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87章 易容之术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188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苏百无略一沉吟,道:“江湖之大,总有我等容身之地。”

  欢喜观音盯着他看,目光闪烁着,过了一会,缓缓说道:“江湖之大,鱼龙混杂,想要混迹其中倒也不难。不过,现在江湖之中暗流涌动,很多门派都已经投靠了朝廷,作了朝廷的耳目,以我看来,苏先生若是想隐藏于江湖之中,并非上上之策,恐怕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的。”

  苏百无皱了皱眉,未置可否。

  “好吧,也许苏先生自有打算,我就不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欢喜观音叹了口气,“不过有句老话不是说么,皇上不急太监急。不管咋样,苏先生还是要谨慎些才好,何况,多学一门手艺总会用得上的,你们看……”

  欢喜观音将花袍放在地上,然后把里面翻转过来,摊开之后,就露出了两个缝在上面的布兜儿。

  她把手伸进一个稍大点的兜子里,陆续地从里面掏出来一些花花绿绿的小东细物,有大大小小的式样奇特的瓶瓶罐罐,有一把看着像犀牛角制成的小梳子,还有一个背面带着镂金花纹的小圆铜镜。

  轻轻地,一件一件地把这些小东细物在花袍上面摆好之后,接着,她又从另一个小一点的兜子里掏出来一只小巧玲珑的口袋,可以看得出来它是由上等的绸缎面料缝制而成的,上面的刺绣极为精美。显见得欢喜观音把这个小口袋看得很珍贵,也不知道它里面装的是什么奇珍异宝。

  方省吾原本对欢喜观音仍有些抵触讨厌的情绪,这会儿看着她左一件又一件地从花袍里面掏出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禁童心大起,于是便蹲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心想:“奇怪,老妖……她这是要变什么戏法吗?”

  “还站在那里干嘛?”欢喜观音白了苏百无一眼,示意他也蹲下来,“苏先生,还有你……叫方省吾是吧?本来呢,我想亲手给你俩易容一下,可是万一日后你们若是被人认出来,我可就脱不了干系啦。所以我只好给你们演示一遍,你们可要仔细看好听好了,记住,免得自己弄错了,麻烦……”

  苏百无听出了她话里有话,表意思是说“我知道你还是不信任我,我有点小生气”,他不禁脸上一热,却也不好过多解释,于是便一声不吭地蹲下了身子。

  方省吾听观音观音这么一说,便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眼皮一眨也不敢眨,生怕漏过了一点细节。

  欢喜观音轻咳两下,拿起一只红色的小瓶,拧开盖子,将右手食指伸进去稍稍一剜,然后拔出来,指尖上便沾有一小块红色的好像是藻泥之类的东西了。

  随后,她将指头在左掌手心里抹了一抹,便抹出一片嫣红。

  “喏,这个是红泥,它的用处,即便我不说,你们自己也能猜得出来吧?”

  方省吾抢着答道:“我知道,要是把这个涂到脸上,就变成了红脸,就像戏里的关公。”

  欢喜观音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对,你真聪明,说得没错,那你再猜猜,看看能不能举一反三?”

  方省吾略一思索,笑着答道:“我知道啦……那几个式样相同颜色不同的小瓶子里面装的都是这种东西,每种颜色都是与装它的瓶子的颜色相对应的,对不对?”

  “对,太对了!那你再往下猜,还剩下几个大点的瓶子呢?……”欢喜观音笑着鼓励。

  方省吾将两只胳膊拄在膝盖上面,托着下巴,微微拧起眉毛,“嗯……看起来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化妆的,虽然我母亲很少妆扮自己,可是她领着我看过几回戏的。什么红脸的关公呀,黑脸的张飞呀,黄脸的秦叔宝,一半脸青一半脸红的程咬金……我都知道,而且他们都是长着胡子的,眉毛也不一样……所以我猜那几个大点的瓶子里装的一定是眉毛和胡子!而且它们的颜色也是互相对应的。对吗?”

  “对对对,哎呀,看来你都可以无师自通了呀!”欢喜观音忍不住拍手夸道,“其实易容术听起来好像很神秘似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也就是和化妆差不多吧,只不过是在技术上有高有低而已。可是如果真要论到技术层面,那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嗯,不说这些,至于你俩么……”

  欢喜观音瞄了瞄方省吾和苏百无,“想要把普通江湖人士还有那些对你俩不是很熟悉的人糊弄过去,只需学点简单的化妆术就够用了。不过,”她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尽量做得真些才好。”

  说着,欢喜观音拿起那只小巧精致的口袋,解开扣子,从里面取出来一打白色的看着像人皮似的薄膜。

  “这是?!……”苏百无吓了一跳,似乎声音都在发颤了。

  “哎,苏先生,你想哪去了……”欢喜观音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这是我先用南海橡胶加天山冰蚕丝一起熬制出来的薄膜,然后再用它做成了各种类型的面具,很是费事的……我以后再也用不着了,现在就都送给你吧,万一你们以后能用得上呢。”

  苏百无总觉得这些薄膜与那张第五同人的脸皮太像了,想接过来却又觉得有些咯应,因此显得有些迟疑。

  方省吾却是始终没听到他们说的什么人皮面具的事儿,所以他自然也就不可能往这方面想了,只是觉得这东西听起来挺稀奇而且看着也挺好玩的,于是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就露出了喜爱的神色。然而既然师父没发话,他也不敢擅作主张,主动把它接过来。

  欢喜观音看出来了他们的意思,便从那些薄膜中捏出来一张,然后把剩下的递到了方省吾的手里。

  向师父看了一眼,见他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而且仍不发话,于是方省吾便当作师父是在默许,喜滋滋地收下了。

  欢喜观音冲着方省吾眨了眨眼睛,两个人都会心地一笑,好像心有灵犀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