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10章 以血荐乾坤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5943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苹果”不再看梅二先生,蝤蛴轻扭,星眸流动,逐一地扫视着屠恶、何醉、吴省方、尼楚贺、铁柔,最后停在铁柔的手臂上,笑问道:“奴家听说铁大侠现在是以打铁为生,是真的么?”

  “是……”

  “哦……不错,一双麒麟臂倒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只可惜大檩做棒槌——大材小用了。不知铁大侠手艺如何?赚的银子能否养家糊口?”

  “老铁光棍一条,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能混个温饱……”铁柔竟然有些羞涩。

  “哦……原来如此。不知铁大侠的铺子价值几何呢?”

  “这个……这个么,老铁却没想过,大概……值几十两吧……”铁柔竟然有些支吾。

  “不多,不多……”“苹果”轻笑道,“铁大侠倒是个实在人,这就好办了……”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言,她一下子止住了话头,看着梅二先生,“听说梅二侠年少的时候,也是苦读过十年寒窗的,博学多才,满腹经纶,为什么不去考取功名,反而去闯荡江湖呢?”

  梅二先生不答,只是嘿嘿冷笑几声。

  “苹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惜啊可惜,白眼书生到如今成了算命先生,真是造化弄人,梅二侠既知命理,可曾算到?”

  梅二先生冷冷说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老夫年轻时书没读好,所以便要积些阴德了,至于命运风水,冥冥中自有天意,老夫能做的,只有尽力而为,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中间自有道义!”

  “佩服佩服!梅二侠的嘴上功夫,正适合做这没本的生意,上下嘴皮子一动,便已钱财到手,当真是轻松潇洒得很。若是他日有缘,奴家也请梅二侠算上一卦,且看看奴家的婚姻如何,何时才能觅得如意郎君?”

  梅二先生呵呵笑道:“依老夫之见,阁下的婚姻倒不必算了。”

  “为什么?”

  “阁下脸庞圆大,印堂宽阔,眼如秋水,色如桃花,奸门多纹,嘴角含痣,声若无力,身似无骨,走起路来扭腰悬踵,软绵轻浮,必是深谙男女之道,何愁无觅郎君?”

  梅二先生的话本是相学之论,言外之意是说她生性放荡,多欲好淫,“苹果”心中自然明白,却故作不知,娇笑道:“哦?原来奴家的婚姻竟是这么好,此时此刻,奴家倒是有些可怜起梅二侠了,哎,孑然一身,形影相吊,怎生煎熬呦……”

  梅二先生冷笑道:“不劳阁下挂念,老夫来去一身,清白得很。”

  “咯咯……清白得很,好说,好说……”转向何醉,“何三侠的生意可好?”

  何醉悠悠说道:“小店诚信为本,童叟无欺,生意岂会不好?”

  “哦?既然生意很好,为什么看起来却是客人很少的样子?何三侠岂不是在自欺欺人?”

  “若是客人都像阁下这样,进店来只管说些废话却不喝酒吃菜,即使来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反倒增添烦恼事非……”

  瞟了屠恶一眼,“苹果”突地大笑,笑得简直都直不起腰来,过了好一会,她才勉强忍住,吃吃说道:“此言差矣……何三侠,凡事须从自身找原因。若是哪家酒店客栈有屠四侠这样的厨子,莫说客人来的少,即便是来了客人,恐怕也早被吓跑了!”

  树怕揭皮,人怕揭短。屠恶闻听此言,不由怒道:“似你这样的客人,我老屠却懒得招待!”

  “啊呦,都说实话最是容易得罪人,果真不假。屠四侠莫要生气,吓死奴家了……咦?怎么屠四侠的无厚刀变成了剁肉的大厚刀?使起来怎会称手?”

  屠恶掂了掂手中的剁肉钢刀,嗡声说道:“哼哼!再不称手,削点苹果西瓜却是绰绰有余!”

  “啊呦!屠四侠果然威武霸气,吓死奴家了……不过,做买卖讲究和气生财,何三侠你说是不是?奴家这第三个法子呢,正是想和四位大侠做个买卖。四位大侠既然无意再出江湖,颐养天年自然是最好的归宿了。四位大侠不如开个价,把铁铺和小店转让于我如何?只要价钱公道合理,奴家可以做主给你们双倍,四位大侠从此生活无忧,清闲自在,岂不是快哉?何必替人出头,多管闲事呢?”

  “价钱好说……”何醉眯着细眼,好像在心里盘算着什么似的,悠悠说道,“就是怕阁下出不起……”

  “苹果”娇笑道:“何三侠忒也小瞧奴家了,你只管说来便是。”

  何醉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慢慢竖起右手食指,却不说话。

  “一千两?”

