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35章 惊天霹雳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4726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哼哼,说来听听?”苟咬银瞪了掌柜老王一眼,忽然叹了口气,“老子现在饿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旺财这个小兔崽子……”

  刚要继续骂下去,旺财已从后厨走了出来,手里托着方盘,方盘上摆着一大碗鸭血粉丝,五张油饼,一碟卤豆腐,一杯白酒。

  “来了来了……”旺财嘴里吆喝着,慢吞吞地走到苟咬银面前,把方盘放在桌子上,笑呵呵地说道,“苟大爷,东西齐了,您慢用,刚煮好的老汤,小心别烫着喽……”

  “你他娘的才烫着,老子……”苟咬银又要发怒,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便立时改口,笑骂道,“老子就知道你这个小兔崽子一听有热闹的事儿,立马就得滚出来。”

  旺财笑嘻嘻道:“苟大爷这个‘滚’字用得真是妙不可言,嘻嘻,便好像小人的腿儿已经被您骂断了似的。”

  他转过身,故意装做一瘸一拐的样子,向后厨走去,看着倒像一只呆萌的鸭子。稍过片刻,他手里攥着一把热气腾腾的舀子,给苏百无师徒二人的碗里添满了汤,便斜倚在柜台边,笑眯眯地等着听苟咬银的下文。

  苟咬银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汤,然后夹了一块鸭血放在嘴里咬了两口,便咽到肚子里去了。

  仿佛立刻有了力气,他大声道:“不错,今天的味道却比往日要好许多,只是量却少了些。”

  掌柜老王笑道:“看来咬银大爷今天真的是饿了,咱这鸭血粉丝,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绝对不会偷工减料,糊弄顾客的,何况大爷您呢。。”

  苟咬银啜口酒,笑道:“这话倒是不假,老王,你若是敢糊弄顾客,老子第一个不答应,把你的血拿来煮了,却不知有没有鸭血好吃。”

  他自觉说得幽默,嘿嘿笑个不停,却不料自己的黄牙上还粘着些许鸭血的碎沫,看着既丑陋又恶心,甚至有点恐怖,掌柜老王已忍不住要呕吐,却仍然强自笑道:“那是那是……”

  苟咬银甚感得意,张开大嘴,吸沥秃噜地狼吞虎咽起来,只消几口,便已将鸭血粉丝吃下大半。他喝了几口汤,接着抓起两张油饼一齐塞进嘴里,鼓眼囊腮地嚼着,吃相难看得很。

  好不容易等他酒足饭饱,掌柜老王长吁一口气,心里念叨着:“阿弥陀佛,天杀的瘟神,可算吃完了,快走快走……”

  孰料旺财却不识好歹地笑问道:“咬银大爷,您方才所说的热闹事儿,现在能讲了么?”

  拍拍肚子,打个饱嗝,苟咬银这才说道:“这事说起来有些吓人,你且捂着耳朵听罢。”

  旺财笑道:“您又吓唬小的……”

  苟咬银两眼一瞪,道:“你当老子在说笑不成?就是老子这么大的胆子,看得也是心惊肉跳,嘿嘿,要是你去看了,只怕要吓尿了裤子!”

  苏百无听他说得邪乎,也起了好奇之心,于是放慢吃饭的速度,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汤,一边留心听他说话。

  只听苟咬银接着说道:“话说昨天晚上老子去聚宝赌坊赌钱,没想到他娘的一直手风不顺,到得半夜,竟输了三四十两银子……”

  掌柜老王心道:“坏了坏了,这回恐怕以后更得吃白食了……”

  旺财却在心里幸灾乐祸地骂道:“该!怎么不把裤衩子都输没了,让你没脸出门!”

  “老子输得恼火,索性便收了手,去望春楼包了个娘们儿来败败火,嘿嘿,那娘们儿可着实带劲儿,把老子累得今早上差点起不来床,因此起得晚了……”

  苟咬银说到此处,眯起了眼睛,露出一副“虽败犹荣”的表情,似乎犹在回忆昨夜的旖旎风光,半响方道,“待老子下了楼,刚要回来,却见一众人等匆忙纷乱地奔走着,嘴里还乱哄哄地嚷着‘杀人啦……’‘砍头啦……’‘快去看哪……’,直奔聚宝门的方向涌去。”

  苏百无听得仔细,不由暗自心惊,心中祈祷着:“莫要是我担心的事才好……”一念及此,饶是那鸭血粉丝汤如何美味,却再也喝不下了。

  苟咬银继续说道:“老子见此情形,心知定有杀人砍头的好戏可看了,岂能错过这等热闹,于是便也顾不得肚子饿不饿了,只管随着人流一同前去。到得聚宝门时,早有大群人先到了,娘希匹的,堵得那个水泄不通啊,老子他娘的看过多少砍头杀人的场面,却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多看热闹的,真他娘的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说到后面那句话时,他竟然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看得掌柜老王暗暗冷笑,摇头不已,心道:“这可真是乌鸦落在猪身上了,只看见别人黑,却看不见自己黑……”

  旺财笑道:“就是,那些人忒也不知好歹,岂不知苟大爷还饿着肚子呢,也不给留个位置……”

  苟咬银瞪起眼珠子,显得很是愤愤不平,道:“切!老子用得上他们给留位置?别看老子没吃饭,照样挤得过他们!只消三挤两挤,老子便到了前头,却再也不能上前一步了,你道为何?”

