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20章 单刀赴会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866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雄鸡报晓,残月未尽,清冷的月光洒在如家客栈东边一百米处的一座板桥上面,泛起微霜。桥面已有人迹,看起来这位早行人似乎在板桥的中间逡巡了几步,才又向前踽踽独行,留下一串寂寞。短暂的驻足,是在观望年年相似的凄清冷月,还是在窥探异于平常的如家客栈?

  更多的人陆陆续续地从睡梦中醒来,街坊中已经隐约听见幼儿的啼哭,母亲的斥责和老妇的埋怨。偶尔还会听见有人鞭打牛马拉车驾辕的声音,间夹着对命运的咒骂,对劳苦的抱怨以及对生活的慨叹。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苦逼的穷人本就是过着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多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每天清晨早早醒来,不知道究竟是噩梦已经结束还是噩梦刚刚开始,惟一知道的是自己还活着,而且还要活、下、去。

  铁柔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吴省方将要把解药给他服下去的时候,发现他早已气绝身亡。珠花之毒本就极为猛烈,而他与“甘蔗”打斗时又运功过猛,血液的流速更快,所以虽然他只是胳膊被划破点皮,毒素却早已随着血液快速扩散乃至侵入心肺了。此时此刻,纵使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也是束手无策救不活他了。

  梅二先生已经无泪!他的一双灰白的眼睛已经布满血丝,看起来十分怪异可怕。

  屠恶第一个苏醒过来,胸口的伤仍然很痛,可是他的心更痛。胸口的伤渐渐愈合,可是他的心却已撕裂!他攒足了力气,要挣扎坐起,可是梅二先生轻轻按住了他,柔声劝道:“四弟,躺着别动……”

  “大哥呢?大哥怎么样了?”屠恶急切问道。

  梅二先生摇摇头,黯然不答。

  屠恶更加焦急,抻起脖子大叫道:“大哥!大哥!你在哪?”眼睛四下转动,便已瞧见铁柔躺在何醉的身旁,于是他又唤了两声,却见铁柔毫无反应,身体一动不动,心里已猜到了九分,又见吴省方面有戚色,尼楚贺珠泪暗垂,便已全然了悟,不由得痛断肝肠,撕心裂肺地大吼一声“大哥!哇……”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当此之际,吴义也悠悠醒来。他睁开眼睛,看着梅二先生,苦涩地叫了一声:“二哥……”然后扭头轻声问道:“四哥,你还好吧……”

  屠恶狂笑一声道:“好!好得很!我老屠命大,还没被你害死!便是死也要死在你后头!”说着又要挣扎起来,却早被梅二先生按住,动弹不得。

  梅二先生叹口气,说道:“四弟,你总是如此暴躁,哎,且听五弟如何说……”

  屠恶怒哼了一声,两眼瞪得老大,犹自气乎乎不止。

  吴义神色惨然,说道:“事到如今,也怪不得四哥怨恨于我,只怪我自作主张,没有和四位哥哥说明情况……”

  梅二先生截道:“五弟莫要罪责自己,嘿!二哥我只恨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使劲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到方才我才明白五弟你的心意,你不肯和我们说,自然是担心你这几个不成器的哥哥,可是我们竟然……竟然……”梅二先生悔恨交加,已然说不下去。

  吴义惨然一笑,说道:“二哥,怪与不怪如今都已于事无补,不消说了。若说生死与共,你我兄弟都是一般心思,绝无二致。当初小弟我也是决心和四位哥哥一起与那些恶人斗到底,从无反悔之意。可是前几日,衙门里的李捕头请我过去,说一来是喝酒叙旧,二来是了解一下情况,我平日里本就与他有些交情,加之又有办理公事这个由头不好推托,所以就只好应邀去了。

  开始时我俩倒也喝得畅快,相谈甚欢。正要到尽兴处,他却说要给我引荐两位朋友,并且未等我应允,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艳妆女子就已经走了进来。我当时虽然心中稍有不悦,却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同时我也感觉事有蹊跷,便想弄个清楚明白,看看他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于是就顺水推舟,坐下来与他们结识。哪知听他介绍之后,才知道那两位竟是水果杀手盟里的‘香蕉’和‘苹果’,我当时也不免暗自吃了一惊,心道:莫非这个酒局竟是鸿门宴不成?不过吃惊归吃惊,小弟我却并不畏惧,索性奉陪到底,且看他们能奈我何!

  我既有了这般心思,便一边和他们打着机锋,一边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岂料他们并没有与我交恶,那‘香蕉’只是面色平淡地坐着,毫无动手之意,而那‘苹果’更是巧言令色,言谈举止中尽显娇妍妩媚,于是……”

  “于是你就着了那婆娘的道!”屠恶突地打断他的话头,声色俱厉地怒道。

  吴义苦笑一声,说道:“四哥忒也武断了,你听小弟把话说完再骂也不迟……”

  屠恶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哂然说道:“只怕你忒啰嗦,便把我老屠熬也熬死了!”

  梅二先生也禁不住无奈,苦笑道:“五弟休要理会他,你自管继续说……”

  吴义点点头,又自说道:“于是我虽是百般厌憎,却不好立时发作。待我冷静下来细细思量他们的言语,猛然想到此事绝非我们兄弟几个想象得恁么简单。二哥,你素来最是聪明机智的,然而想必你也没有料到,近几年来令人闻名色变的水果杀手竟然甘心为这件事的幕后之人所驱使,可见他的实力背景是如何强大了!我们兄弟几个虽然也经过不少大风大浪,可是如果在此事上轻敌莽撞,或者意气用事的话,恐怕绝非他们的敌手。

  想到这点,我便同他们虚与委蛇,借机脱身,好及早回来和各位兄长商量一个万全之策。他们似乎没有看破我的心思,对我拱手相送,口中兀自说道‘我等绝知吴五侠重信守诺,料想再见之时必不久矣!’说来可笑,小弟我当时还暗自讥笑他们竟然恁么自信,岂知等我回到家里,我才明白为何他们恁么言之凿凿!”

  梅二先生叹了口气,说道:“想必是他们早已安排好了环节,那时便早已用什么手段将弟妹和侄儿骗走了,否则我等焉能不知……”

  吴义又自苦笑了一下,说道:“正是如此。我回到家之后,发现小兰和恩儿都没在屋子里,喊他们几声也没有答应,遍寻四周亦是不见,正惶急时,突然看见柱子上插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紫云长单刀赴会,美妻儿双双回门。一见之下,我立即明白了他们的用意,不由得又惊又怒,却又一时无可奈何。若是和几位哥哥说了,只怕你们当时就发作起来,去找人拼命,可是咱们摸不清人家的底细,能不能斗过他们暂且不说,终归免不了投鼠忌器,先落了下风。思来想去,我只好出此下策,但盼几位哥哥能相信小弟的为人,听我几句劝,哪怕容我几日,小弟我宁愿孤身犯险,也决不想看见几位哥哥为我……”

  “五弟……”梅二先生亦已哽咽得出不出话来。

  猛听得屠恶一声大吼:“屠恶啊屠恶,你他妈就是一头蠢驴!你可把五弟害惨了!”只见他猛地挣起身子,两只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嘶哑着嗓子又自吼道,“五弟,四哥对不起你!我就是做鬼也要索了他们的性命!”

  吴义惨笑道:“四哥,小弟不怪你,你若是还当我是兄弟,先把伤养好了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弟这个下策虽未成功,却也多少了解了点他们的底细……”

  话未说完,店门突然开了,一个身影倏地飘了进来,身法之快,竟如同鬼魅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