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23章 封剑除魔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945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梅二先生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接着说道:“老夫记得清楚,那日是九月十五凌晨,皓月将沉,红日即升,遥远的天际,青蓝的天空中映着数十道金色的霞光。道一真人和燕独各立于一座峰尖之上,遥遥相对,凝立不动。虽是离得远,却仍然可以看出来那燕独的身材甚是高大魁梧,真是犹如神魔下凡一般;而道一真人却道袍飘飘,翩然若飞,仿佛就要乘风归去。群雄虽是豪饮了三天三夜,此际却都是逸兴横飞,瞪大了眼睛望着两人的绝世风釆,议论纷纷,

  有个人说道:‘都说道一真人是世外高人,今日一见,哪里是什么世外高人了?’

  另一个人斥道:‘你这臭嘴又要胡说八道,他老人家不是世外高人难道你是么?’

  那个人嘿嘿一笑道:‘我自然不是,但是我看他也不是……’

  又有一个人骂道:‘曾矮子,闭上你他娘的臭嘴!’

  那个曾矮子嘻嘻笑道:‘王八兄骂在下却也忒早了些,在下是说道一真人他老人家不是世外高人,却是个仙人……’

  先前斥他的那个人笑骂道:‘他娘的,没想到今天你这狗嘴里倒出了象牙……’周围的几个人都笑地不止。

  又过了一会,群雄见道一真人和燕独仍然静立不动,于是又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这两人怎么还不动手,难道是在等着看日出么?’

  ‘常言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看那个剑魔是怕了吧,嘻嘻……’

  ‘我看剑魔也不过如此,专挑软柿子捏,被吓破胆的人传得也太夸张了……’

  ‘嗯,褚兄人称伏魔帝君,看来今天若是褚兄出马,恐怕早就将那剑魔拿下了……’

  正议论间,突听一声长啸,只见那燕独冲天而起,魔剑幻起六尺红光,竟比那霞光还要绚烂无比,还要耀眼夺目,直向道一真人射去,而道一真人也跟着一声清啸,手中宝剑贯出一道长虹,激射而出,迎向了燕独,也不知道两个人在空中瞬间便拆了多少招,只听见‘呛呛呛……’的龙吟之声不绝于耳,而那两只宝剑撞击出的光圈也越来越亮,越来越大,竟真似旭日一般!山顶群雄只看得眼睛也花了,脖子也长了,嘴巴也大了,嗓子却哑了,再也没有一丝议论,偌大个山顶竟然一下子鸦雀无声!”

  梅二先生果然不愧是算命的口才,这一番讲述,不但将那些所谓的群雄的嘴脸描绘得活灵活现,更将道一真人和燕独的交手情景勾勒得如诗如画又扣人心弦,非但尼楚贺听得如痴如醉,便是吴省方也听得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二人此刻深怕梅二先生突然变成了说书先生,只将那惊堂木一拍:“若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喘了几口气,梅二先生继续讲道:“片刻过后,道一真人和燕独身形倏地分开,又飘落在峰尖之上。只听道一真人朗声说道:‘燕居士果然好武功!贫道不胜佩服!’

  燕独哈哈大笑道:‘燕某今日得逢道长这样的敌手,真乃三生有幸!纵使今日燕某死在道长的剑下,亦无憾矣!’

  道一真人说道:‘燕居士此言差矣,习武之人,当知何为武字,武者,止戈也,若是以武恃强凌弱,便与匪霸无异;若是以武争强好胜,便落了下乘;若是以武一决生死,则更是入了执念。燕居士天纵奇才,为何却参不透此节呢?’

  燕独沉默半响说道:‘非是燕某不知,只是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燕某创下这套剑法,总须找个敌手来验证一下。然则令燕某未想到的是,偌大个中原武林,竟寻不到几人能接下燕某的剑,实在是心有未甘。若燕某携此剑孤独终老于长白雪山,岂非寂寞得很?’

