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33章 浩然正气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042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方孝孺触逆龙鳞之时,苏百无正领着方省吾在紫金山上练功。他传授给方省吾的内功心法名为“浩然太素功”。

  浩然者,浩然之气也,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

  孟子认为,所谓浩然之气,首先它是充满在天地之间一种十分浩大、十分刚强的气。其次,这种气是用正义和道德日积月累形成的,反之,如果没有正义和道德存储其中,它也就消退无力了。

  所以这种气是由正义在内心长期积累而形成的,不是通过偶然的正义行为来获取它的。如果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不能心安理得的地方,则浩然之气就会衰竭。

  简而言之,所谓浩然之气,就是刚正之气,就是人间正气,是大义大德造就的一身正气。

  宋末元初,民族英雄文天祥写的《正气歌》对浩然之气做了生动的描绘。

  诗中写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流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意思是说,浩然正气寄寓于宇宙间各种不断变化的形体之中。在大自然,便是构成日、月、星辰、高山大河的元气;在人间社会,天下太平、政治清明时,便表现为祥和之气,而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关头时,便表现为仁人志士刚正不阿、宁死不屈的气节。社会秩序靠它维系而得以长存,道义是它产生的根本。

  浩然之气长存于天地之间,万古不灭!

  孟子善养浩然之气,是因为他懂得呼吸吐纳之法,并配以歌决,曰:浩然正气道义中,至大至刚直养通;充塞宇宙外无大,其小无内太素功。

  而儒门四子的师父是一位不世出的奇人,学究天人,堪比春秋战国时期的鬼谷子。他苦心孤诣,竟在孟子的歌决中领悟出一门内功心法,取名为“浩然太素功”。

  宇宙的一阳初启,而未生成物象之际,谓之太素。

  浩然太素功的修炼分为太素炼形和太素生形两个阶段。

  太素炼形是于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吸纳天地之间的日月星辰、高山大河之元气,贯穿一注,,于丹田之中凝成内力,然后再通过周天运转,将内力化合于自身,使自身置于太虚自然之境,以达到自身中阳气冲腾,丹田元气充实,清阳上举,浊阴下降。

  这个阶段是筑基阶段,天地之间的日月星辰、高山大河之元气吸纳得越多,丹田元气就越充实,内力就越深厚。

  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打得愈深愈牢,大楼才能建得愈高愈稳。所以在这个阶段,虽颇为耗费时日,却绝不能急于求成,贪功冒进,转入太素生形阶段。否则的话,一则内力犹如浅塘之水,用之即竭;二则身体好似小儿推磨,形神俱伤。资质高者,五年即可小成,十年左右也许就能大成了。若是资质平庸之人,咳咳……这一辈子恐怕也只能望“楼”兴叹了。

  感觉丹田元气充实鼓胀,似乎有一种强大猛烈的无形之力冲腾欲出时,筑基阶段便可暂时告一段落了,然后自然转入太素生形阶段。在此阶段,练功之人上得日月之精,下受地阴之华,聚敛形神精气,将丹田之中的内力进行阴阳显化,生成真气。真气为内力所驱,有声无形,直可伤人。内力越深厚,真气越强劲,练至极处,至大至刚,聚而成形,或刀或剑,或枪或戟,有形无质,防不胜防,削头断颈,锐不可当。练到此境界者,便已达到武学巅峰了。

  从理论上看,浩然太素功的内功心法似乎与武当、全真两派的内功心法同出一辙,区别不大,都强调守真抱一、以实入虚,虚处养元,但是它的进展速度却与两派有天壤之别,只因它的修炼方法极为玄妙,不拘形式,于坐卧立行中自得玄机妙化,故而进展神速,不似武当、全真两派修炼内功时,必须要经过打坐、吐纳、周天运转、收功这几个步骤,形式固化,受诸多限制,所以修炼起来,难免进展缓慢,甚至需要数十年方能修炼出深厚的内力,发出真气。

  方省吾年纪虽小,但是他先天根骨奇佳,再加上紫金山乃是藏风聚水的风水宝地,天地正气充沛盎然,所以他只习练三年,却已登堂入室,略有小成。

  苏百无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道:“想不到我阴差阳错,竟收了一个好徒儿!”

  见方省吾收功完毕后,脸上仍有意犹未尽的表情,苏百无柔声劝道:“三儿,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凡事欲速则不达,尽管浩然太素功易于修炼,也要脚踏实地,循序渐进,饶是你天赋极高,也绝不可急于求成,贪功冒进,否则的话,遗患无穷,记住了么?”

  方省吾笑吟吟、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脆声答道:“记住了师父!回家喽……”便蹦蹦跳跳地向山下跑去,活泼可爱得就像一只见到妈妈的小羊羔。

  苏百无慰然一笑,展开脚步,紧跟在他的身后。

  虽已近初秋时节,紫金山上却仍然草木丰茂,花树丛生。微风徐拂,水气氤氲,飘洒着草木花丛的芳香,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宛如置身于仙境一般。

  然而,此刻紫金山下的南京城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方孝孺的九族以及他的朋友门生却已经置身于地狱之中。

  仙境地狱,只在咫尺之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