向皇甫厚德竖起了大拇指,生怕他看不清似的,特意向前伸了又伸,晃了又晃,差点戳到了他的眼睛。

  皇甫厚德心领神会,眨眨眼睛,似乎有些得意,“还有谁?”

  “大哥,小弟愚钝,属实是再想不出还有谁了。”苏百无觉得有些辜负了皇甫厚德的期待,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愧意,做出一副歉歉然的样子。

  皇甫厚德似乎有些失望与失落,叹道:“哎呀百无,你猜了半天,却不知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呃?近在眼前?大哥莫非是在说你…自…己?”

  苏百无惊讶得瞪大了眼睛,闪闪发光,简直使黑咕隆咚的屋子变亮了两分。

  “嗨!百无啊,你莫非是在调侃为兄么?!”皇甫厚德又气又笑,“为兄的脸皮已经够厚了,你还要给我脸上贴金么?再说你也不想想,那时我才多大?”

  “这个……嗬!小弟猜到了!”苏百无差点叫起来,看了看方省吾,幸好他并没有被惊醒的迹象,于是转过目光盯着皇甫厚德,压低嗓子缓缓说道,“那个人是你的师父,闻…人…莫…明……”

  “算你聪明!”皇甫厚德言不由衷地笑道。

  苏百无却是神色一黯,有些伤感地说道:“其实,小弟本想说那个人是我师父的,只是师父从来没和我们四位师兄弟说过他的名字,也叮嘱我们几个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提到他老人家……哎,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可好……”

  “百无,如此说来,你的师父却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似这等世外高人,只怕寻常世人难得一睹风采,你们几位师兄弟倒真是福缘深厚。”

  叹了口气,皇甫厚德的声音中充满了深情,“可惜,为兄的师父已经仙去了,若是他老人家见到不争前辈这样,不知作何感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