  道一真人说道:‘话虽如此,然则燕居士的剑法未免过于毒辣,终究失了武字的意义。’

  燕独说道:‘此点燕某亦知,可是此际燕某手中的剑仿佛已有了魔性,一剑击出,势必要噬血而回,否则便夜半自响,着实令燕某心惊肉跳,烦躁不堪。’

  道一真人呵呵笑道:‘依贫道之见,非是剑有魔性,而是燕居士自有心魔,心魔不除,剑魔不堕,不知燕居士以然否?’

  燕独沉默良久,突地纵声狂笑道:‘道长所言极是,只是燕某的心魔难以自除,还请道长不吝道行,替燕某除了心魔罢!’说完,他又长啸一声,裂云震空,震得老夫的耳朵也几乎聋了,嗡嗡作响,周围群雄有的竟已倒伏于地,昏过去了(此处可能略有自我掩饰的嫌疑)!

  此时,一轮红日跃出云海,霞光万丈,可是那万丈光芒却仿佛来自道一真人和燕独两人的身上,令人不敢仰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渐渐竟黯淡下来,隐隐传来风雷之声,划过松林,松涛阵阵,划过山谷,谷鸣轰轰。群雄抬起头来,只见两座峰尖之上,道一真人仍是道袍飘飘,翩然若飞,而燕独身上的衣衫却有几处烂了,破碎的衣片被风吹得如蝴蝶般飞舞盘旋,显见得他是落了下风。

  他两只手举着剑,直指天空,剑上的红光越来越盛,仿佛整只剑已经要熔化了似的,飞舞的衣片盘旋着飞向那把剑,未及剑身便已化作一团团火苗,煞是好看。可是再往远处看,群雄的脸色就都变了,竟然都变成了绿色!

  只见原本旭日东升的光辉景象,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青云滚滚,风雷激荡,云层中隐隐有电光闪烁,山川为之震动,风云因而变色,虽蔚为壮观,却令人心神俱悸,手脚皆颤。

  蓦地,只听燕独狂笑一声,喝道:‘天劫十变最后一式,风雷引!’接着他冲天而起,人剑合一,疾速地旋转着,幻出一个红色的螺旋状的圆柱体,引动周围的气流形成一个极强的漩涡,竟连天空的青云也被吸引过来,就像一条巨长的恶魔伸出来的舌头,云层断裂,形成的空洞正如恶魔的巨口,便要将道一真人吞噬!

  就在此时,道一真人声若黄钟大吕,响彻云霄,悠悠道:‘鸿蒙重生,天道不灭,道以我身,封剑除魔……’

  只见他也冲天而起,全身幻出耀眼的白光,飞进那个红色的圆柱之中,两声长笑之后,光芒顿然消失,只见他们两个人好像紧紧抱在了一起,从空中坠落,坠下了万丈深谷。

  天地间风云尽散,万物无声,阳光普照,一片祥和。过了好半天,群雄才从惊呆中清醒过来,纷纷涌至崖边,向谷底望去,却见云雾霭霭,流而不散,哪里能看见他们的影子……”

  梅二先生讲到此处,叹了口气,便闭目不语,却仿佛意犹未尽。

  尼楚贺问道:“那他们到底是谁胜了谁败了?后来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呀?”

  梅二先生似乎思索了一下,然后嘿嘿冷笑道:“这个么,你应该问你三哥……”

  “问我三哥?三哥从来没和我讲过这么多,只说他是在一个山洞里捡到的这把剑,看着怪破的,我也就信以为真了。”尼楚贺嘟囔着,忽然秀眉一皱,嗔道:“三哥,你可真行,竟然瞒我这么久,哼!”

  吴省方不搭理她,仔细打量着梅二先生,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似的,突然笑吟吟地说道:“我明白了……”

  梅二先生翻了一下血淋淋的双眼,似乎在瞪着吴省方,又嘿嘿冷笑道:“你明白什么了?”

  “是啊,你明白什么了?”尼楚贺跟着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