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73章 哪个男人受得了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416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苏百无纵身跃了过来,收住身形时竟然稍微踉跄了一下。

  他似乎用所余不多的力气挤出一丝微笑,又是欣喜又是担心地问道:“大哥,你的毒?……”

  “不碍事了,百无,”皇甫厚德还以一个宽慰的笑容,同时向苏百无上下打量了一番,反问道:“你怎么样?可曾受伤?”

  “受伤倒是没有,只是小弟……”苏百无脸上突然一热,赧然低头,就像一个没写完作业等着批评的学生。

  皇甫厚德心里忽然一热,一种无色透明的略带点咸味的液体忽然就冲进了他的眼眶里,把他的鼻子刺激得有些酸酸的。

  于是他抬起左手,用力地在苏百无的肩膀上拍了一拍,“丝……”

  皇甫厚德吸了一口凉气,把手从苏百无的肩膀上拿下来,装作若无其事地擦了擦眼睛,苦笑道:“倒是忘了这只手上还有个窟窿……”却是巧妙地把他热泪盈眶的情形掩饰过去了。

  泪水浸润过的眼睛,变得格外明亮而深邃,皇甫厚德注视着苏百无,仿佛看进了他的心里,几乎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百无,难…为…你了!”

  “大哥……”苏百无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半年以来,持续不断地为方省吾运功疗伤,他的内力消耗甚巨,近期刚刚恢复了九成左右,昨日里却又与司空捉影和睚眦二人恶斗了一场,最后已经几近油尽灯枯的地步,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不到六成,偏偏再遇强敌。本以为这个假第五不争实乃一介女流之辈,胜她不过是易如反掌,结果反倒差点让人家的“翻云覆雨手”啪啪打脸!

  点子之背,一至于斯!

  点子之背,喝口凉水都塞牙啊……

  堂堂的儒门四子之一,名满江湖,竟然一败再败,简直无地自容,倘若不是为了徒儿方省吾,苏百无简直想打盆洗脚水来一个猛子扎进去,淹死算了。

  皇甫厚德一句“难为你了”,当真是饱含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言者心疼,闻者肝疼,其中滋味却又是一言难尽了。

  这时,方省吾也跑到了两人身边,扯一扯苏百无的衣袖,仰起头关切地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苏百无强颜笑道:“师父好得很呢,哪里会有什么事儿……”

  “哦,那就好,徒儿都要担心死了……”方省吾把吊在嗓子眼的小心脏重新放回肚子里,扭头又对皇甫厚德笑着说道,“皇甫伯伯真厉害,一锄头就把那个老妖精吓跑了!嘻嘻……”

  这次他却不再称呼假第五不争——欢喜观音为老妖婆了,而是改之为老妖精,原来是他看了半天欢喜观音不男不女的样子,忽然想起母亲曾经给他讲过的神话故事,那故事里面的老妖精变化多端忽男忽女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所以他灵机一动,便以“老妖精”一词对欢喜观音冠其名也,细思起来,倒也形容得贴切。

  皇甫厚德苦笑一下,对方省吾夸赞自己的话暂时不作评论,却在心里暗道了一声“惭愧”。

  自出道以来,皇甫厚德一共挫败过二十三位江湖中的成名高手,皆是凭借一己之力,惟一一次群殴,只有那次他与其他四位五行宫主布成五行大阵,与儒门四子较量武功,不过若是把评定“群殴”的条件放宽松些,那么在双方人数对比上,也算是几乎相等,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那次比武只能说是“互相群殴”。

  可是现在,铁铮铮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两个大男人,而且还是武林中为数不多的几位绝顶高手之二,刚刚联手对付过一个女人,而且从事态发展前景来看,这种引以为耻的行为势将情非得已地持续下去并且会一直进行到底——情何以堪呀……

  不过说句公道话,以皇甫厚德与苏百无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突遭暗算尚有余毒在身,一个耗力过疲已经后继乏力,两个人合起来恐怕也抵不上其中任何一个人在完好无损的状态下的实力,而对手的身份武功,嗐!不说了不说了——情有可原……

  苏百无道:“大哥,这女子的武功是什么路数?着实了得!方才你叫她什么来着?”

  “欢喜观音。”皇甫厚德点头皱眉,“百无,你说的没错,此人的武功着实了得,具体是什么路数,为兄也不晓得。”

  “哦……”苏百无沉吟着,“这倒是怪了,欢喜观音……欢喜观音……小弟便是连这个名字也不曾听过。”

  “你出道晚,又入了公门,与江湖人士来往不多,没听过她的名头倒是正常。说起欢喜观音,三十年前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皇甫厚德说到这里忽然打住了话头,意意迟迟地,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意味深长的,说不出来究竟是厌恶还是艳羡的,到底是想贬低还是想夸奖的表情。

  从语法上来分析,他的这种表情显示出:似乎他很难找出一个确切的名词作为这句话的宾语,或者说,他很难找出一个确切的形容词作定语对这个欢喜观音加以修饰。

  简单说来,就是皇甫厚德一时之间不知道对欢喜观音如何评价才好了。

  安得死蛋?

  恰在这时,欢喜观音尖声喊道:“喂!皇甫厚,苏吹牛,你们在那戚戚咕咕地,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你们是不是不想要解药了?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皇甫厚,你体内的毒并没有完全逼出来,是么?”

  看来她不但心肠狠毒,手段高强,嘴上的功夫也是十分了得,句句夹枪带棒,阴损刁钻,直将皇甫厚德的名字活生生地去掉了一个德字,却把苏百无唤成了苏吹牛,因此便是一个呆子也晓得其话中之意了。

  功夫高,口活好,试问天下哪个男人受得了?!

  所以苏百无与皇甫厚德二人只好相对苦笑,只好装聋作哑,只好不去理她。

  欢喜观音不肯善罢甘休,又大声叫道:“喂!皇甫厚,苏吹牛,你们两个是聋了还是哑了?有没有听见我的话?我再问一次,你们到底还要不要解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