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逆命向天行

第98章 福无双至xinRemenxS.com

逆命向天行 真一山人 3787 2021-10-10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命向天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单正靠近他,问道:“二爷,没事儿吧?”

  单行摇摇头,偷偷递给他一个眼神,单正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领会了他的意思,将身子一弓,嗖地窜出去了。

  苏百无暗道一声:“不好,只怕是这厮出去叫人了!”

  果然,单正一到庙外便掏出一支旗火点燃了,“咻”的一声,旗火钻天而起,接着“呯”地一下炸开,绚烂的花火在黑漆漆的夜空中显得分外耀眼。

  单行冷冷地盯着冷心红,目光阴鸷地说道:“果然有两下子,老夫未免小瞧你了。”

  他这下着实吃亏不小,其实并不是因为冷心红的武功比他高出很多,而是因为一则他确实有些托大了,二来他猛然看到自己儿子的头就在石桌上面摆着,悲怒交加之下导致他心神失控,乱了章法,从而使他的武功打了折扣。否则的话,以他的真正实力,绝不会两个回合就被冷心红刺中一剑,甚至还险些丢了性命。

  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抓。单行吃了这个大亏,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更不是冷心红的对手了,所以他从地上站起来之际,便已想好了对策——只守不攻,缠住对方,燃放旗火,呼叫大哥,手底下这帮草包不堪大用!

  冷心红早已洞察一切,心道:“这老儿定是叫那厮出去召唤强援了,趁其未到,我须得速战速决,先解决了他,否则等他的强援一到,恐怕不妙!”

  一念及此,她便毫不迟疑,轻叱一声,挥剑上前。刷刷刷刷刷刷……刹那间便已刺出数十剑,剑剑不离单行的要害。

  她既已笃定要取对方性命,出手自然毫不留情,这一套剑法使出来,着实迅捷绝伦,而且剑招奇诡,明明看起来是刺向单行的头部,可是剑至半途忽然就变了方向,却改为刺向他的腹部,明明看起来是刺向左胸,可是忽然就刺向了右胁。

  而且更为奇妙的是,她的步法也十分诡异,使她的身形瞻之在左,忽焉在右,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着实变幻莫测,神妙无匹。

  然而单行毕竟是老江湖,他这一生不知经历过多少恶仗,绝非浪得虚名之辈。此刻他静下心来,舞动双钩守住门户,见招拆招,虽然显得有些左支右绌,却令冷心红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

  “叮叮叮叮叮……”

  两人以快打快,钓剑相击之声连绵不不绝,便仿佛是一首打击乐似的,听起来清脆悦耳,甚是好听。

  数百招转眼即过,两人仍是相持不下,冷心红不免有些心急起来,于是她手上加紧,出剑更快,一剑快过一剑,无数个剑尖犹如暴雨流星般倾泄而出,直射向单行,简直就要把他射成个筛子。

  单行见势不妙,奋起毕生功力,只把双钩舞得团团飞转,宛如一面光盾一般,竟是滴水不漏。

  突然,冷心红一剑刺得急了,竟似有些收势不住,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失控似地向前撞去。

  单行顿时大喜,只道是她在一阵急攻之下气力不继以致于此,于是他立刻收住舞得甚急的双钩,将身体略略一侧,右手铁钩斜斜劈下!

  “嗤!”

  “啊!”

  随着一声低沉的痛呼,单行突然右腿一弯,差点跪倒于地。

  原来就在他自以为势在必得之际,冷心红不知怎么竟使出一招奇诡无比的步法,恰好躲开他的致命一钩,然后反手一剑,竟从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刺中了他的右膝。

  冷心红一招得手之后,精神陡涨,紧接着又是一连数剑,刺向单行的胸前要害。

  这下,单行的后背右膝皆已负伤,身手大受影响,招架起来已是极为吃力,不禁怒吼连连,拼起老命来作困兽斗,眼见得就要危在旦夕了。

  这时,庙外响起一声急呼:“二弟怎么样?那贼女竟是有些棘手吗?!”

  “大爷!”

  “大爷!”

  ……

  与此同时,冷心红的长剑已经刺到单行的胸前!

  “呼!”

  门口突地卷进一条长鞭,鞭梢犹如灵蛇一般瞬间就缠在了长剑之上,然后猛然向旁一扯,力道奇大,竟险些将长剑从冷心红的手中扯掉了。

  冷心红吃了一惊,急忙使了一个巧劲将长剑抽出,然后闪身后退,站在那里凝神观察着门口情况。

  长鞭倏地卷回,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形抢入庙内,只扫了一眼,面上已是露出惊异之色,急忙上前扶助单行,有点不太相信地问道:“二弟,你,你竟受伤了?”

  单行苦笑一下,随即咬牙说道:“大哥,你来得正好,不要管那么多,咱俩一同做了她!”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来者正是单至,长得竟与单行一模一样,原来他们二人是一对双生兄弟。

  单至低声说道:“二弟,稍安勿躁,待我先问她几句,你好歇息一下。”

  单行点了一下头,用铁钩划下一条衣襟,将仍在出血的右膝紧紧勒住了。

  “呔!你这贼女,可知我们兄弟俩是谁吗?”单至大声喝问,不等冷心红回答,他自己便已说道,“看你年纪还小,谅你也不会知道,老夫告知与你,江湖上所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指的便是我们兄弟俩,他叫单行,老夫叫单至,记住了么?嘿嘿,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不知天高地厚,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济南城方圆百里,都是仁义帮的地面,今天晚上你休想逃脱!”

  冷心红冷笑道:“好大的威风,可惜本姑娘不是本地人,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单至将脸一沉,“小贼女,冷言冷语的,口气倒是硬得很,哼哼,一会只怕你后悔都来不及!你可知道你杀的是谁吗?”

  “不知道,本姑娘只知道不管是谁,若是他有意侮辱我义父一家人,格杀勿论!”

  “义父?你义父是谁?”

  冷心红不答话,径直走到石桌前面取回那个木牌,朝向单至,大声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

  “铁铉?哈哈哈哈!”单至突然暴起一串狂笑,“原来是这个朝廷逆贼,二弟,打起精神来,今天晚上咱哥俩搂草打兔子,拿了这个逆贼之女,不单为苗儿报了仇,而且还可向朝廷领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