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81章 相思蚀骨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595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绝世的容颜,完美无瑕的身体,举手投足间绽放出的风情……

  只怕世上任何男子都抵挡不了这致命的诱惑。

  可是在苏百无的眼里,欢喜观音现在不过是在进行一场拙劣而丑陋的表演,倘若不是她的外形条件如此出色,只怕苏百无早已看得吐了。

  何况,欢喜观音的手里还捏着一张人皮——苏百无确定,那一定是第五同人的脸皮了。

  “穿好你的衣服!”

  苏百无注视着欢喜观音,冰冷的眼眸中射出的不是欣赏,而是厌恶,“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遇到这样一个水火不侵油盐不进坐怀不乱的家伙,就算妲己重生妹喜再世,在他面前使出千般魅惑手段,恐怕也是徒劳无功了。

  欢喜观音怔了一怔,喃喃道:“想不到竟碰见了柳下惠……”

  回转身子,她拾起滑落在地上的丝衣,优雅而缓慢地穿在了身上,然后默默地站在原地不动,一双妙目久久地定格在苏百无的脸上,忽然流出泪来。

  “你可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么?”

  欢喜观音的声音里充满了凄伤,“你可知道那相思蚀骨的滋味么?”

  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在绝世的容颜上,竟似漫延出不尽的哀愁,饶是苏百无再心如铁石,此刻也不由自主地油然生起一丝我见犹怜的感觉了。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欢喜观音不再看苏百无,却将目光投向远方,留给他一个美艳绝伦的侧脸,曼声吟道,“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药噎满喉,

  照不尽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一首诗吟罢,欢喜观音掩面而泣,身子不停地颤抖,宛若雨打梨花一般。

  看样子,就算她之前都在演戏,此刻却是不由自主地牵动了情怀,倒也有几分真了。

  苏百无皱了皱眉,道:“欢喜观音,我早已猜到,诸多孽债皆是由情而起,因情生恨,可是,可是无论如何,你都不该对不争前辈做出恁多恶事,到头来终是害人害己……”

  欢喜观音缓缓转过头来,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大错已成,悔之晚矣,其实……其实我本来也不想那么做的……只是,只是后来……哎!”

  她敛了敛妆容,对苏百无凄然一笑,“当年我初涉江湖时,心高气傲,极为自负,那时不知道有多少英雄俊杰对我倾心,不惜百般谄媚,卑躬屈膝,纷纷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可是我却从来也不拿正眼瞧他们一眼……”

  说到这里,欢喜观音缓缓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着当年的风光,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缕骄傲的神色。

  苏百无心里暗叹道:“她说此话倒不是吹牛,就凭她现在的风采也足以勾引得众多男人趋之若鹜了,可想她年轻时更是何等模样!哎,也不知她是用什么法子使得自己驻颜有术青春不老的……”

  “我本想,就凭我的容貌武功,一定要找一位值得我钟情的男子,于是我立下誓言,我的绝世容颜只给能令我一见倾心的男子单独欣赏,所以那些好色的登徒子们,纵然对我大献殷勤,百般夸赞,见到的也不过是我易容之后的容貌罢了。”

  苏百无心道:“亏得你精于易容之术,否则的话,那些登徒子们若是见了你的这等天仙般的容颜,只怕是都得疯了。”

  “后来,我遇见了他……”

  欢喜观音的脸颊忽然浮现出一抹红晕,声音也变得柔美朦胧,满溢着痴迷,“那时,他还是叫第五不公呢……不公,不公……我好纳闷,他有什么不公的呢?在我看来,只怕是老天把天下所有好男儿的优点都给他一个人身上了,他是那样的令我痴迷,那样的令我仰慕,那样的令我沉醉……”

  苏百无摇了摇头,心里叹道:“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是若论到痴情程度,世间的女子却是要胜过男儿百倍千倍了……”

  “于是我主动接近他,甚至不惜放下身段主动追求他,说来可笑,我本来还看不起围在他身边的那些狂浪蜂蝶,可是没想到我自己一见到他,竟也立刻变得难以自持了。不过,我自信地认为,以我的容貌武功,那些狂蜂浪蝶岂能与我相提并论?如果第五不公真正见了我的真实容貌,也难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没曾想……”

  欢喜观音突然有些哽咽,将眼皮闭得更紧了些,竟似有些痉挛,长长的睫毛也在不停地抖动着,显然她是在竭力地想忍住泪水,可泪水还是不争气地刷地一下子流淌出来了,而且气势比之前那阵儿要汹涌得多了。

  本想接着她的话头说上一句“没曾想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的苏百无见此情形,不由得顿起恻隐之心,于是硬生生将这句话憋了回去,叹息一声,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种种爱恨情仇便是由此而生了……”

  欢喜观音睁开眼睛,苦笑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羞涩,“当时我……我真的是羞得无地自容,同时心里也暗暗恼恨不已。但是我转念一想,又似乎也怪不得他。因为他练得是先天功,万不可因贪恋女色坏了修为,否则的话,如何能去争天下第一?”

  “于是我在心里不断地劝我自己想开些,天下好男子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可是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奇怪,有些事情你不去想它,或许还能慢慢地淡忘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然而我总这么在心里劝我自己想开些,却无异于在提醒我时时地想着他,念着他,不管是爱也好还是恨也好,我始终忘不了他,何况我还曾经立下那样的誓言,所以我越想就越不甘心,越劝自己离他远远的,却偏偏又忍不住想去见他,哪怕是明明知道即使见到了他也不会有结果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