  他将目光在掌柜老王和旺财的脸上扫来扫去,似乎在等着两人回答,却又不耐烦,自问自答道:“原来早有千八百名士兵围成了一个老大的圈子,刀枪闪亮,戒备森然,只怕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何况老子这等伟岸的身躯?所以老子只好作罢,站在那里观看。只见那圈子里跪着数十排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足有二三百人之多,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一名兵士,手里举着刀,只待一声令下,便即行刑。那刀光闪得老子都有些慌了,心想这必是哪个大官犯了满门抄斩的大罪,却不知是谁……”

  掌柜老王叹了口气,喃喃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咱这做小生意的,却管不了那些,只求平安无事便好……”

  旺财也跟着叹了口气,心有戚戚。

  苏百无却听得更加紧张,手心里已经泌出了些许汗水。他看了看方省吾,见他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苟咬银,神情紧张地握着两个小拳头,眼中隐隐有泪光流动,显然在为那些将被砍头的人担心,可怜。

  苟咬银接着说道:“于是老子悄悄地向旁边人打听,那人却并不答话,反而很是不屑地白了老子一眼,他娘的,着实欠打,哼哼,若不是在那等场合,老子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就在这时,有人高声叫道,说什么‘当今圣上有旨,齐泰黄子澄二人蛊惑建文帝削藩撤王,离间宗室,祸乱朝纲,罪不容诛,灭其三族,斩!’只听一声令下,刀光刺眼,数百颗人头已是骨碌碌地滚落在地,脖腔子里的血伴随着惨叫声窜起老高,有颗人头竟然滚到老子的脚下,凸着惨白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老子,看得老子的腿都有些软了!哎……老王,旺财,你们想想,老子说你们若是见了那场面恐怕会吓尿了裤子,难道还冤枉了你们不成?”

  掌柜老王和旺财听他说得委实吓人,早已面如土色,哪里还敢想?只是频频点头,直点得头皮也麻了,脖子也酸了,身子也抖了。

  苏百无更是大惊失色,一股强烈的悲愤之情涌上心头,翻腾澎湃,竟觉得吃进肚子里的鸭血也要呕吐出来了,喉咙里满是血腥的味道,脑海里一阵轰鸣:果不其然!果不其然!现在齐、黄两位大人已尽遭灭顶之灾,依方大人的性子,想必也要紧随其后了,这可如何是好?哎!也不知道秦师兄和齐师兄怎么样了,是否也被一同斩首了?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探个究竟!只是,现在应不应该把三儿带回府邸呢?若是方大人……

  他原本聪明机智,此刻却已不敢再想下去,一时间竟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只听“呜”地一声,方省吾已哭了起来,呜呜咽咽地对苏百无说道:“师父……齐伯伯和黄伯伯他们……”

  原来齐泰、黄子澄二人与方孝孺是建文帝最为仗重的大臣,私交甚密,齐泰更是与方孝孺结下了儿女亲家,所以方省吾自幼便与他们二人相熟,很有感情。现在听到这个如惊天霹雳般的噩耗,自然悲痛难抑,而且他本就年纪尚小,哪里能把持住自己的情绪,所以立时便哭了出来。

  苏百无被哭声刺激得清醒了些,见掌柜老王和旺财面露诧异之色,心道:“且不考虑回不回府,先带着三儿离开这里再说……”

  扔下半截银锭,他迅速拽起方省吾,快步走出了店门。

  “要老子说呀,齐泰和黄子澄那两位大人也是愚得很,”苟咬银只当方省吾是小孩胆小,听到他说的砍头场面被吓哭了,而且他也没听清楚方省吾呜呜咽咽地说了什么,所以并未在意苏百无的举动,仍在自顾自地唠唠叨叨地说着,“那守城门的武将都降了,他们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又能如何?莫不如一起投降了算了,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

  他压低了嗓子,用一种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掌柜老王,颇有些得意地说道:“换来换去,皇帝陛下还是姓朱,也姓不了苟,嘿嘿,老子倒是担心你老王的鸭血粉丝店换了主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