  何醉不语,只是将食指晃了晃。

  “一万两?”

  食指又晃了晃。

  “苹果”皱皱眉,“嗯……食指是二拇指,莫非何三侠要两万两?”

  “不对不对……”

  “那到底是多少?何三侠给个痛快话吧!”“苹果”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何醉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眼睛慢慢睁大,仿佛已经看见了白花花的银子。

  “十万!”

  “什么?!”“苹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点跳起来,“十万?”

  “没错,不多不少,正好十万!”何醉一本正经异常坚定地说道。

  “苹果”一下子跳起来,一副难以置信哭笑不得的表情。

  “何三侠莫非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糊涂了?你们四位的家底划拉划拉加一起,最多也不过几百两银子罢了,竟然要十万?难道何三侠变成了屠四侠,来个狮子大开口不成?”

  “非也非也……”何醉悠悠道,“阁下难道不明白鸡生蛋蛋生鸡的道理吗?小店虽然本小利薄,一年下来却也赚得不少,十年呢?二十年呢?所以我要十万两银子还算是要少了呢……”

  “奴家却听说有时候何三侠糊涂起来,连客人的酒钱也忘记要了,似这般做生意,时间越长,岂非赔得越多?”

  “不错,老何我若是瞧某人顺眼,不但会免了他的酒钱,还要自己搭上几壶好酒,像阁下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其中的道理的。”

  “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杀手,杀手无情,怎么会懂得世间的情义?”

  “情义比生命还重要?”

  “倘若一个人无情无义,苟且偷生,和死人又有什么分别?”

  “我只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个人若是变成了死人,还谈什么情义?什么都没有了!”

  “你信不信人死后会有灵魂?”

  “灵魂?”“苹果”哂然笑道,“灵魂是什么样子的?奴家从未见过。”

  何醉将目光从“苹果”的脸上移开,缓缓望向窗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信。你听……”

  漆黑的夜幕中,凄厉的风裹挟着雨点徘徊呼啸着,真的仿佛是鬼魂在哭泣号叫,听起来令人顿时感到脊背生寒。

  “据说冤死的人,他的灵魂仍然会在阳世徘徊,不得安息。终有一天,会将他的仇人索去性命。水果杀手的剑下冤魂有多少,你可记得清?”

  “苹果”突然感觉有些恐怖,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忽然又笑道:“何三侠是想用鬼吓唬人吗?哼哼,即便世上真的有鬼,奴家也不会害怕。活着的时候是废物,死了也照样没用!”

  何醉悠悠道:“你不怕,我怕。”

  “你为什么害怕?莫非你错杀过好人?”

  何醉的语气突然一凛,沉声说道:“燕北五侠自幼生长于此,父老乡亲待我等甚厚,万般情义无以为报。昔年北平一役,父老乡亲不惜以死捍卫家园,如今却即将失守,叫那些死去故人的灵魂何处安放?!我等若不能替他们讨还公道,又有何脸面去见那些死去的故人?!”

  “所以你要十万,是为了你口中的父老乡亲……”

  “不错!”

  “一分也不能少?”

  “不能!”

  “苹果”冷笑道:“既然如此,这笔生意咱们便做不成了。”

  梅二先生也冷笑道:“人命岂能拿来做生意?阁下未免太小看咱老哥几个了!”

  “苹果”叹口气,说道:“奴家费尽心思替你们想出了两个法子,你们却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奴家再也没有法子了。”

  “谁说没有法子?”一直没有说话的青年男子突然说道,“我还有一个法子。”

  “你还有法子?”梅二先生望着他问道。

  “当然有。”青年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什么法子?”

  青年男子默然半响,然后用一种似乎带着可惜的语气说道:“死。”

  梅二先生突地一声长笑,“人生自古谁无死,何惧以血荐乾坤!我等兄弟也曾刀头舔血,幸得苍天眷顾,已是多活了数十年,今日何惧一死?习武之人若是为侠殉道,亦是死得其所,幸何如哉!”

  “啪啪”几声,青年男子击掌道:“可叹可叹,若不是你我为敌,在下倒真想和几位交个朋友,可惜可惜……”

  吴义突然高声叫道:“二哥,且莫冲动,听我……”

  话未说完,只听忽地一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已自滚了出去,眨眼间便到了梅二先生他们的桌子前面,滴溜溜地绕着桌子滚了一圈后,倏地飞起,落在屋地中央,喑哑叫道:“那个饭桶出来,俺先领教领教你的手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